正在看:丹武天帝

第1章 牧龙大帝

    牧龙大帝

    九阳大陆,武道为尊。

    据称,大陆有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

    灵武州,青云城,秦家。

    秦牧蓦然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古色生香的屋子,“这是?我…重生了?”

    大秦帝域第一天帝强者秦牧,乃始皇大帝的牧龙者,号牧龙大帝。

    然三百年前,六大帝域为了夺龙鳞,灭始皇,联合攻打大秦帝域,秦灭,六国兴起。

    牧龙大帝也是在那一战陨落牧龙谷,整整三百年,重生到了青云城秦牧身上。

    “始皇兄,太虚,本源,老朋友们,你们还好吗?”

    “卑鄙的六大帝域,待我秦牧重回大秦之日,便是六大帝域一统之时。”

    …

    突然,秦牧脑袋一痛,一股记忆碎片如泉水般涌入

    脑海。

    片刻后,秦牧慢慢睁开眼睛,原来是融合了这副身体的记忆,这才知道,很巧,这个人也叫秦牧。

    就在刚刚不久,他被青云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小少爷林阳,带人给打死了,此刻的牧龙大帝才得以重生。

    秦家本是青云城内第一家族,曾经连任三届城主,可一切变故从三年前说起。

    天武锁魂殿的人,秦牧永远忘不记那张脸,右眼被黑色眼罩遮住,号称鬼眼老人。据说凡是见过他右眼的人,无一幸免。

    那一晚,他带人闯入秦家,不问理由强行带走秦牧娘亲,秦家全族上下被杀三十五人,秦牧的爷爷也是在那一晚死于鬼眼之手。

    若非当时他父亲秦武送家族子弟前往青云宗,只怕也惨遭毒手了。

    秦武从青云宗回来得知此事后,便立刻前往锁魂殿报仇,一去三载,至今未归,生死未卜。

    秦家,也是从那一晚,从青云城第一家族跌落泥潭

    ,连林阳都敢骑他头上了。

    现如今的秦家,只有三十多人了。

    家族产业也被林家抢夺大半,惨不忍睹。

    这些记忆慢慢融合,现在的牧龙大帝,感同身受,双拳紧握。

    “小家伙,你放心去吧,既然本帝用了你的身体,那从今天起,你就是本帝,本帝就是你,你要守护的,本帝来帮你守护。”

    随即,秦牧依靠着残存的魂力内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奇经八脉全部被废,等同废物。

    然而这始作俑者不是别人,而是他的旁系族叔秦虎,现在的秦家掌舵人。

    “好狠!”

    不过这对于现在的秦牧算不上什么,他可是堂堂天帝强者啊!

    就在这时,门突然应声而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

    在看到坐起的秦牧时,小女孩激动地跑了过来,“哥哥,你终于醒了,吓死瑶儿了,瑶儿以为再也看不

    到哥哥了。”

    融合了记忆,秦牧知道这是自己的妹妹秦瑶,当年鬼眼寻来时,他们两个躲在密室内,逃过了一劫。

    秦牧轻轻地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捏了捏她粉雕玉琢的脸蛋,“还未看到你出嫁,哥哥怎放心去死。”

    “快把药喝了吧,这是我从丹楼买的。”秦瑶开心地说道。

    看着那一碗黑色的疗伤药水,秦牧有些作呕,前世的他可不仅仅是天帝强者,还是一名帝级炼丹师啊。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黑暗料理。

    “不对,你哪里来的钱去买药液的?秦虎不可能让你救我的。”

    “我,我答应嫁给丹楼楼主的大弟子白驰,他,他送我的。”秦瑶吞吞吐吐地说。

    闻言,秦牧差点一口血飙出,不过眼中更多的是愤怒。

    居然用一碗劣质疗伤药,骗一桩婚姻,再者,谁人不知那白驰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仗着丹楼的势力,没少残害无知少女。

    但是秦牧也很感动,她为了救自己,不惜牺牲自己的一生。

    秦牧抚了一下她的秀发,“瑶儿,从今天起,哥哥不会再让你求任何人,没有我秦牧的允许,谁敢动我妹妹一下,我让他,灰飞烟灭!”

    看着突然变得极其强势的哥哥,秦瑶略微有些不适应呢,不过哪个小女孩不希望自己能有个可以保护自己的哥哥,可她知道秦家的现状,这次答应嫁给丹楼的人,也是出于为家族考虑。

    她认为只要嫁给丹楼,就没人敢再打他哥哥了。

    “不,不好啦,不好啦!”

    “那,那林阳带人正在后山墓园,要挖老家主的墓呢。”

    突然,管家秦忠冲了进来,慌慌张张地喊了起来。

    听闻这个消息,秦牧如雷轰顶,大概是融合了前身的记忆,爷爷是他最亲爱,最尊重的人之一,对他们两兄妹,无微不至。

    “爷爷!”秦瑶大叫一声,立刻冲了出去。

    管家秦忠也急忙跟了出去。

    “瑶儿!”

    秦牧刚想起身,身体却是一软,八脉被断,疼痛难忍。

    好脆弱的身体!

    不过现在不是重塑筋脉的时候,他匆忙地从墙上取下佩剑,忍着疼痛跟了上去。

    约莫半刻钟的时候,秦牧来到了后山的秦家墓园。

    更可气的是,那秦虎居然也在,他竟然笑看着不管。

    墓碑被推倒,棺材角也已经露出来了。

    “秦虎,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原来你们秦家的绝学凌波剑法,在这老东西的墓里。”林阳狂笑地说,“你们几个,给我快点挖,挖出来本大爷重重有赏。”

    “不要动我爷爷的墓,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动我爷爷的墓。”小女孩趴在地上,嘴角还溢出血丝,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让人心疼。

    管家秦忠更是躺在不远处,奄奄一息。

    “秦瑶,别以为你有几分姿色,被白驰公子看上了

    就可以对本少爷大呼小叫,等白驰公子玩腻了你,老子立刻找人做了你。”林阳冷哼一声。

    秦牧看着这一切,面无表情,但是他的周身,陡然间一股恐怖的杀气升腾而起。

    一步步地向秦瑶走去,随即,弯下身子,轻轻地将秦瑶扶起,不知为何,看着那个鲜红的巴掌印,牧龙大帝,心如针扎,如重锤敲打,好疼!

    突然,他的眼角,一滴泪落下。

    活了两百年从未流过一滴泪的他,没想到第一次竟然是在这座小小的城池!

    “我说过,谁敢动你一下。”

    “我让他,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