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丹武天帝

第2章 立威

    立威

    “你这废物还没死,命真是贱硬。”林阳嗤笑一声。

    “林阳,下辈子一定要记住一句话,做人要善良。”秦牧缓缓站起身来,剑指林阳。

    杀气四起,剑意飞扬!

    “废物就是废物,说话都是这么的可笑,我现在就先斩断你的狗腿,让你瞪大眼睛看着,我是怎么一座一座将你秦家祖坟给挖出来。”

    话音落下,林阳武脉三重的元气陡然释放出来,拔剑冲向秦牧。

    众所周知,秦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十五岁的他,一条武脉都没有开辟出来,这里没人觉得他可以抵挡住林阳一剑。

    不远处的秦虎看到这一幕,嘴角更是微微扬起,他倒是希望秦牧被林阳一剑斩杀,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霸占家主之位了。

    “给我断!”林阳高喝一声。

    咻!

    只见距离秦牧一米远的林阳停住了脚步,周围的人更是立刻瞪大眼睛。

    因为他们看到秦牧的剑,没入了林阳的胸腔内,一剑穿心,当场毙命。

    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躲过一名武脉三重的剑术,反而将自己的剑插入对方心脏,那是多么精准的判断,即便是同等级的武脉三重,也无法做到,何况,秦牧身上没有一丝元气波动。

    众人面面相觑,脸色难看。

    尤其是秦虎,那林家小少爷死在这里,林家可是有足够的理由灭他们全族的。

    “立刻召开家族会议!”秦虎立刻吩咐下去。

    秦虎离开后,那些挖墓人也都是吓的屁滚尿流,抬着林阳的尸体便跑掉了。

    秦牧脸色一白,手臂都是在颤抖。

    八脉俱断的情况下,一剑穿心,依靠的都是身经万战的经验和感知。

    不过现在的他,举剑都很费力。

    “看来必须先重塑筋脉了!”秦牧在心中想。

    “瑶儿,你去照顾一下秦忠,等我一会儿。”

    说完,秦牧当即盘坐下去,双手结出奇异印结,“九重断脉诀,给我凝!”

    刹那间,秦牧体内发出咔咔声响,断裂的八脉奇迹般的连接在一起,而且,重塑的筋脉,在慢慢扩张,疼痛顿时传遍全身,饶是这位牧龙大帝,都是露出痛苦神情,倒吸凉气。

    而在扩张的同时,一条粗壮的武脉围绕着奇经八脉建立起来。

    周身天地间元气,也是形成气旋,疯狂地向那开辟出来的武脉内涌进。

    那九重断脉诀,是秦牧当年为一个断脉故友儿子所创的,地阶级别的断脉重塑功法,没想到竟然用上了。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断裂的八脉全部重塑完毕,秦牧的脸色已经煞白,额头上也尽是虚汗。

    在重塑筋脉完成的同时,秦牧双拳猛然一握,只听到他体内嘭嘭传来两声闷响。

    “给我破!”

    又是两条武脉开辟而出,三条武脉齐辟,瞬间一股力量加身,痛快!

    武道一途,开脉无先,人有九道武脉,武脉不同于奇经八脉,是用来储存元气的,每开辟一条武脉,力量便增加二百斤。

    当然天赋好,武体强悍,可以增加三百斤都不无可能。

    一下开辟三条武脉,若是被人看到,绝对会震撼到爆的,因为普通人开辟一条武脉后,没有三个月的锤炼,几乎不可能开第二道武脉。

    三脉齐开,秦牧蓦然起身,背起秦忠向家族中走去。

    印象中,这年过半百的老管家秦忠,对他们兄妹二人还是极其不错的。

    从伤势来看,秦忠的四条武脉全部被震废,显然不会是那武脉三重的林阳所为,在场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秦家现在修为最高的,开辟了六条武脉的秦虎能够做到了。

    帮助外人来挖自家墓园,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留着作甚?

    开辟了三条武脉后,秦牧的力量也不是往日能比,很快便回到了家中,将秦忠安置好,立刻赶往议事厅。

    此刻,秦家上上下下三十七人,都集合在这里,那家主之位上一脸严肃的中年,正是秦虎。

    “那秦牧公然杀害林阳,这是要给我秦家带来灭顶之灾啊。”

    “现在只有一个方法,擒住他,交给林家,我们一起跪在林家门前,赔罪!”秦虎义正言辞地说道。

    “可,可秦牧必定是我们的家主啊,这样做…”

    “狗屁家主,这些年要不是我父亲撑着秦家,咱们秦家能有今日?今天你们就做一个决定吧,到底是认秦牧那个废物为家主,跟着他一起被林家人灭掉,还是推我父亲为家主。”秦虎的儿子秦浪威胁道。

    这秦浪平日里可没少对他拳打脚踢,可以说除了林阳,这青云城内,打秦牧最惨的就是秦浪了。

    然而他话音刚落,那秦浪只觉得身旁空气一寒,刚

    要转身,便是听到啪啪两声。

    接着,一股火辣的疼痛从脸上传来。

    定睛一看,赫然正是比他高出一头的秦牧。

    虽然有些消瘦,但是秦牧那一米八五的身高,的确让人仰视,俊朗的外表,深邃的眼神,好似变了个人似的。

    “你,你刚刚是打了我吗?”秦浪一脸懵逼。

    秦牧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武脉三重的秦浪被众所周知的废物当众来了两个耳光,那还能忍?立刻抬手便要还回去。

    秦牧猛然一脚踢在了其膝盖上,当场跪下,接着,单脚踩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嘭!

    恐怖的压力将木质地板都是碎裂了,还夹杂着膝盖骨头碎裂的声音,钻心的疼痛,让秦浪顿时哀嚎起来,趴在地上,眼泪直流。

    “山中无霸王,连猪都想要上树了?”

    “秦虎,给我滚下来,我秦家家主之位,也是你有资格觊觎的?”

    秦牧愤怒的声音中,似带着龙的咆哮。

    秦家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是他们的废物家主。

    秦虎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踩在脚下,还是那个他一直想方设法弄死的人,刹那间武脉六重的气息陡然释放,杀意四起。

    秦牧四目相对,没有任何退缩之意,堂堂牧龙大帝,连一个小小的家主之位都保不住,那就白活二百年,更不用妄谈什么一统六大帝域了。

    立威,从这一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