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炼宝专家

第一章 宗师殒落

    作为中土修真界炼器宗门炼宝阁第十六代传人,也是唯一的传人,楚御能够在短短二百三十年内便从筑基踏入渡劫后期实可称得上是宗门第一人了。即便是放眼整个中土修真界妖、魔、佛、道四大修士,能够有如此进境的恐怕也找不出几个来。

    不过如今的楚御简直是后悔死了,后悔自己不知轻重的迈出了冲击大乘之境的那一步,后悔自己平日里总是钻营于各种强大法宝的炼制上,而不去修炼与提升自身的根基实力。

    大凡修真者踏入渡劫后期之境,那便是等同于面对由人世间飞升上界的最后一道关卡了,任何一个渡劫后期的修真者,无论是在此境界百年者亦或是刚刚达成此境者,只要他认为自己已经具备了度过最后一关的实力,便能够引动天象,召来天劫,若然功成,则得入大乘之境,不日即可霞举飞升;若然失败,下场似乎只有一个——形神俱灭!

    而此时此刻楚御渡天劫的结局已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要被归结于后一项了,纵然他身怀中土修真界十大法宝其中之六,纵然他在没有损耗半点真元力的前提下轻松靠着法宝之威将天劫的外力侵袭全数抵挡住了,纵谈他凭借着炼宝阁独门心法《寒冰道引》有惊无险的将心魔之劫渡过也一样徒然。

    “贼老天,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九天雷劫来过了,五界十方大天魔心劫来过了,还他妈的没完,欺负老子肉身根基不固是吧,居然降下大灭绝五行神雷霹雳……奶奶的,这哪里是修真者渡劫,就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渡劫都未必能有如此难度,想要老子死,你家楚爷我偏不如你所愿……”

    在修真者渡劫过程中,一般而言只有外魔与内魔两种阻力的侵袭,外魔便是那九天雷劫,一共三波九变,旨在考验修真者的实力强弱,当然,这个实力是指综合实力,法宝灵丹等辅助之物皆可算在其内,拥有十大法宝其中之六的楚御应付起来自然是轻松加愉快。

    而内魔又被称为五界十方大天魔心劫,主要是考验渡劫者的修道意志,凭借《寒冰道引》这一上乘守心玄妙之法,楚御也是无甚惊险的抗了过去。

    就一般而言,这天劫也就到此为止了……只有很小很小的几率,在此之后会多引发一重劫难,一重对修真者而言也不算太难渡过的劫难——大灭绝五行神威霹雳。

    这大灭绝五行神威霹雳既不属外魔劫难,也不属内魔劫难,一旦降下,将无视任何法宝与阵法直接轰中渡劫者的肉身,只要抗过了,那就圆满渡劫了。

    说起来若是从中土修真界中随便拖几个渡劫后期的修真者出来,十个有九个都敢自认绝对能抗过这大灭绝五行神威霹雳轰击,在绝大多数修真者眼中,大灭绝五行神威霹雳的威胁根本不能与之前的两重天劫相比较。

    只要自身真元力足够强盛,肉体经过十载以上时间的凝炼强化,硬挨一下就是了,最多吐几口血也就过了。

    很不幸的是,楚御却是属于十个中的唯一,唯一没有能力硬抗的那一个。作为以炼制法宝为长的炼宝阁传人,楚御自从踏入师门的那一天起便对修炼己身不抱丝毫兴趣,更别提花时间强化自己的肉身了。

    他所有的精力与心力全都花在了炼制法宝与寻找稀有炼材上了,两百来年的时间经楚御之手炼制出的法宝不下百余件,其中最成功的两件更是替代了原先十大法宝排名最末两位法宝的位置,擎天尺、神藏戒双双荣登十大法宝排名第九第十位。至于其它法宝或被他送人或留为己用,或是用以与旁的修真者交换了自己修炼所需的物件。

    有一点必须肯定的是,楚御这两百年来的炼宝过程中,任何一件出自他手的成品法宝,哪怕是最次的一件,放在旁的修真宗派内都要被视作镇宗之宝一般来看待的。

    楚御对于法宝炼制方面的成就无疑是巨大的,纵观炼宝阁一十六代宗主,除了第一代创宗祖师,那个炼制了如今在十大法宝中排名第一的天心梭的祖师爷,他在炼宝技术上应该比楚御强出些许,其他的十四代宗主都难有楚御的炼宝成就。

    可面对不能以法宝相抗的大灭绝五行神威霹雳的那一刻,楚御彻底抓狂了,他后悔为什么自己不从两百余年的炼宝生涯中抽出十年来锻炼肉身,他后悔自己太过冲动,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他后悔……

    青紫色的大大灭绝五行神威霹雳可不会理睬楚御抓狂之下的痛骂,“轰”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的霹雳轰响即将楚御最后一声歇斯底里的狂骂“老子不服……”的声音完全湮灭其中。

    一切尘归尘,土归土,苍莽山上空散耀出各色宝光的十余件顶阶法宝于瞬间朝着四面八方飞去,失去了主人的气息,它们都成了无主之物,这些极具灵气的法宝转眼已是不知所踪。

    而就在那些法宝飞遁失踪之后没多久,从四周围倏然闪现出三道遁光,看那些遁光色彩竟是魔、佛、道三修皆有。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居然会渡不了天劫……真是造化弄人……”一个长着一对弯月也似小眼睛的青袍道士在半空中顿住身形,很是感慨道。

    “阿弥陀佛,楚宗主这一去,只怕我等中土修真界再无称手法宝可用矣,善哉!”一白眉老和尚在空中合掌叹道。

    “九月牛鼻子,白眉老秃驴,别他妈的假悻悻的了,光说些屁事不顶的风凉话,你们能有老祖我的损失大吗,老祖我花了三十年时间搜集全了五噬天鬼幡的炼材交给他相帮炼制,如今楚御这家伙一挂,老祖我可是血本无归了。”

    九月真人与白眉大师双双将目光投向那个叫嚣着的红发黑袍的中年人,九月真人不气反笑道:“听你这么一说,贫道终是寻到一丝楚施主形神俱灭后的好迹象,至少这世上少了一件荼毒苍生的邪魔法宝。”

    “我呸……”那红发黑袍中年人恶狠狠的瞪了九月真人一眼,丢下一句话便转身驾遁光而去,“今日老祖没心情与你们这两个老东西多废话,七年后的昆仑正邪比剑再与尔等算总帐。”

    见那黑袍中年人遁光而去,九月真人向不远处的白眉大师遥相作揖道:“大师,贫道今日观那重幽老祖一身九幽魔气竟是已有趋至大成之迹象,而如今楚施主又已形神惧灭,我们昆仑派委托其带为炼制的‘灭魔鼎’已然浮云矣,七年之期转眼即到,贫道还需再作打算,就此告辞。”

    回礼之后,看着昆仑掌教九月真人远去消逝的金色遁光,白眉大师很是无奈的摇首低叹一声,“老纳又何尝不是呢,花去百年苦功精炼的圣舍利亦是随楚施主烟消云散,天意冥冥,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