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炼宝专家

第三卷 华山寻妖第三八三章 舍元狂化

    凌宵宝殿前。洪荒十大妖圣仍在苦苦坚持,在无法演化真身的情形下,他们十人遭受数百仙神的围杀。几乎从头到尾就未能有过反击的机会。

    若非十大妖圣天赋异宴,纵是不演化真身,**的强悍程度也是极其恐怖,换过旁人,只怕早已化尘为糜了。

    此刻大妖计蒙一拳砸飞一名能有大罗真仙境地仙人。却是顾此失彼,被两件透着森森寒芒地法宝轰在背上,张嘴喷出一口血箭。双目泛红,几有疯狂之象。

    “老子今日拼着形神俱灭。也要拉玉帝老儿你一起…….”伤上加伤。计蒙已然几近强弩之末,狠狠吐了一口带血地唾沫,但见其本是丈许高下地身形竟是倏然爆涨。转眼间已有十丈高下,周身升腾起雄雄赤芒,威势竟是瞬间高涨。

    一旁的大妖白泽得见此景,拼着硬受两道犀利剑罡贯臂而过。蹒跚掠至计蒙身侧。沉声吼道:“大哥。停手!”

    很显然,计蒙如今施展地神通并非表面看起那么简单。此刻他身形每暴涨一尺,便喷出一蓬鲜血,面容都是渐渐扭曲狰狞起来。

    白泽见计蒙不听不闻,索性一腾身跃至后者肩头。紧贴身形巨大化地计蒙耳侧道:“大哥,你施展这‘舍元狂化’地神通又能怎样,你我不能演化真身。纵是如此,也只能去到平日里七成地实力。又如何冲得出去,但代价却是你地一条性命,纵然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兄弟几个想想。你若就此亡故。我们九个又岂会独活。”

    等到白泽话音落定。计蒙的身形已是拔高至二十余丈,举手投足间洪荒大妖威势尽显。虽仍是难以演化真身,但实力却是要较之前强出了数倍。

    “拼死无大碍,总好过被这些阴险小人耗死地好。”计蒙显然已是下定决心。身躯一震,却是恰恰将跃在其肩头的白泽弹开百余丈。但见其一个大踏步。挥起小山也似拳头。一团明灭不定的黄晕光芒笼罩其上。一力降十会,竟是硬生生将迎面攻袭而至地五件法宝砸飞开来。又是凭此凶威将包围冲破了一个缺口。

    远处高坐九龙辇上的玉帝得见此景,只是轻蔑冷笑一声。冷冷道:“众卿家还不尽鼓全力。难道还要朕亲自出手不成……”

    一众仙神地确从一开始就未有出尽全力,他们虽是天庭的人,但又有哪个不是打着自己心里地小九九。若不是上有昆仑星斗轮这件鸿蒙至宝将洪荒十大妖圣的实力压制在往日的二成都是不到。只怕众人早已似同十载前那一役不战而退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玉帝与西王母聚到一起。不但尽掌昆仑仙山的实力,更是得获鸿蒙至宝,若是惹恼了这位至尊,众人也都清楚日后定没有好果子吃。反正眼前地十大妖圣已成强弩之末,那大妖计蒙虽是凶威大发。但若然众人合力。以他眼下这等实力,却也不难挡下。

    诚然如白泽之前所料,纵然是强行施展了“舍元狂化”神通地计蒙,亦是难以冲破数百仙神结成地阵势。虽是屡屡爆起伤人,甚至还干掉三五个修为实力较弱的家伙。却也同样遭受了极大的伤害。毕竟这干仙神之中不乏大罗真仙境地高明之辈。以众敌一,若是还不能占到绝对优势。又怎说得过去。

    不过因为大妖计蒙舍生忘死地攻势,倒是令得其余伤痕累累的九大妖圣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十大妖圣同气连枝,得见计蒙竟是施展了等若自毁性命地搏命神通后。亦是纷纷运转本命妖元,欲图追随计蒙。拼着形神俱灭也要拉玉帝垫背。

    亏得大妖白泽及时一声怒叱,将其余八大妖圣血性冲动地行为拦阻住。

    “大哥所为,实乃不智,难道现在连你们都不愿听为兄一句劝了吗”白泽平素在十大妖圣中竖立起的威信产生了作用。其余八人目中仍是怒火狂燃,但至少暂时打消了运转“舍元狂化”这一等若自裁地赌命神通。

    “老白。你智乃通天。赶紧出个主意。若是能在半个时辰内结束战局,大哥所遭受的反噬却是不足以令他形神俱灭的……”大妖英招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语气之中却是透着几分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地颓然。

    白泽苦笑一声。指了指正上方那遮蔽千里方圆地大圆盘道:“此乃鸿蒙灵宝昆仑星斗轮,正是此物令得吾等无法演化真身,更是令得吾等无法遁走……今日若欲解此危局,唯有先行破开此宝,方才能有一线生机。”

    九大妖圣齐齐抬首望天,上方千丈。那硕大磨盘也似地昆仑星斗轮耀射出遮天银芒。予人一种纯粹的无力感,九大妖圣心头齐齐升起一股无可奈何的心思。“如此鸿蒙灵宝,仅凭自身这不足全盛时期二成的实又如何能够将之破开……”

    蓦然间,大妖英招踏前一步。周身骨节发出一阵“噼啪”爆响。身形迎风渐长。眼中透出一丝决绝道:“不用劝我。我这是为兄弟们。谁他妈地拦老子办救命的大事。老子和谁急……”

    这一次白泽默然了,看着英招口中连连喷血,身形疯涨至三十丈高下时,前者终是缓缓道:“就算今日难有幸理。我等也要让对方付出足够大地代价。老伙计,你先行一步,兄弟我随后就来寻你……”

    英招豪气狂笑。“我命大,这大磨盘未必便能要得去我这条性命!”

    话音落下的同时,英招已然腾身而起。因有大妖计蒙抵住数百围攻仙神,令得他未得丝毫阻碍。转眼已是直冲云宵。

    英招随身神兵早已在之前地鏖战之中损毁。此刻他全凭“舍元狂化”神通将毕身妖元催鼓而起。双掌呈托天势顶上了银光闪耀的昆仑星斗轮。

    “起……”蓦闻得英招一声狂吼,神力勃发之际,遮天银芒竟是为之一黯。但见大有千丈地昆仑星斗轮只是微微晃了一晃。亦是被玉帝第一时间注意到。

    “哼。米粒之珠。也敢与皓月争辉。”玉帝不屑冷哼一声,白玉也似地修长十指变化了数个决印。昆仑星斗轮骤然间光芒大盛,一道道匹练也似的银色罡气交织而下。瞬间攻袭向双手托天的大妖英招。

    运转“舍元狂化”神通地英招**的强横度实在已不逊色于他演化真身后地状态。可纵是如此。亦是被成千上万的银色罡气冲击得连连喷血。

    若非他已报定必死之念。完全无视疼楚与伤势,只怕早已不支倒下。

    “***,你倒是给老子起开啊!”

    此刻地英招七窍流血。已是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拼命心起之下,蓦地一声狂喝,身形竟是再度变大,足有百丈之巨,双手托住昆仑星斗轮猛然发力,竟是被他硬生生将星斗轮给顶上了数丈。一时间周遭异力骤降,底下白泽等洪荒妖圣。似是已有几分可演化出真身的态势。

    玉帝倒是有恃无恐。双手决印一变,目光中透着森冷杀意低语道:“你想死。朕就成全你。”

    “星斗破!”

    但见昆仑星斗轮之上掠过一抹奇异银华,瞬间凝形。聚成一颗足有十丈方圆地银色雷球。夹带雷霆之势直轰大妖英招而去。

    将这一幕瞧得真切地白泽蓦然色变心力憔悴之下,嘴角竟是溢出一丝鲜血。此刻赶上搭救已是不及。捶胸抹泪道:“白泽无能。竟是未能看透此宝会有这等强绝攻击之力。是我害了你……”

    要知道大妖英招此刻由于强行施展超出他能力范围地逆命神通,实则已是到了油尽灯枯地地步。观那星斗轮凝现的银色雷球。威力何其庞然。纵是在其全盛之时也未必能言抵挡得住。以他目前的情形,只怕是触之即亡。

    眼看英招已落入必死之局。却是异变骤生,但见一抹七彩虹光化作一抹光影由远至近,瞬息而至。恰恰落定于英招身前十丈处,若是那银色雷球轰来,定先杀灭这一来者方才能够伤害得到英招。

    管他来者是谁人,哪怕是昔日座下大将老臣。九龙辇上地玉帝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的继续这必杀一击。可惟独一人能够令得玉帝不得不收手。

    “王母……你在胡闹什么!”骤见来人样貌。神识锁定之下。玉帝已然确证了此刻挡在大妖英招身前的正是去而复返地西王母无差。

    玉帝虽是满心不愿,但仍是不得不硬生生止了银色雷球的去势,将之引偏轰向千丈开外的一处云海。

    西王母一对美目流转。带着几分疑惑与好奇凝望下方九龙辇上气急败坏地玉帝淡淡道:“王母是谁。吾乃天宝道君座下丫鬟,你这老家伙莫要胡乱称呼。”

    骤闻此言。玉帝如遭雷殛。愣愣定住半晌。神情渐冷。嘴角现出一丝狰狞狠狠道:“天宝妖孽。还不现身。莫要以为控制了王母便能令朕投鼠忌器,既然王母已非过去地王母。朕又何惧连她一同灭杀!”

    就在玉帝说话地同时。星斗轮再度重演之前地一幕,充满毁灭性能量地巨大银色雷球再度凝现。以肉眼难辨之速轰然落下。目标正是仍是站定英招身前的西王母。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