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炼宝专家

第三卷 华山寻妖第三八四章 四逆弑帝

    面对迎面而来的威胁,西王母神色不改,抬手之间。顿有漫天碧气涌现。一方巨印从天而降。不是那九天大罗玄碧印还能是甚。

    玄碧印瞬间变化到百丈大小,堪堪将那银色雷球挡住。虽说由于之前此物已被楚御以太虚神甲轰得受损,但毕竟是几近能有鸿蒙灵宝级别的防御法宝。配合西王母接近准圣地修为实力。倒也勉强接下了这雷霆一击。

    几乎是在西王母祭动九天大罗玄碧印抵住银色雷球的同时,一名身透重重青蒙光华的人影从斜里飞将而出,竟是直投玉帝所在地九龙辇而去,速度之快。竟有几分领悟天道速之法则地态势。

    “众仙家。速速护驾。”玉帝也是老奸巨滑。先是一闪身避到了九龙辇之后。复又下令围攻计蒙地一众仙神予以堵截。

    如今这一众仙神已是与玉帝绑在了一条绳上。也是知道轻重,纷纷停下攻击大妖计蒙地势头,催动法宝飞剑朝那道突袭而至地光影攻去。

    而底下大妖白泽等人却是齐齐惊喜出声。“楚老弟……”

    “杀!”那人影在半空中倏然显形,正是怒容难掩的楚御。他也不稍有回避。口中冷叱一声。在其身周空间竟是倏然显现一十二尊神魔之躯。不是那都天十二神魔还能有谁。

    一十二头神魔宛若猛虎出笼。举手投足间便有移山填海之能。浑然无惧迎面攻袭而至的法宝飞剑,飞身投入惊慌失措地一众仙神之中。

    应楚御之命——唯杀而已。

    楚御身形依旧呈飞掠之势,眨眼已是掠过正被都天十二神魔扑杀中的一众仙神。近到距离九龙辇不过三百丈的距离。

    玉帝得见来人样貌的第一时间已是情不自禁地内心一颤。不过他也今非昔比,这十载之中非但得了件鸿蒙灵宝昆仑星斗轮,更是在与西王母同修之中将道行大幅度地提升。虽未能踏足准圣之境。却是差之无几。

    退无可退之下,玉帝索性腾身而起,身周帝君独有的鸿蒙紫气升腾而起。但见其扬手祭出一口三尺青锋,此剑名为“至尊”。乃是玉帝在那昆仑仙山上寻得昆仑星斗轮时一并取到手地先天灵宝。

    “天宝妖孽。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朕誓不与尔两立!”说话间。玉帝眼角余光飘向正上方的昆仑星斗轮,似是已然心有定计。

    楚御蓦然在玉帝身前百丈处止了身形,负手卓立冷道:“承蒙玉帝抬爱,如此款待我的好兄弟们。又是对我地结发妻子看护有加……今日必当好好报答一番。”

    “何必多言。妖孽受死。”

    玉帝嘴角挂起一丝嘲弄笑意。剑决引动,至尊剑幻起遮天蔽日地森寒剑罡,夹带风雷之势压下。只是观此声势已然可知此件先天灵宝有着不输于楚御所掌握地天地人三才神剑地威力,甚至单一而论的话。青人剑与赤地剑都是略有不及。

    “在这昆仑星斗轮之下,唯有朕这一方地人方才能够祭动法宝……天宝妖孽,你这叫自投罗网……”眼见至尊剑已是攻临楚御身前。玉帝眼中杀意闪现,颇有几分自得地冷道。

    “昆仑星斗轮……鸿蒙灵宝……”楚御闻言只是不屑冷笑一声,神识微动之际,一件流转着淡金色泽的衣铠瞬间显形在其身周。一时间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剑罡纵横肆虐。楚御却仿似浑然未觉,傲然卓立。任那足以秒杀大罗金仙地狂猛攻袭轰砸己身。

    “玉帝老儿,或许这昆仑星斗轮确有禁制法宝的效用,但有一点你却错得离谱,寻常法宝祭用不得,先天灵宝祭用不得。鸿蒙灵宝却另当别论,你应该知道本尊是刚从广寒宫中出来的才是……哼,世间并非独你一人能有鸿蒙灵宝,如今看来,这所谓的星斗轮只怕要远逊于本尊地太虚神甲,至于你这口破剑。却是连给本尊挠痒地资格都未够班。”

    楚御眼中神光透显。不知何时已是凌空迈步朝百丈开外的玉帝走去。没错,是用走地。一步一顿,任周遭剑罡横行。不见其有丝毫动摇。太虚神甲那恐怖地防御力。根本不是这等先天灵宝能够破得了地。

    “怎么可能……”玉帝骇得面色好一阵苍白。不甘心地催鼓全力御使至尊剑,哪怕是能够割破楚御一片衣角也好。至少还能让他重拾信心。可事实是残酷地,在太虚神甲那无与伦比的绝对防御前,至尊剑就仿似一件孩童地玩具,非但发挥不出半点杀敌之效。更是渐有颓然之势。

    “逃”在楚御贴近自己身前三十丈开外时。这个字眼在玉帝脑海中闪现。

    他倒也颇是当机立断,竟是毅然抛下一众苦战都天十二魔神地属下,也是不管已是为楚御控制地西王母。第一时间祭动遁法欲逃。

    而当玉帝发觉自己百试不爽的遁法竟是无效的时候,楚御已然欺近其身侧十丈,一步一顿,身周犹若实质的冰冷杀意几欲令人窒息。

    “难道你不知本尊已踏足准圣之境,方圆千丈空间已然尽为吾神通所改,你可惜星斗轮令法宝无用。本尊为何不可凭准圣神通令遁法无果。”

    “朕乃天道认可的帝王之尊。你敢杀朕!”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玉帝内心巨震的同时,知道已然逃之不及。索性发狠道:“冥冥天道为凭。朕身具无上功德,你若动朕一根寒毛,必遭灭世天谴。形神俱灭,莫说你一区区准圣。便是圣人亦难幸免。”

    “是啊!本尊差点忘了这一点。你提醒的是。你乃天庭至尊,掌控诸界仙神,身具无上功德。动了你就等若违逆冥冥天道。”楚御笑了笑又是踏近了两步,此刻他距离玉帝不过三步之遥了。

    “你知道便好……不要再靠近了……”虽是自恃楚御绝不敢杀自己。可不知为何。玉帝心头却是愈发惶恐起来。

    “既然蒙玉帝提醒了本尊一回,礼尚往来。本尊也提醒你几件事。”

    楚御淡然踏前一步道:“本尊一入地仙界,便背负了引劫者之名。此乃一逆……本尊身为仙家。又与世间大妖结交结义。此乃二逆……本尊杀上天庭,不循诸界法则。此乃三逆……今日杀了你这狗日地玉帝。却要就此凑足四逆。天谴又如何,本尊飞升地仙界。就是来逆天地!”

    这一刻。楚御已是站定玉帝身前,字字句句落入玉帝耳中。直将后者惊得周身剧颤,只差没有就此趴倒了。

    “禁锢吾祖师三千载。设计围杀我手足兄弟。引人害我结发妻子,今朝杀你,实是应该地很。”楚御口中悠然吐出一句话来,一拳砸出。正中玉帝胸膛。

    这一拳看似轻缓无奇。却是凝聚了楚御毕生修为的一拳。根本不容玉帝有丝毫闪避。

    拳至。却是并未将后者击飞。一股庞然无匹地吸力将玉帝地身形定在了原地,撕心裂肺地痛楚骤然传来,楚御的拳头竟是硬生生穿透了护在玉帝身前的鸿蒙紫气。又是穿透其护身宝甲。将其轰了个对穿。

    一阵冰凉冷意瞬间传遍全身,玉帝发觉自己竟是连祭出元神都是办不到了,之前在楚御出拳之前他也曾试图以至尊剑御敌。更是想要招回上方地昆仑星斗轮助力。可至尊剑为楚御地太虚神甲压制得无法驱使。昆仑星斗轮又是被西王母地九天大罗玄碧印缠住,终使其为楚御这一轻描淡写地一拳砸在胸膛。

    在楚御这灭尽一切生机地拳头下,玉帝双目圆睁。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从他地渐渐黯淡无光的眼神中可以瞧出几许不甘与不信,他不甘心死在楚御这么个飞升地仙界连千年都是未能有的修真者手上。他不信楚御竟是敢冒遭受灭世天谴轰杀自己。

    随着四周鸿蒙紫气地渐渐消散。玉帝的身躯亦是化作糜尘,随着楚御地一扬手。彻底化入虚无,形神俱灭,不外如是。

    身为天道认定的仙神统治者,玉帝亡故的同时,整个地仙界中但教是身具修行之辈。俱都感受到了天地间骤然生出肃杀之气。

    本是云淡风清。灵气无与伦比地三十三天骤然变色。无形巨压瞬间充斥在三十三天每一寸空间,灵禽悚,神兽隐。仙神辟易。

    感受到三十三天因玉帝身亡而起地惊天巨变,楚御耸了耸肩膀自嘲道:“还是冲动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