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炼宝专家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天诛天珠

    玉帝身亡的那一刻,笼罩在众人头顶的昆仑星斗轮亦是黯然失色,转瞬变化回原来大小,化作一抹异光,竟是朝三十三天外飞去。

    楚御此刻被骤临威压所牵制,却是无暇去收摄这件法宝,是以当机立断向那头的西王母命令道:“大丫头,取了昆仑星斗轮予本尊。”

    西王母动作倒也够快,毕竟是接近准圣的存在,驾起云头冲前,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然将飞向三十三天外的昆仑星斗轮收摄,顺从的飞至楚御身前,将昆仑星斗轮交到后者手中。

    楚御先行收好昆仑星斗轮,眼中透出几许担忧,摆了摆手道:“大丫头,你立刻赶往广寒宫,一定要保护好夫人与嫦娥仙子,不能让她们俩个受到半点伤害,然则本尊唯你是问。”

    “是,谨遵道君大人之命。”

    已是被楚御随意唤为大丫头的西王母肯定的点了点头,脚下七彩云飞腾而去,直奔广寒宫而去。

    而这时,由于早前昆仑星斗轮骤然失效,洪荒十大妖圣终是挣脱了这件鸿蒙灵宝的压制,十大妖圣齐齐演化了万丈真身,被压抑了许久的滔天怒火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而必须面对这滔天之怒的自然便是此刻正被十二都天神魔打得完全落于下风的上百天庭仙神。

    本来这百余仙神迎战修炼了功法的十二都天神魔就已经几有不支的迹象了,如今又有彻底爆发的洪荒十大妖圣演化真身杀至。

    有些头脑的家伙已经企图脚底抹油开溜了,可狂怒中的大妖白泽却是将他们逃跑的可能完全封杀,洪荒妖族秘法尽显。一层淡淡的黑光从无到有,须臾间已然结成一张网罗方圆百里的巨网,任那些个遁法高明的仙神如何冲击,都是不能轰开半点。

    由于之前施展舍元狂化的时间不长,大妖英招与计蒙此刻竟也一样演化了真身,虽是因为之前的一番巨耗只有全盛时期三分之一的实力都是不到,但他们也由于得以演化真身,令他们的命元得到了极大的回复,已是脱离了妖元耗尽,爆体而亡的危险。

    其实,即便计蒙与英招只有过往三分之一不到的神通,在演化真身后也绝非一众天庭仙神能挡的,要知道,他们两个可是洪荒十大妖圣中战斗力最强的两只了!

    十二都天神魔携手洪荒十大妖圣,如此声势又岂是区区百余最高不过大罗真仙境的天庭仙神能挡,是以一时间众仙神哀嚎与惨呼此起彼伏。前后不过是一柱香的时间,战局已然收尾,百余天庭仙神无一生还,尽数死在了十大妖圣手中,别说是元神遁走了,就连尸首都是不曾有比指甲盖大的残骸存在,俱都化作飞灰,当真是比形神俱灭都要死得更干净利索。

    玉帝身亡,西王母失忆为奴,天庭班底尽亡演化真身的十大妖圣之手,这一刻,象征着圣人乃至天道所认可的天庭彻底灭亡了。

    而这一刻,楚御却是未有迎上前去与十大妖圣叙旧,而是神情严肃的抬首望向三十三天外,一对深邃的黑眸中透闪着逼人神光,仿佛要看穿那九天碧落,去到那无尽虚空中一般。

    “十二都天神魔听令,结大都天混沌神魔阵……”

    楚御蓦地一声令下,十二都天神魔齐齐归位,以楚御为中心分散开来,每头神魔手中都是多出一面乌黑如墨的巨大幡旗,那旗子挥舞之际,竟有风雷之声,重重厚重罡煞涌现而出,不多会儿已是结成大阵,将楚御牢牢护在中央。

    而这时楚御的声音悠悠自阵中传出,“十位兄长,小弟杀灭玉帝,却是引动灭世天劫,是福不是祸,小弟没打算躲,也躲不了,只怕这灭世之劫顷刻即至,还请十位兄长速速退离万里开外,也好让小弟能够全心应付此劫。

    大妖白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闻得楚御此言,断然道:“楚老弟,你不用劝我们离开了,我们十个誓要与你同生共死,玉帝老儿身具无边功德,你将其杀灭所引动的天道灾劫只怕纵是圣人亦难渡过,做兄弟自然是有难同当,我们此刻若是退离,日后还有何脸面活在世上妄称天宝道君的兄弟!”

    “说的对,管天什么灾劫,只要我们尚有一口气在,定不会让楚老弟你有事……”大妖鬼车九口齐开,一振千丈巨翅坚定道。

    “说起来我等也算是死过翻身的人了,今日便是陪楚老弟你一同化尘为土又如何,死得其所就好,做兄弟的,没那么多大道理可讲,但求心中无愧。”大妖英招大气笑道。

    “老子战过祖巫,斗过鸿钧老祖,却是未有一尝冥冥天道的威力,今日借楚老弟你的东风能够得偿所愿,楚老弟你可不能赶我走。”计蒙狂放笑罢,却是令得身处大都天混沌神魔阵中的楚御没来由的心头一热。

    楚御也是清楚十大妖圣的脾性,知道多说已然无用,要知道这即将来临灭世之劫绝对是强到没边的大灾难,纵是圣人之躯也大有就此灰飞湮灭的可能。

    而很显然洪荒十妖圣也都清楚的知道,可他们却义无返顾的选择留下,感动之余,楚御不禁振声道:“小弟若有不支,定当请兄长们出手,不过在此之前,请诸位兄长莫要插手,小弟也想看看这所谓的圣人难过的天道灾劫究竟能奈我何。”

    从楚御不桀的语气中,众妖圣听出他此言非虚,其中更是透出令人震惊的绝对自信。

    “一切如老弟所说便是。”大妖白泽点头应罢,复又与其余九大妖圣聚到一起,各自演化真身分散开来,却是在大都天混沌神魔阵外又是结成了一个圆弧形的防御阵势,只等楚御有不支之态势,便舍命出手。

    与此同时,九天碧落之尽头倏然生成一颗璀璨夺目的珠子,那珠子四周围尽是令人望而生畏的毁灭之能,先天地火水风聚拢周遭,以一种奇异的节奏缓缓流转着。

    蓦然间,那突兀衍生的珠子飞也似的直冲而下,每下落一丈便涨大几许,及到后来冲入三十三天境时,竟是已有方圆百里之巨,而且还在不断的变大,其四周围的地火风水毁灭之能亦是更盛先前百倍,任何一种力量都不是仙神能挡的。

    当那颗几有千里方圆的珠子闯入大都天混沌神魔阵上空之际,无边黑暗笼,随着珠子骤然顿于上空的那一刻,以凌霄宝殿为中心位置,方圆千里空间尽数激变,一股股无形有质的庞然巨压衍生而出,即便是演化了真身的十大妖圣之能,亦是为这股莫名而至的威压所制。

    没错,是瞬间被制。

    除开大妖白泽尚有些许余力可以动弹,其余九大妖圣竟是连转一下脑袋的力量都是难以使出了,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被高人使了定身法定住一般,不过很显然的是,以他们的道行实力,纵是圣人之尊祭使的定身法,也甭想奏效,可如今却是在天道所降灾劫来临前夕被制,由此已然可见一般。

    冥冥天道,无从琢磨,纵是神通能成圣者亦只能偶然捕捉到几许其中关键,却是不敢有丝毫违逆,圣人虽号称万劫不灭,可若是触怒了天道逆鳞,圣人只怕也难逃一个死字,诸界寰宇,恐怕也只有那合道入虚的鸿钧老祖方能与之一较长短了。

    此刻,大妖白泽鼓尽全力,方才勉强开口,断断续续道:“楚……楚老弟,今次只怕我等纵有同……同生共死之心,却是难以成全同生共死之举了……”白泽身体内流淌着先天神灵的血液,与生俱来便无所不知,此刻为蓦然衍生的无形威压所制,心中却是倏然明了。

    就在他话音落下瞬间,上方那颗巨大且被地火水风四大毁灭之能缭绕的珠子猛地一震,十道清晰可见的异光直照而下,准备落定于十大妖圣身上,刹那间,十大妖圣竟是彻底消失在原地,纵然是以楚御如今准圣之能,亦是再难感应到他们十个的气息。

    紧跟着又是一十二道光柱从天而降,落定于已然结成太古先天大阵的十二都天神魔身上,几乎是与之前完全一样的情形,十二都天神魔全数消失不见,连带大都天混沌神魔大阵也是不攻自破,楚御那瘦削且带几分狂傲的身影**裸的暴露在巨大如星球般的天珠底下。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