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炼宝专家

第三百八十六章 地火风水

    瞻部洲某处深山,伴随着十名身形庞然大妖的骤然跌天动地轰隆巨响绵延百里,将偌大一处山脉给砸得一片狼籍。

    “娘的,老子倒是不信了……”摔得灰头土脸的大妖英招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朝天怒吼道:“若是让俺知道楚老弟少了一根寒毛,誓必逆天到底……”

    在大妖英招愤愤指天大骂的当口儿,其余几人也是爬起身来,均自变化回人形。

    大妖白泽当机立断道:“以我十人之力,只怕纵是重返三十三天,也是冲不进去,如今之计,唯有纠集帮手,合力共谋,方才有望助楚老弟一臂之力。”

    “找谁?”英招急切道。

    “花果山上七大圣个个都有惊世神通,尤其那孙悟空较我等只强不弱,乃是准圣之流,除开他外,尚可赶往竹节山请来鸿云妖皇,有此两拨人与吾等合力,尚存一丝援手希望。”

    白泽冷静分析完,也不浪费半点时间,“花果山那边便由英招你去,绣节山则由我亲往,亦快不亦迟,其他人便在此间等候,等我们聚齐,一同赶返三十天三天襄助楚老弟渡劫。”

    如今乃十万火急关头,白泽方才说罢,大妖英招已是飞天而起,显了真身,瞬息万里朝东胜神洲飞去,与此同时,白泽亦是动身。

    却说骤然失了大都天混沌神魔大阵的防御,楚御不得不直面上方那颗仿似星球般巨大的天珠施展在其身的庞然威压。

    那种莫明的压抑袭来,即便是以楚御如今的准圣之能,亦是吃大不消,天道灾劫虽未就此发动,但在楚御看来,今次之难只怕要较自己过往所遭遇的所有凶险的总和都要更甚数分。

    炼化太虚神甲的身外化身此刻已然显现,化作一件透着流金光彩,足有百丈高下地巨大盔甲将楚御本尊之躯护在其中。一经如此施为。顿时令得楚御压力一轻,大感鸿蒙灵宝之威的厉害。

    际此刻,一阵雷爆之音从天而降,天珠蓦然耀射出遮天赤芒,将方圆千里地域俱都燃成了红色。

    “要发动了吗?”楚御双目紧紧盯住正上方天珠所产生的异变。屏息静气,催动体内如江似海的巨量仙元,将自身状态提升至颠峰状态。

    要知道自鸿蒙开辟以来,天道灾劫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东西,纵然是五大圣人也未有见过此等骇人听闻地顶级天劫。楚御可说是古往今来头一个有此待遇的人。

    随着天珠周遭赤芒骤敛的一瞬间,其上瞬间轰击出成千上万道赤红色雷柱。每根都有丈许粗细。以雷霆之势狂然砸下,目标尽数锁定了楚御,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楚御祭出护住己身的太虚神甲已然承受了不下五千余雷轰火烧。

    索性太虚神甲果然无愧为诸界第一防御灵宝地名号,在此等骇人轰击之下。居然硬是抗了下来,这也令得楚御心中稍定,毕竟对于未知的天道灾劫。纵然是大胆如他者亦是心中忐忑地很。

    无意中窥见轰击在太虚神甲之上地赤色雷柱震溃开来,些许电光波及到就近的凌宵宝殿,竟是硬生生将偌大个凌宵宝殿轰得残破不堪。

    要知道凌宵宝殿可是当年玉帝请动三清圣人所建,其中更布有不知几多鸿蒙时期的犀利禁制与防御,纵是准圣之辈,若无称手法宝,只怕也难动其分毫,可如此一幢牢不可破的圣人建筑物,就这么轻易地在赤色雷柱的余波电光中损毁了,那若是被这赤色雷柱轰实会有怎样地后果,答案已是不言而寓。

    与此同时,天珠再度生出变化,一道道宛若刀罡的淡青色气卷在其周遭凝现而成,蓦然闻得一连串的震响,千百道青色龙卷汇聚成一口淡青色巨刀从上猛地斩劈下来,那种能将空间都彻底撕裂地恐怖力量,令得楚御亦是倒抽一口凉气。

    “砰”地一声闷响传出,那口由无数风卷汇聚而成的千丈巨刀狠狠斩在太虚神甲之上,由于如今的太虚神甲已被楚御炼成了第二尸,感同身受之下,喉口一甜,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这天道灾劫果然非同凡响,方才那一斩之力,只怕就算是三清乃至接引道人这等至强圣人也难有施为的可能……”自从祭炼太虚神甲功成之后,此乃楚御第一回受到创伤,心中对这天道灾劫的威力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地火风水乃是诸界至强毁灭之能,更是受那天道法则之控,如今火来

    风也来过来,接下去便该是地与水聚成的毁灭之能了

    若是十二都天神魔未曾被那天珠摄走,之前的风火来袭,自己完全可以不用以太虚神甲抵御,倒是能够令得自己在随后的两轮灾袭时占到一点优势,可如今仅此迎空一斩,已然几又令得自身仙元耗尽无法维持第二尸的恐怖威力,如果不能及时补充自身仙元的话,恐怕今次可就很要葬身于此了。”

    际此生死之际,所谓有备无患,楚御立时将九蟒凝碧镯中所有的先天灵宝一古脑儿的祭动,七宝葫芦结成一个圆环形,将楚御包围在了其中,又是那三才神剑盘旋于楚御头顶百丈许,三剑剑尖互搭,结成一个阵势,将楚御唯一留下的空门予以封杀。

    “若是天道灾劫真能破开太虚神甲的话,自己怕是凶多吉少,不过老子既然走上了逆天之途,绝不会坐以待毙,舍得一身剐,好歹也要拼尽所有才是。”

    就在楚御生起拼命之心的时刻,天珠所蕴地水两大本源毁灭之能倏然发动,而且还是同时发动。

    水化巨锤地化长枪,一左一右同时轰在太虚神甲之上。

    很显然,这一次楚御绝对要比之前更惨,先是太虚神甲之上显现几处龟裂,虽不曾就此被轰溃,却是受了极大冲击,流金光彩骤然黯淡了数分。

    同时,楚御亦是因第二尸遭受巨创,连到本尊之躯一起受伤,七窍之中均有血丝溢出,使得他此刻的模样竟是颇有几分狰狞恐怖。

    “贼老天,地火风水均出,你也未能奈何到本尊,还不赶紧滚一边去。”楚御双手各捏牢一枚先天灵晶,一边以元火煅烧迅速填补着几乎快要油尽灯枯的仙元,一边昂首喝骂道。

    正上方宛若星球般巨大的天珠仿似听到了楚御的话语,蓦然齐聚之前的地火风水之力,四象并存,竟是汇成一股径自朝楚御所在轰袭而至。

    赤色雷柱、青色刀罡、水化巨锤、地极神枪,四股完全不相融的毁灭之能在这一刻竟是结合得异常完美,以楚御为中心方圆百里空间尽数为这四股毁灭之能所覆盖。

    顷刻间,方圆百里事物俱都化为虚无,赫赫有名的南天门、气势磅礴的凌宵宝殿、满园仙桃的蟠桃果园等等,皆都就此不存。

    际临此刻,楚御只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在冥冥天道的无上神威之下,自己这个准圣却是连蝼蚁都是不如,心中感触之下,识海生波,竟然不知不觉变化起决印,看他那态势,俨然是有放弃之念,想要收回太虚神甲,就此身陨在那地火风水毁灭之能中。

    “乖徒儿醒醒,莫要为天道心魔所惑,为师看好你,你能行的……”骤然间,一声厉喝在楚御耳边响起,令得前者倏然醒转,心惊之余,亦是赶紧停下了手中动作,再度催鼓全力,将太虚神甲的威能发挥到了极致。

    就在这一刻,一场较那核子爆炸的场面都要巨大的震爆诞生了,太虚神甲在这一刻彻底证明了它那诸界第一防御灵宝的无比价值。

    地火风水四大毁灭之能加身之际,太虚神甲在楚御的祭动下,先是化整为零,呈现亿万淡金流光见缝插针,在密集如林的毁灭之能中寻找到丝丝留存的空隙。

    同样,由于暂时失去了太虚神甲的保护,楚御毅然将神砂葫芦祭出,万倾神砂疯狂自葫芦口喷出,聚沙成塔,于顷刻间在楚御身周形成了一堵堵厚达百丈的坚实壁垒。

    当神砂葫芦不堪重负,为地火风水毁灭之能震爆的那一刻,之前化整为零的太虚神甲在楚御念起之际再度显现法宝原形,恰好将即将直面毁灭性能量的楚御护在了其中。

    狂猛的冲击波层层震开,绵延万里不歇,太虚神甲周遭的宝光渐渐由明转暗,虽是在此之前借助化整为零的玄妙令其削减了泰半地火风水毁灭之能的力度,但最终仍是裂开一角,不过天珠所引发的这一波绝杀攻袭也到此暂罄。

    虽是重伤之态,但楚御此刻的神情却是较之前轻松了许多,抹去嘴角血痕,楚御朝天抱拳一拜道:“多谢通天师尊相救!”

    远在九天碧落之外的无尽星海,通天教主长叹一声,眉眼之中闪过一丝圣人鲜有的犹豫,自顾自的将手一摊,无奈叹道:“这可如何是好……”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