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402】阴险威胁

    “良龙”严公展浑身罡气一振,一团巨大的罡气罩护住身躯,灰布长衫无风自动,右脚踏前一步,同时一拳向前轰来!

    隆——

    脚下与拳风同时爆响,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整座横江石都仿佛摇晃了一下,崖下巨浪滔天的声响全部压了下去,波纹逆推江浪,直达远端船体。

    整个空间回响不绝,威势慑人。

    楚灵虚以漫天锐丝手法攻击而来的一招,登时被对手这一拳完全震散。

    锐风消散,荡魔拂尘猛地收敛,又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楚灵虚面带轻笑,一动未动,像是从未出手一般。

    严公展豪气震天,朗笑道“好一个楚灵虚,进而不惑,退而不靡,我严公展侵淫上百年的这套六征,终于找到对手了!”

    “六征!?”楚灵虚眼中精光一闪,沉喝道“好一个严公展,原来是消弭千年之久的兵家高手!”

    严公展仰天大笑,豪声道“有见识,不愧道门大宗师。今日我们便以六招为限,定个输赢……”

    轰隆隆!

    话音落时,乌云盖顶,天昏地暗,电闪雷鸣。

    楚灵虚抬头远望,眼神放佛穿云透雾,夷然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兵者,天地之大杀器;道者,顺天地以合人心。兵家杀气太重,于天地不和……”

    严公展肆声狂啸“哈哈哈,兵伐人,人伐地,地伐天,人定胜天!”

    话音一落,严公展深吸一口气,全身衣衫忽拂汤飞扬,猎猎狂响,锁峰的云雾绕着他急转起来,情景诡异之极。

    严公展卓立于卷飞狂旋的浓雾之中,不住催发玄功。

    楚灵虚微微一笑,手往后收。

    全身精气不住在毛细孔间来回呼吸,天地之间灵气,不住洗涤身心,令他灵识达到前未有过的高度,刹那间,精神境界达到至高玄妙之境。

    尽管眼前的严公展浑身被浓雾掩盖,却依旧能分毫不差地掌握对手的动静。

    二人都在默默等待。

    等待那无懈可击的真正第一招交手!

    天际的雷鸣,隐隐传来,更增添两人正面交锋前那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

    浓雾中,严公展嘶嘶的吸气声逐渐沉重;

    巨岩上,楚灵虚背后的月如玉嗡嗡跳动……

    轰隆!

    一道闪电劈在二人中间的巨岩之上,一时间强光眯眼,电花四溅。

    翻卷着的浓雾风云的呼吸声倏地静止——

    时间,刹那凝固了一般。

    铮!

    楚灵虚名震天下的月如玉像有灵性般由鞘内弹了出来,不知如何的,来到楚灵虚修长的指掌内。

    同一时刻,严公展似若由地底冒上来般,现身在楚灵虚身前丈许处,横空一拳击来。

    爆——

    严公展身后的浓雾瞬间炸裂,发出崩裂天地一般的声响。

    这一刻,他的速度竟然超过了音速,破开的空气发出剧烈的音爆,却被他远远甩在身后!

    兵家六征第一拳——“冲阵”!

    叮!

    同一时刻,楚灵虚的月如玉迎拳而至,毫无花俏地点在了严公展的拳锋之上。

    横江石下,四艘楼船上的二百高手,以及百里之外,十万观战之人,全都正全神贯注、目瞪口呆地看着横江石方向的天空中,如怒龙盘旋一般狂舞的云烟,惊叹声震耳欲聋,不能相信那是人为的力量。

    乌云密布之下的巨型岩石,急旋的云雾直通天地,放佛整个天空都成了狂吸而下的漏斗,骤然的电闪雷鸣,已不在天空,而是直接在人间,就在眼前崩开一般。

    隆!

    轰雷声远远传来,众人这才惊觉天地间已经陷入一片狂风暴雨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鹰王等人所在的楼船附近,江水之中突然迸射一道黑影,利箭一般直射船上。

    人影一闪,小鹰王展羽飞身而上,轻松将来物提在手中。

    一方锦盒。

    这是……

    群雄登时诧然。

    这等时刻,会是何人投来此物,居心何在?

    噗通!

    夜鹰直入水中,片晌后露出水面,连连摇头。

    展雄飞面色苍白,嘴唇颤抖。

    “我来打开!”

    叶清玄自告奋勇,一把夺了过去。

    熟悉机关埋伏的叶清玄稍一检查,便知晓这只是普通锦盒,连忙打开一看……

    啊!?

    盒中之物,令他目瞪口呆。

    啊呀!

    同时一声惨叫,却是身旁观瞧的小鹰王展羽……

    只见展羽一把将锦盒夺取,瞬间目赤欲裂,身躯不能控制的一软,接着几步窜到软坐在椅子上的父亲身旁,咆哮道“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距离最近的宁惠茹见到锦盒内之物,瞬间掩口。

    只见那用上好黄绸垫好的盒内,完完整整的便是一截女人的手指,上面还还戴着一枚戒指……

    玉指修长,戒红如翡。

    别人兴许不识得,但展羽却又如何不识?

    那不正是结婚周年之际,自己亲手送予爱妻的红雀舌宝戒么!

    展羽心思缜密,一见到这警告般的威胁,瞬间想到了那令父亲色变的鹰信,于是毫不迟疑地直接质问父亲。

    知晓此间出了大事,群雄纷纷侧目走来。

    宁惠茹知晓此事绝不可声张,连忙带领弟子,将群雄拦下此层。

    即便她心中火急火燎,也知道这事定是与武林大会有关,又涉及鹰王家人,外人实在没有任何话语之权。

    见到宁惠茹使来的眼色,叶清玄心中一沉,只身留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展羽悲泣咆哮。

    展雄飞摊开手掌,露出一张纸条,语气艰难地道“你们看吧。”

    展羽夺过来打开一看,上书——

    三月十二,京兆府邸被袭,少奶、幼主被劫!

    “我杀了这群混蛋!”展羽瞬间狂怒,起身便欲腾身而去。

    “拦住他!”展雄飞大喝一声,叶清玄连忙扯住展羽,急声道“人质在对方手里,你不要嫂子和侄儿命了?”

    展羽瞬间僵直,双眼迷离,六神无主。

    “鹰王……”叶清玄嗓子干涩,转头沉声道“家人要紧!不如休战!有此物在手,天下群雄面前,九龙宫难辞其咎,不敢造次。”

    “如果他们假托是魔门所为呢?”展雄飞语气低沉,面露狞色。

    展羽大怒,对着父亲不管不顾,道“此时此刻,怎会是魔门所为?我们不如直接杀过去……”

    啪!

    一记耳光,将展羽打得怔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