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416】卖得几钱

    面对这神秘的七杀,叶清玄亦颇感吃力。

    虽然他尚有余力,但很明显,那神秘的七杀也有所保留。

    七杀只是为了牵制自己,阻止自己袭杀竺无生或符遥中的任何一人。

    叶清玄使足了力气却一拳打在空处,满腔怒火完全发泄不出来。

    铮!

    剑气声鸣,叶清玄身形一闪消失,接着一剑突击,直刺七杀咽喉。

    宛如一朵黑色的彼岸花盛开,一团黑色的罡气在七杀身前绽放,叶清玄的一剑毫无花俏地刺在了花心之中。

    凌厉的剑气在黑色罡气中被快速消融完毕,哪怕是传说中的破魔神功,也不比寻常罡气坚韧多少。

    叶清玄眉头一皱,眉心处的佛印骤然放光,啵——

    叶清玄化为一道剑气,直透七杀身躯,而那七杀却在最后关头,砰然化为一缕黑烟,令叶清玄的攻击毫无效果,阴森诡异的笑声再次传来,黑烟滚滚凝聚,七杀重新显露身形。

    “叶少侠,切莫动怒哦,妄动杀机可是对修行有误,呵呵呵……”

    叶清玄左手双指微微一晃,却是一缕发丝缠绕在指端,冷哼一声,嘲讽道“我道七杀兄遁术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尔尔。”微微一嗅,神色大为古怪,“我道七杀兄是何等英雄豪杰,想不到竟用的是劣质香乳,嘁,你是没钱,还是不识货?”

    “你……放屁!”七杀骤然大怒,双手一按,背后七道黑漆漆的触手再次恶狠狠的攻来。

    但就在叶清玄准备应对的时候,飞舞而来的黑色触手,倏然间“啵”的一声,化为虚无,连带着七杀的气息也完全不见。

    叶清玄眉头一皱,接着暗自一叹,转头向一侧十丈多高大石上看去。

    姜断弦一袭白衣,外披浅灰大氅,山风卷起大氅在空中烈烈作响,他只轻弹剑柄,饶有兴致地看着下方的叶清玄。

    叶清玄左右看顾一眼,问道“走了?”

    “走了。”姜断弦望向远处大河,淡淡道“他们联手攻了我三百六十招,而我只出了九剑。第八剑时,二人联手之势被破,第九剑时,二人亡命而逃……可惜了,二人没有拼死的决心,所以被我唬住,若是他们肯拼着死掉一人,定能重伤我。”

    叶清玄苦笑摇头,以这二位自私自利的邪派作为,怎肯为了他人拼命。

    “你就是叶清玄?”

    人影一闪,姜断弦落至叶清玄身边不远。

    “正是。”

    叶清玄全身戒备,淡淡回答。

    姜断弦点了点头,也不多说话,径直向他走来。

    叶清玄一动不动,面带淡雅微笑。

    在他的神识中,放佛迎面而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从九天射落的天外神剑,带着无匹的锐气,刺激得他眉心发痛。

    这柄剑看似人畜无害,但在叶清玄的感觉中,仿佛随时都会一剑击来,令自己毙命。

    所以他时刻不敢怠慢,雄厚的神识倏忽间提升到极致,整个人的灵魂放佛瞬间从躯壳中飞了出来,来到头顶三尺之上,静静地看着下方的自己。

    这一刻,所有的情绪全部被移除,只剩下无声无色、无欲无求的躯壳。

    以如此超凡角度注视,姜断弦带给他的感觉,再没有神剑般的锐利锋芒了。

    就这样,二人看似随意地擦身而过,其实内中的凶险,比之前的决斗不弱分毫。

    姜断弦至此一句话都没说,叶清玄也凝立不动。

    姜断弦直直下山,大河岸边,“良龙”严公展亲自划着一艘小船前来迎接,同时他也看到了山腰上的叶清玄。

    待姜断弦上了小船,严公展划出去足有数十丈距离之后,终于忍不住好奇心,问道“大哥,你觉得叶清玄如何?”

    姜断弦微微一笑,答道“好,好,好!”

    说完又看向茫茫大河,至此全然不动分毫。

    严公展心中惊诧,自己这位兄长多少年来可从未如此高评价过一人,便是当年的“剑神”李慕禅,在他这里也不过得了一个“戏剑童子”的评语罢了。

    远处黎道天所在的五层楼船还在河心处等待,遥遥见到姜断弦的小船划来,立即升起大旗,牛角号和战鼓吹敲得震天响。

    严公展神色一僵,知晓这位兄长除了特殊事情,特别讨厌应对这些场面上的应酬,自己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黎道天不要搞这一套,想不到这位还是没有听进去。

    果不其然,眼见距离那五层楼船不足百丈距离,严公展亲自摇橹的小船,骤然间停在了河心之上,任凭他用力摇橹,但船只依旧在原地纹丝不动。

    严公展额头见汗,尴尬道“兄长,难得此次大胜,天下英雄又一直盼望见兄长一面,不如这次……”

    “不过蝼蚁……”姜断弦嘴角荡起一丝淡淡冷笑,转身一顿,身影如掠江孤鸿,呼吸间便消失在大河之上。

    日落西山,天地一片赤红。

    严公展无奈一叹,足下一点,整个人飞身跃过近百丈距离,直落船头。在他身后,那艘小船化为齑粉,融入河流之中。

    眼见严公展又是一人回来,久候的黎道天和李幕儒都是面面相觑。

    “姜大家终是不肯与我等相见吗?”黎道天问道。

    严公展冷冷瞥了他一眼,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武林盟主不是帮你处理私事的工具……”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船舱。

    黎道天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幕儒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黎道天的肩头,劝慰道“黎兄,北朝大势已去,便是九龙宫答应帮你,这天下大势又能如何呢?人心思稳,你这北朝王爷的宝座,不如你游龙帮帮主的位置稳当……”

    “我偏不信!”黎道天怒哼一声,森然道“凭我黎道天的本事,又有这等资本在手,难道一丁点的好处都换不来吗?”

    “好处虽然换不来……但可以卖啊!”李幕儒翻了个白眼,凑近他耳畔,轻声道“那就看你准备卖给谁,又准备卖多少钱了……信我一句,越早脱手,利益越大。”

    黎道天眼睛一亮,问道“那依李兄之见,我手里的这些东西,该卖给谁好呢?”

    李幕儒一指远端岸上的鹰旗,笑道“你自己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