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417】兵围真定

    五月。

    江南一派盛夏翠色。

    南朝大军在鹰王的指挥下,直搠冀州平原,一月时间连破八府,于六月前占据邢州府,冀州南部,三十六城望风而降。

    符遥屯兵真定府,修筑高城厚墙,城外建十二城寨,以为犄角,更设六大粮仓,北连东胡,东连瀛洲,做长期对抗之打算。

    江南白莲教猛攻扬州府,牵制朝廷兵力,“戟怪”刑傲天奋力反抗,在东海听潮阁支援之下,勉力维持城池不失。

    “龙王”于破海率领水师夺取大名府后,一路顺着大河东去,同样用了一月时间,扫荡了齐州西部,另有东海听潮阁的海上舰队配合,从登州府登陆,二军会师于青州府,整个齐州纳于南朝统治之下。

    六月初,北朝迁都北上,先入延安府,未及半月,再次迁都太原府,而后又北上大同府。

    北朝政权最后被压缩至以太原府和大同府为核心的冀西北,领土仅限于十二州府,朝中大臣每日人心惶惶,南投之人不胜枚举,眼见南朝大军压进,最终皇甫泰信拜纳兰成吉为假父,借得胡骑十万,方才稳住朝中局势。

    至此,北朝政权成了东胡南下的基地,中原人心尽失,只能勉强维持。

    金鹰回归大草原之后,在耶律牙海的支持下,举兵反狄,并趁着北狄与东胡战况激烈之际,直插北狄狼庭,俘虏北狄狼主以下各色王十二人,就连北狄狼主的两个幼子都被俘虏。

    原本倾巢而出的北狄狼主,无奈回兵,与金鹰决战,可惜部众家眷被掳,无心恋战,故而大败。

    无奈之下,北狄狼主率领绝对忠诚的十万金狼卫逃亡漠北,休养生息。

    金鹰占据漠南狼庭,改名阿史那伊利,号“金鹰可汗”,展蓝色狼旗,北狄三十六姓部众,争相投奔,数月间便得三十万控弦之士。

    只是东有东胡,北有北狄,内部还有不服统御的各大部落,故而金鹰还无力南下,只能暂且休养生息。

    六月二十,南朝北渡,迁都洛都。

    帝言天下当为天下人之天下,而不为一家一姓之天下。

    故改国号“皇甫”为“夏”,年号“昭武”。

    七月一日,大夏王朝祭天,拜将。

    昭武帝以江水寒为相,展雄飞为大将军,于破海为车骑将军,银鹰为征东将军,余下文臣武将各封三百余人,征调三路大军,于秋后讨伐叛逆。

    七月十日,“鹰王”命子“小鹰王”展羽突袭冀北,一人三骑,携带七日粮草,绕过三个州县,强渡滋水,直插真定府城下。

    此时正值冀北平原秋收时节,“小鹰王”展羽一把火焚烧太平道四大粮仓,毁粮草几十万石,符遥闻之呕血三升,太平道人形大乱,鹰王趁机大举进军,十日克十城,在胡骑援兵未至之际,十万大军围困真定府。新81更新最快电脑端:

    纳兰成吉令东胡与北朝大军连日救援,不想反中鹰王“围魏救赵”之计,于半途夜袭联军大营,斩杀纳兰成吉之子纳兰元硕,破胡骑五万精骑,夜战三万首级,太平道援军为之断绝。

    符遥紧闭城门,以十二城寨为依托,拼死顽抗。

    时,七月二十二。

    真定府城内最大粮仓突发大火,火势延绵至马所、府衙多处,城中顿时大乱。

    “快,快救火!”

    寒霜道人如今名副其实地面罩寒霜,五缕长须气得几乎翘了起来,手中拂尘被他一把甩飞,接连施掌,股股寒风凝成冰雪,使劲地往烈焰涛涛的谷仓中吹去。

    可惜任凭他功力惊人,也仅仅能够稍稍压制一些火势的增长,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将烧透了仓顶的火焰熄灭。

    轰,轰轰!

    一道道剑气从旁边屋舍中传出,大批的房屋直接被破坏倒塌,不一会的功夫便人为制造出一圈防火带,控制住粮仓的火势,避免向更远范围传播。

    冷月道姑在一道锐风中现身,极窄的眉宇让紧蹙之下的眉毛变成了一条,冲着身旁不远的寒霜道人冷声道“今天城内数处起火,肯定有高手潜入城中,天师已经派出护法队,侦缉敌方密探,你我要保存实力,准备迎接恶战。”

    寒霜道人脸色铁青,五缕长须微微挂霜,放佛冻死的死尸,阴声道“贼人可恶,抓到后我定要以严刑惩处,让其疼上七日七夜,后悔爹妈生他人世一遭,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寒霜道人话音刚落,身后不远处冷哼一声“有点意思,这想法似乎与在下有些相同,只是不知道你我之间,谁会得偿所望……”

    此言一出,四周太平道的人马齐声惊呼,纷纷避让之际,显出一条空道,能让所有人直接看到人群后走廊上的身影。

    来人一声宝蓝色间白的武士衫,年纪不过二十五六,怀抱宝剑,斜斜依靠在走廊的庭柱之上,目光幽冷地盯着寒霜和冷月二人。

    寒霜道人面色阴冷,而来人的目光却更加幽冷。

    寒霜道人与对方对视一处,心头不由得一颤,忍不住冷声喝问“你是什么人?”

    “蜀山,燕绝翎。”来人不带任何情感地冷冷答复。

    “还有洒家!”一声咆哮从粮仓的烈焰中传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无匹如烈焰般的金黄两色罡气,缓缓从烈火中漫步而出,手中一根硕大的方便铲,与他壮硕的身形相得益彰,放佛金刚再世一般,“如花在此,为二位檀越超度转生。”

    二人一报名号,在场所有人都是浑身一哆嗦,寒霜道人和冷月道姑更是心中大骇,想不到竟是这等年轻一代中的绝顶高手现身,虽然二人对来人的武功并不恐惧,但这两人与叶清玄、甚至南朝的昭武帝都能称兄道弟,他们能够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意味着叶清玄这样的高手也潜伏在侧,等待对他们发起致命一击!新八一首发

    寒霜冷月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心底的惊惧,但同时二人也一起确定——

    军心不可失!

    如果他们这些太平道的头领都露出恐惧的行为,那么底下的军心一定瞬间崩溃,这场仗就不用打了,直接认输才比较妥当。

    “呔!”寒霜道人一振手中拂尘,森然道“大和尚口出狂言,以为真定府内的二十万大军是摆设不成?且看今天尔等是否还有机会逃出生天!众弟子,给我上!”

    杀——

    话音一落,周遭数百太平道狂热信徒,一窝蜂般的冲杀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