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499】他乡相逢

    “大威天德圣王——大吴皇帝陛下驾到!”随着外间的一声高喝,已经成了猪妖般的霍尔顿被四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抬进了小楼。

    听着楼梯嘎吱嘎吱的响声,叶清玄真怕一个坚持不住,整栋小楼都被压塌了下去。

    “虞圣叹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等霍尔顿等人到近前,虞圣叹便带着南宫长生和叶清玄便跪倒在地,迎接这位南方大吴政权名义上的主子。

    “起来吧,都是自家人,何必客气。”霍尔顿说话都喘着粗气,但见到虞圣叹之时,却在脸上硬挤出一副笑容,遥遥一摆手,一股拖力就将三人还未来得及落地的身子给抬了起来。

    叶清玄眉头微皱,这位大吴的皇帝看上去比以前更胖了,但功力也更见强悍。

    显然这位大吴皇帝也不是个自甘为傀儡的蠢货。

    大吴政权的权力架构极为复杂,虽然依托邪教白莲而成国,偏偏又搞了世俗的那一出一个皇帝。

    既没有搞,也没有独尊皇权。

    正如他们政权体制学习的大西藩国那样,教权和皇权早晚会发生冲突。

    霍尔顿能够崇信虞圣叹,不仅仅是为了贪恋美色,很大程度上还是为了培养跟自己一条心皇亲国戚,增加与教权竞争的砝码。

    想明白这一点,霍尔顿能够纵容虞圣叹与自己亲儿子争宠,也就可以理解了。

    霍尔顿扶着自己耷拉到膝盖的大肚子,看着叶清玄的眯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笑容可亲地问道“虞爱卿,想必这位就是你提及的华佗华神医了吧?”

    “正是。”虞圣叹答道。

    “草民华佗见过皇帝陛下。”叶清玄上前一礼。

    虞圣叹连忙笑道“哎呀呀,华先生乃是陛下的太医院大学士,哪里还是草民,该称臣。”

    霍尔顿哈哈大笑,摆手道“务须多礼。华先生世外高人做派,称臣就有些羞辱先生了。你我之间,当以江湖身份论处,我便称你一声华兄吧。”

    “诶,微臣不敢。”叶清玄有病才会跟他称兄道弟。

    霍尔顿满意大笑,他敢称呼叶清玄为“华兄”,叶清玄却不能称呼他为“霍老弟”。

    “华先生,我虞爱妃病况如何?”霍尔顿问道。

    虞圣叹连忙将叶清玄的诊断说了一遍。

    听到虞贵妃身旁有人暗算,霍尔顿眉头大皱,杀气顿时飙升。

    “陛下息怒,下官当有办法将此人搜查出来,问个水落石出。”虞圣叹连忙压低声线说道。

    “还查什么?”霍尔顿冷冷一笑,“既然身边人有问题,那还等什么一一排查,来人啊,将虞贵妃身边之人,系数浸入粪坑中溺死,不得收尸……”

    叶清玄听得目瞪口呆,而虞圣叹和南宫长生放佛早已知晓是这个结果一般,不动声色地默许了下来。

    哎呀我去……

    霍尔顿这货不但狠毒,口味还挺重啊!

    十余名白莲教的高手纷涌进了虞贵妃的寝榻,不一会便拖着里面数名宫女太监向外离去,任凭那些宫女太监如何哭嚎,霍尔顿只是挑着指甲里的赃物,毫不在意。

    待小楼为之一空,霍尔顿才叹了口气,“传我旨意,命白莲密使寻找周正学与宗轩二人,我当以重金求此二闲出山,就算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

    “遵命。”旨意之下,自有属下领命而去。

    霍尔顿缓步进了床榻,摸了摸虞贵妃的粉脸,沉声道“华神医……”

    “微臣在。”

    “我虞美人便交予神医诊治了。只不过无论是周正学还是宗轩,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找到的人物,不知先生可有备选方案?”

    叶清玄连忙道“这……若是根治,必须有此二物,但若是延缓病症,微臣还是有些手段,可以一试。”

    “那便交给爱卿了。”霍尔顿长身而起,沉声道“华神医为贵妃治病,不能分心,我看从今日起便留在宫内吧,南宫爱卿,虞大人,若无特殊事情,便不要打扰华神医了。”

    南宫长生与虞圣叹面面相觑,不敢忤逆,只能拱手告退,同时朝着叶清玄连连眨眼,让他切莫惹怒霍尔顿。

    我靠!?

    这是要软禁我吗?

    叶清玄不由得心中冷笑,就你个肥头大耳的胖子,也想威胁我?

    “既然陛下要求,微臣便留在宫中吧。”叶清玄深拱一礼,答应下来。

    “来人!”霍尔顿有些困乏地挥了挥手,“待华神医下去休息。”

    两名宫女上前,为叶清玄带路离去。

    “华神医……”没走两步,叶清玄又被霍尔顿喊住,“我儿霍霆玉身体也有些不适,还请帮着诊治一二。”

    “遵旨。”叶清玄领命离去。

    霍尔顿说是小王子有病,待叶清玄问过之后,才知道不但是小王子,还有后宫几位平日里受宠的嫔妃全都抱病在床,只不过病症七七八八,虽然没有姓名之忧,却是无法在御前争宠。

    尤其有几位貌美的嫔妃,身上更有糜烂之创,不但自己痛苦不堪,身上异味还极为恼人。

    叶清玄只用了半日时间,就诊断出这些嫔妃几乎无一例外,全部中的是蛊虫之毒,只是下蛊的位置不一,表现出来的状态也各不一样。

    叶清玄心中明了,这些人定然都是卷入宫中争宠的倒霉蛋,被涅罗那个混蛋下蛊整治,就算最后有机会治好,恐怕身上也会留下疤痕,失宠成了必然。

    可看了这些之后,叶清玄心中反而更加疑惑……

    为什么其他嫔妃只是中了蛊毒,而独独虞贵妃是受了“大雷音破天丸”的戕害呢?

    唉,这宫中相争,想想就觉得头疼,还是不理为妙。

    找准了小王子和极为嫔妃的下蛊位置,叶清玄或是施以银针挑出蛊虫,或是以药物杀死,位置凶险的,就已药引勾引蛊虫离体,不过一两日光景,就把后宫大大小小二十多名嫔妃和王子全部医治,神医之名更加响亮。

    这一日,叶清玄刚刚为虞贵妃施针完毕,延缓她发病的时间,回到自己在后宫居住的小楼,面对明月高悬,他推窗而坐,不点烛火,任凭明亮的月光照入房间,独享这清幽时光。

    一个冷清的身影飘然而至,落在窗外不远处的院墙之上,冷冷看着叶清玄。

    “你来了?”叶清玄淡淡一叹,“你跟了我两日一夜,今晚终于来了。”

    宗轩目光直直地盯着叶清玄,最后叹息一声,“我说天下之大,怎会突然钻出个华神医,原来那个妙手回春的人,果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