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500】秉烛夜谈

    “正要找你。”叶清玄感觉极其复杂,不知道对宗轩这个人到底是仇恨多一点,还是友谊多一点。

    虽然早就知晓此人心术不正,但无数次并肩战斗的经历,却让叶清玄真正见到宗轩的时候,难以确定到底该如何抉择。

    宗轩沉默片刻,“国泰兄……尚还安好?”

    为了成就饕餮神功,宗轩吸干了叶清玄大哥万国泰的罡气。

    “除了不能运功之外,一切安好。”叶清玄实话实说道“抛却了江湖事,现在我家大哥反倒开心的很,每日里练练养生拳法,逗弄一群女儿,倒也自安得乐。”

    “霸刀前辈……安好?”宗轩又问。

    得到“霸刀”申屠镇岳的霸刀刀法,虽然没有师徒的名义,却有师徒之实。

    “很好。”叶清玄又答道“每日与小贤孙嬉闹,十足一个老顽童。若非知晓其霸刀的过往,还以为只是乡间老叟,和蔼富家翁。”

    “这是好事。”宗轩道。

    “是好事。”叶清玄道。

    宗轩抚摸着掌中去了红缨的爱刀,露出深邃的眼神,淡淡道“我还有几件事没有做,现在不能跟你走,等我做完了,咱们之间的账,再算不迟。”

    叶清玄知晓对方误会,连忙道“找你不是此事。而是另有所求。”

    “你,求我?”宗轩眼睛一亮。

    “是的。”叶清玄郑重点头。

    “说说看,也许我们之间可以做笔交易。”宗轩瞬间恢复了光彩,犹如一柄邪异的刀。

    烛光暗淡,叶清玄灯下详述,宗轩听得脸色阴晴不定。

    等到事了,宗轩深吸一口气,坚定地道“我可以帮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帮我治好一个人的眼睛。”

    叶清玄惊异地看着宗轩,不知道什么人可以让他如此付出,竟然答应了自己如此危险之事。

    但稍一转念,突然想起万国泰描述的跟在宗轩身旁的那个小男孩,顿时心中明了。

    “为了你儿子?”叶清玄疑惑道。

    “不关你事。”宗轩握紧了刀柄,“而且你也不许在他面前提及我的身份……”

    “为什么?”叶清玄诧异,难道这么长时间以来,宗轩还没有跟他父子相认?

    “我说了。不关你事。”宗轩瞪着叶清玄,一双眼睛放佛再说,再提此事,我立即便走。

    叶清玄无奈一叹,淡淡道“明早把孩子带来,我看看……”

    宗轩起身,冲着叶清玄微微一笑,冷声道“你不是说大吴朝廷正在找我吗?好得很,明天一早我便递上名帖,说不定还能在这大吴朝廷里谋个一官半职。”

    同样的灯火阑珊处下,虞圣叹看着不断闪耀的烛火,陷入了沉思。

    莲步轻盈,卓惠梵挑着一盏宫灯,缓步走来。

    “姐姐还没睡么?”虞圣叹连忙起身,施礼道。

    卓惠梵将宫灯放在八仙桌之上,揉了揉眉骨,幽幽道“睡不着。一躺下便疼得受不了。”

    虞圣叹为她倒了一杯花茶,道“新移植的眼睛就是如此,等到运功打通穴脉,疼痛也就会消失了。您的凤目千寻练得不如意吗?”

    “终究是比不上从小练功的双眼,现在不过肉眼凡胎,再无任何特异之处了。”卓惠梵轻叹一声,望了一眼宫闱,柔声道“本以为姐姐在外卖命,你们姐弟一辈子都不用蹚这趟浑水,想不到,姐姐无能,最后还是连累了你们姐弟。”

    “姐姐说的哪里话。”虞圣叹叹息一声,道“毕竟一母同胞,姐姐虽然年长我们姐弟许多,但我们又怎能坐视姐姐一人在外受苦……”

    卓惠梵难得露出柔弱一面,指尖拨弄着茶杯,缓缓问道“你们找的那个华佗,到底本事如何?可有治疗妹妹的伤势?”

    虞圣叹摇头道“且看他手段吧。只是他的要求实在太过难办,竟然要拿十大奇毒中的两种如药,若非束手无策,我都怀疑他是故意设置障碍,推脱为我们办事。”

    “侧面打听过此人吗?”卓惠梵道。

    “打听过。南宫长生以身家性命作保,不会有问题。”虞圣叹道“以南宫老儿的怕死程度,轻易不会这般认真。只是每当我看到二姐的伤势,看到霍尔顿那个奸贼,我都恨不得立即将他千刀万剐,方泄心头之恨。”

    提及霍尔顿,卓惠梵更是咬牙切齿,恨声道“天下男人以此人最为忘恩负义,不但贪恋妹妹美色,竟还偷偷以‘大雷音破天丸’喂给妹妹,每次达到内力临界点,便以采补之术将妹妹体内罡气吸收殆尽,任凭妹妹全身经脉郁结,他却独享罡气,武功突飞猛进……真是混蛋。”

    “最可气的他还装作无辜,将知悉内情的宫女太监全数杀死,杀人灭口,心肠之歹毒,令人发指。”虞圣叹狠狠一拍桌子,“只要妹妹此次无事,便是我们动手之时。这大吴天下,当是我们圣门血脉才能继承的。”

    “别忘了霍霆尊。”卓惠梵冷声道“怕就怕此人狗急跳墙,对华神医不利。”

    “他身边论高手,不就还剩个阮波求么!”虞圣叹冷冷一笑,“日夜不停地保护他都离不开身,岂敢派出来对付华神医?”

    卓惠梵皱眉道“可你别忘了,他身边还有一个万俟独明!”

    “就那个废物?”虞圣叹不禁撇嘴,“他有什么本事?”

    “万俟独明没有本事,但你别忘了有个人的关系,与他匪浅……”卓惠梵冷冷说道。

    “你是说……”虞圣叹身躯一抖,终于想起那个本应出现,却一直隐藏不露的人物。

    “没错。”卓惠梵叹了口气,道“圣门元老,只剩下这么一位了,哼哼,青华帝君,连儿子死了都没出现。她若是要想在大吴朝廷有所作为,必须寻找一个地位稳固的盟友。竺无生一向对朝堂不敢兴趣,而她肯定找过万俟独明……”

    “不好!”虞圣叹一跃而起,“如此说来,华佗华神医现在危险了。”

    卓惠梵玉手轻轻一按虞圣叹肩膀,淡淡道“不要急,我早就派邢无畏过去了。虽然不是青华对手,但也可保华佗一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