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068】宫殿之下

    邱冰娥落地之后连退数步,旁边一人伸手一揽,才将她的颓势止住。..

    人影一闪,却是凌云宫的“天元散人”葛元照。

    百里无及嘿然一笑,道:“呦呵,两个叛徒凑一块了,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邱冰娥脸色苍白,好不容易调匀气息,此时方才还口道:“老贼头果然不是省油灯。不是我等背叛师门,只是他们看不懂天时,不懂得顺天行事。尔等做出此等逆天之举,与天下为敌,你以为还能猖狂几日?”

    “说得好!”葛元照冷哼一声,高声道:“百里无及,今日你敢当着天下英雄的面前行那不义之举,我等绝不饶你!大家一起上!百里无及就算再厉害,还能斗得过天下吗?”

    一声暴喝,周围顿时有超过十余名绝世高手扑了上去。

    那葛元照和邱冰娥同样不甘落后,两把长剑耀出超强光辉,合力向着百里无及攻去。

    迎面一股狂暴莫测的狂劲,漫天往他卷来,即便他护身罡气足够强悍,但也吹得他胡须飞扬,衣襟紧紧贴在了身上。

    百里无及暗呼一声厉害,即便以他天绝高手的实力,也绝不敢同时撼动这么多归虚境高手的联手一击,手掌一按房梁,施展天下独步的轻功,瞬间甩开所有攻击,绕到侧面,再准备向敌人实施攻击。

    突然间,头顶上屋顶轰然一声,一把长剑破开屋顶,直奔百里无及杀来。最让他感到骇然的是对方的剑气竟然凌厉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细碎的剑气破过护身罡气直接攻击到身体之上。还好他的【五龙盛神诀】足够玄妙。挡下了这些细碎了攻击,不过依然压迫得他双眼难以视物,勉强观瞧之下,也只是对方剑上暴起的强光,至于对手的面容却是难以看清。

    百里无及大吃一惊,不晓得是谁如此厉害,手下不停,从怀中掏出那把九品匕首。闪电向着对方长剑点出。

    剑风呼啸,百里无及眼前暴起一片紫光,宛如游龙般的剑气蜿蜒而至,竟是绕着他的手臂,直向咽喉刺来。

    百里无及惊呼出声,身子一旋,手中匕首划出惊人气劲的圆圈,却是自己一直不怎么使用的【猛兽转圆刀】。

    强劲的刀气顿时逆时针地荡起一片螺旋气劲,与缠绕而上的紫色剑气拼击到一起,爆裂的气劲和火花之中。紫色的剑气被刀气荡开一个缝隙,百里无及立即瞅准机会。脱身而出。

    对方剑法凌厉无匹,竟然在一瞬间便占据了优势,让准备不及的百里无及差点吃了大亏。

    蓦地灵光一闪,百里无及大喝道:“哈哈哈,想不到竟是卓阁主亲自出手,老朋友见面,不拉拉关系,怎么一出手就要老朽的性命!?”

    对方冷哼一声道:“一如既往的油嘴滑舌,早就想割了你的舌头!”

    紫色剑气的嗤嗤声不绝于耳,百里无及勉力再挡了对方十几剑,终给对方逼迫得连连后退,倒真不是对方比他高明出多少,实在是那紫煌剑凌厉难以抵挡,只是短暂的几次交锋,百里无及手中的那把极品匕首便已经爆成了碎片。

    百里无及硬挡对方一剑,剑气袭体,让他呼吸困难,脚下一扭,猛地闪往一旁,同一时间,这边却是有人算到了这一步,掌风压体而来,印往后背。

    若给对方印实此掌,百里无及五脏六腑休想有一分仍是完整。

    这几下交接都在电光石火的高速里进行,此时玄化真人正压迫着仙龙老祖奋力攻击,并未注意到这边百里无及遇到的险境。

    “章丘太炎!?”

    对方掌力袭体,百里无及终于分辨出对方的身份,惊呼之下同为天绝高手的章丘太炎朗声笑道:“百里兄一向可好,容小弟送你归西如何?”

    说话间,章丘太炎的一掌已经压在了百里无及的护身罡气之上,下面便是劲力倾吐,轰破罡气,印在其身上。

    卓惠梵、章丘太炎这两人,多年来一直是白道武林的领军人物,声势仅次于无念禅师和林南轩两人,岂是易与,甫一交手,百里无及即节节失利。

    但盛名之下无虚士,他章丘太炎能悄无声息地埋伏一下百里无及,但百里无及又怎是那束手就擒的窝囊之辈呢?

    章丘太炎闷哼一声,掌劲猛吐。

    百里无及身体如同泥鳅一般的奇异一扭,章丘太炎的一掌顿时失去了准星!全部的掌力在轰在百里无及身上之前,就像是水流冲击在了圆石之上,力道猛地扩散开来,从其身体周围溢了过去。

    就像是抓泥鳅一样,用的力道越大,那泥鳅便脱出的越快!

    百里无及哈哈一笑,借对方掌力催送,展开绝世身法,竟贴着地面横飞开去。

    卓惠梵怒叱一声,紫煌剑再次如匹练般袭来,冷不防旁边一掌横空击来,霹雳般的剑芒顿时被掌风压制,接着破碎开来,而那道掌风毫不停留,继续压下,卓惠梵和章丘太炎都是躲闪不及,只好同时出力抗衡……

    轰!

    一声巨响,卓惠梵和章丘太炎同时被震得向后飞退,而卓惠梵定睛一看来袭者,不由得惊呼出声道:“白玉楼,是你!?你没有死!?”

    **********

    外面的战况虽然激烈,但此时叶清玄等人来到的殿堂却是宁静异常,甚至听不到声音。

    顺着喧闹的大殿,叶清玄带着姜斐然和方朝雪,竟是已经摸到了停放皇帝尸体的宫殿,而寻来寻去,却只找到通往地下的通路,想来皇甫敬德的尸体便是在这里。

    地上温度过高,放置在地下也是正常。

    除了没有日光透入,要靠灯火燃照外,这厅堂便若大富之家的厅堂。

    一路走来,没有一兵一卒,这里的通气设备非常完善,叶清玄三人没有丝毫气闷的感觉。

    厅堂的一面墙壁没有任何墙饰家俱,只有一道大铁门。

    重逾三十万斤的巨大铁门。

    方朝雪看着那几乎顶到了天花板的巨大铁门,喃喃道:“这可如何是好,这门如此厚重,就算咱们手中有神兵‘青霜’在手,要破开这个大门也得花费不少时间吧,这样又如何能不惊动敌人呢?怪不得这里没有一个守卫,实在是压根就不用任何守卫了。”

    姜斐然脸色铁青,敲了敲铁壁,肃容道:“原本的计划中,这里可没有这道铁门,向来是最近凤仪阁的人安装上去的,想必也花了不少人力。”

    姜斐然想了想,接着呛啷一声拔出神剑“青霜”,冷言道:“夜长梦多,不管了,大家躲开,让我将铁门破开!”

    说完挺剑就要刺出,不料旁边一只大手伸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叶清玄笑道:“仙子不必着急,这种力气活还是让我们男人来干吧!”

    姜斐然一愣,终于想起这叶清玄已经是归虚境的实力,打开这道大门不在话下。

    “如此也好!”

    姜斐然将“青霜”一递,交给叶清玄。

    叶清玄嘿嘿一笑,却是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脖子,晃荡着肩膀说道:“这玩意儿用着不顺手,我还是用点蠢力气吧……”

    说完之后,叶清玄双腿一分,比肩略宽,双掌压在了铁门之上,压了压掌,试了试力道。

    旁边的方朝雪看得双眼发直,惊呼道:“你这是,是是……你该不会是要推开大门吧?这是人力能办到的么?”

    姜斐然也是呆愣愣的不知如何说话,她的确听说过这叶清玄神力惊人,天下无双,但从来没见过他用这蛮力,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把握,若是换来如花和尚,她心里多少还有点底气,但换成叶清玄……

    能行么?

    “别看不起人,姐们后退点,别被我的罡气跟伤到!”

    话到此处,叶清玄双臂猛地一沉,丹田中一股力道爆炸般地扩散至全身,力量从地而起,通过腰身脊柱,直达双掌!

    轰!

    除了原本的肉身力量,叶清玄也燃起罡气,助长整体力量的提升。

    在二女不能置信的目光下,那高有七八丈,重逾三十万斤的生铁大门,竟然硬生生地被叶清玄给推了开来。

    只是一个小小的门缝,那道大门里面便射出耀眼的豪光,珠光宝气,晃得人眼生疼。

    当叶清玄双臂用力,将那道大门推开一个可过一人的通道之时,二女的惊呼声再次响起,但主角已经从叶清玄身上,转移到了铁门内的世界中去。

    这是一个比大殿小了一半,但依旧宏伟的大厅。

    当中一个巨大的床铺竟然通体以黄金打造而成,各处又镶嵌着象牙、宝石等物,显得此地如此的金碧辉煌。

    床铺之上,正是当朝皇帝“皇甫敬德”的遗体,那皇甫敬德脸色如常,看上去便像是入睡了一般,只是毫无声息。

    而应当是空无一人的床边,此时竟然有一个身影静静地坐在那里,目光定在皇甫敬德的脸上,一动不动。

    那是一个男人的背影,一个寂然不动,但背影却令人高山仰止的男人,一个看不见容貌,但气度却让人心折的男人。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榻上的皇甫敬德,情景极度诡异。(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