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077】月色朦胧

    叶清玄哈哈一笑,缓缓道:“爱情这个东西,每个人的感受都不一样。它只能体味,没法理解。”

    侯亭耸了耸肩,淡然道:“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思想境界,对于我来说,只要有冲动,就可以要了这个女人,当然要对方同意,若是时间一过,大家都觉得在一起不舒服,那就离开好了。”

    叶清玄压抑地看了侯亭一眼,奇道:“侯大哥也有两情相悦的红颜知己?那有机会我可要好好见识见识了……”

    侯亭先是脸一红,接着嘿嘿一笑,道:“那是当然了。想当年你侯大哥我也是风流倜傥的英俊小生,喜欢我的美貌姑娘那是排满了一条街,只可惜后来有了些误会……”

    叶清玄一愣,“胡吃海喝,你长胖了?”

    “放屁,我的女人岂是如此庸俗?”侯亭怒不可遏,接着一声叹息,放佛想到了某件不开心的事,摇头苦笑道:“你这小子鬼鬼道道的,差点被你绕进去……”

    “不过是好奇哪个女人这么敢于牺牲罢了。”叶清玄撇了撇嘴,接着心思一转,突然问道:“侯大哥还没告诉我,今晚的彻夜难眠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还不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么?”侯亭洒然一笑,坐在了叶清玄一旁的躺椅上,舔着大肚子,将那张藤椅压得吱呀作响,声音却是凝重道:“你曾经也怀疑过发布信息的人吧?因为对方是无念禅师,所以摆脱了嫌疑,又因为妙秀的出现,坐实了无念是消息的来源之处……但不知为何,我的心中还是有一丝丝忐忑不安,总觉得事情背后没有那么简单。”

    “你有证据?”

    “直觉。”

    叶清玄皱眉,久久无语。

    没有人能仅凭直觉便怀疑一个人,尤其对方是白道第一大派的掌门,又是如今武林中硕果仅存的几位白道大宗师之一。

    有无念在,便是毗魔逆天都不敢造次。

    “你忘了。我是杀手……”侯亭面容一沉,正容道:“我相信我的直觉……虽然,我也不认为无念禅师会参与其中,但万一他也是被人利用呢?否则以宁中流的身份,为何不发布武林贴,号召天下英雄,一起对付魔门呢?结果却是把消息给了无念,再告诉孙坤……你不觉得有些……多余吗?”

    看了一眼月色西沉的夜空,叶清玄突然一笑,道:“你看那月亮,漂亮得如同一个大银盘,可是谁能知道,真正的月亮上,又黑又冷,一点光都没有,不过是反射别的光芒罢了……”

    侯亭皱眉。“你这小子又打的什么机锋?月亮不发光,又哪来的月光?你不要扯来扯去,我就问你,你觉得可疑不可疑?”

    叶清玄微微一笑,道:“就算可疑,但你想怎么做?”

    侯亭一愣,思量片刻之后,摇头道:“不知道。总不能去质问无念或是宁中流吧……”

    “既然没办法,那就静观其变吧。”

    一抹淡云扬起,令这月色更加朦胧。

    夜色渐暗。

    叶清玄抬头观望,呢喃道:“有时候,人们总觉得是乌云挡住了月亮,但实际上,真正让我们长时间看不到月亮的,是太阳。”

    侯亭挠着后脑勺,呆愣愣地看着叶清玄,只觉得这个神神叨叨的青年,身上自带发光,比大禅寺的无念禅师还会打哑谜。

    侯亭最后下了判断。“你不去当神棍,委实有些屈才。”

    叶清玄的眼神变得朦胧,如同被那片薄薄云彩挡住的月光,手中一捏,一个纸团化为灰烬,随着晚风中的花瓣,辗转为尘。

    **********

    侯亭来之前的三刻钟。

    还来过另外一个人,留下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有一句话,这句话只有四个字——

    小心无念!

    这句话足以搅动整个江湖,但最先一个,就是把叶清玄给干懵逼了!

    他有十足的理由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假,但送信人的身份却让他更倾向于信任这个消息……

    夺天七兽的“煞鹏”。

    这个把自己弄得像个爷们的奇女子,已经追随季广岚隐匿了数年之久了,就连征伐玉皇顶都没有现身。

    更令叶清玄一直无法理解的,就是当玉皇顶一战之后,天下大势明显是白道获胜,不知道为何,季广岚那个老狐狸反而藏得更深了。

    再加上师父最近的古怪举动,叶清玄的脑子不是一般的混乱。

    可是再混乱,叶清玄也相信,这个世上哪怕所有的人都会背叛自己,但是自己的爱人、师父、还有老狐狸,绝对不会背叛自己。

    对他们,叶清玄选择无条件相信。

    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既然无念禅师有问题,那妙秀和尚呢?

    带着一脑袋的疑惑,叶清玄独自在小楼上,思索不休。

    而侯亭出现后,说出的怀疑,只不过让他分外有感而发罢了。

    发觉自己的怀疑,也只不过是让另一个人跟着自己一起闹心之后,侯亭叹了口气,下楼把自己的家伙什摆出来,决定给每个睡不着觉的夜猫子弄一碗馄饨。

    两碗香喷喷的馄饨摆上小桌,当侯亭回头拿点香菜的功夫,再抬头时,两碗馄饨便都有了主人。

    “什么情况?”侯亭呆愣愣地看着来人,又看了看一脸尴尬的叶清玄。

    就在侯亭的对面,此时正端坐着一位风华绝代的美女,年纪看上去绝不到三旬,但眼神中却是饱含风霜,凤眉入鬓,一对凤目更是彩光连连,一眼望去,便令所有男人怦然心动,哪怕对方此时穿的是男子的长袍,也不减丝毫艳色。

    叶清玄已经有点手脚无措了。

    侯亭看着暗笑,这位该不会是抓着叶小子的痛脚了吧,竟让他如此畏惧,莫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情史?

    撇了撇嘴,侯亭笑问道:“这位大姑娘,夜半三更的时候来串门,你也不怕家里人担心?是不是这里有你相见的情郎啊?”

    叶清玄脸色陡然色变。

    侯亭正诧异时,对面的“女子”用阴沉的声音,淡淡道:“就凭你这‘姑娘’二字,我便有理由把你剁碎了做包子……不过念你这碗馄饨做的不错的情分上,就饶你一次。留下一只眼睛吧!”

    啊!?男的?

    侯亭脸色一怔,接着瞬间想到了一个人,冷汗“唰”的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