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203】诡秘金棺

    金棺。

    被安稳的放在大堂正中,只有普通棺木的一半大小,通体黄金打造,雕刻诡异花纹,沉重异常。

    除了金棺之外,四周还插了四面招魂幡,巨大的一个“奠”字挂在明堂正中,将这里映得鬼气森森,放佛灵堂一般。

    所有下人议论纷纷,都是一脸惊惧,外加迷惑不已。

    王府的这间大堂,日夜有人打扫,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这么个东西,真是古怪。

    “散了散了,没事就爱瞎凑热闹。”正议论时,王府的二总管咋咋唬唬的走了过来,颐指气使地道:“王爷府里正招待贵客,这东西太晦气,先挪到一边,派人好好看管起来,岂能放在这里?”

    说完召唤几个亲随就要上前动手挪动。

    有懂规矩的下人连忙劝道:“二管家,这东西邪门,老管家严令不许有人上前,已经去通知王爷了……”

    二管家冷哼一声,道:“正因为这东西邪门,才不能放在大堂。你们少在这看热闹,做好自己的事。来人,给我搬!”

    说完一挥手,四个大汉抬着木杆和绳索上前,就把金棺绑了起来,但同时用力的时候,四人齐声轻哼,俱都软在地上。

    那二管家“嘿”了一声,怒道:“你们这群懒货,平时吃的不少,到卖力气的时候就跟我装怂,都给我起来。”

    说着上前就踢了四人几脚,那四人不但一动不动,二管家同样觉得鼻子发痒,用手一摸,却是好大一堆血迹。

    啊!?

    二管家惊惧地吼了一声,接着便七窍同时流血,浑身力量流失,再看地上的四个大汉,也俱都是七窍流血而死。

    二管家转身朝外走了三步,便已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周遭仆人一片惊悚尖叫,现场登时乱成一团。

    就在这时,一阵衣袂破空之声传来,数个身影从天而降,直达明堂之前,为首之人正是满脸怒容的逍遥王。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老管家扫了眼现场,急切问道。

    众仆人将事情始末一说,老管家气得跺脚,怒道:“王植这个夯货,竟然为了抢功做出如此蠢事……所有人退后,没有老王爷的命令,谁都不能踏前一步。”

    逍遥王冷冷扫过堂中惨况,面色阴晴不定。

    曹阁老和孙坤一左一右靠上前来,仔细查看。

    曹阁老嗅了嗅鼻子,好奇道;“血液里没有丝毫异味,应该不是中毒。”

    孙坤点了点头,道:“看样子也不像是中了暗器,死因……有些奇怪。”

    孟源筠想了想,道:“要不……我过去看看?”

    众人连忙阻止。

    情况不明之下,再出问题可就不应该了。

    逍遥王反身向老管家问道:“第一个看到金棺的是什么人?”

    老管家答道:“是负责打扫的徐婆子……”

    “唤来我问……”

    不一会,一个年级四旬的妇人便被带来,群雄事无巨细地问了几番,知悉这个老婆子也是第一时间发觉这里的异常之后,便吓得直接报告给了老管家,除了倒霉的二管家和四个下人之外,并无其他人靠近过。

    眼看问不出个所以然,逍遥王想了想,又道:“此事神秘,老管家,帮我请来宗巴活佛。”

    少顷,宗巴活佛在持戒和尚与军荼利明王的护持下,缓步而来。

    只是一出现在明堂之外,宗巴活佛便轻咦一声,快步到了明堂之前,望着金棺双目闪出惊奇神色。

    逍遥王好奇问道:“小活佛,可是看出什么端倪?”

    宗巴活佛双掌合十,闭目感受片刻,缓缓道:“很强大的精神力,修为低下者,或是神识不够强大之人,轻则产生幻想,重则七窍流血,当场丧命。”

    众人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二管家和几个下人的死因了。

    逍遥王面色艰难,疑问道:“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这金棺在此,却没有丝毫办法?”

    宗巴活佛微微一笑,转头对持戒和尚道:“把银蝉拿来。”

    持戒和尚点头称是,从罗汉袋中缓缓掏出一个锦盒,宗巴接过去打开,众人见到里面是一只银色的秋蝉,通体犹如烂银打造,闪烁夺目光彩,只不过如同标本一样,被一根银针钉在盒中,没有丝毫生气。

    “请王爷将四周下人屏退。”

    逍遥王一挥手,老管家立即将四周下人全部遣散。

    宗巴活佛用指甲在手指上一切,挤出一滴鲜血,缓缓滴在银蝉之上,淡淡道:“这只是产自大雪山的银蝉,对精神力感应灵敏,喜食强者心脏,之前此物在大雪山闯下大祸,被我伺机降服。平日里都处于冬眠状态,数年不吃不喝也不会死亡,但一遇强者灵血,便可激活……”

    话音未落,那盒中银蝉突然苏醒过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双翅膀开始扇动,“嗡”的一声,所有人心脏仿佛都被一把揪住,剧痛难忍。

    所有人都是闷哼一声,齐齐运功抵抗,还好提前将普通的下人屏退,否则这一击之下,不知多少人会心脏骤停,当场没命。

    “诸位施主,若有不适,可以稍退!”宗巴说着,便托着锦盒,缓步向金棺走去。

    随着他越走越近,锦盒内的银蝉翅膀扇动的便越加激烈,嗡嗡声更加紧迫,众人忍得也越来越痛苦。

    孟源筠、燕绝翎脸色潮红,曹阁老、逍遥王满头大汗,孙坤更是身子颤抖,眼见忍耐不住……

    呼——

    宗巴活佛突然身子后退,翻飞归来,将锦盒一扣,嗡嗡声顿时为之断绝。

    满头大汗的宗巴摇头苦笑,道:“想不到啊,那金棺竟然可以将精神力放大无数倍,便是银蝉也抵受不住精神力的侵袭,我若贸然前行,只怕也会深受其害……”

    “那该如何?”众人齐问。

    宗巴活佛眼珠一转,笑道:“也许有个人可以帮我们打开金棺……”

    “谁?”

    “叶清玄。”

    “你开什么玩笑。”孟源筠大怒道:“我家叶子可不是给你实验用的,万一出什么事,你担不起责任。”

    所有人同样疑惑不定,俱都沉默不语。

    宗巴活佛淡淡一笑,道:“放心,我不会拿叶施主的生命冒险,而且那金棺……对叶施主说不定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