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205】江湖迷乱

    蓬!

    第三张桌案在逍遥王的愤怒掌力之下,化为碎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如此!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皇甫延昭暴怒异常,此时此刻,林南轩破碎不堪的尸体已经被重新收敛,就停放在群雄眼前。

    金棺被丢弃一旁,林南轩的面容一如生前般飘逸非凡,但佳人已逝,所有人的心头,也不比逍遥王舒服到那里去。

    眼见逍遥王又要愤怒出手,旁边的孙坤托着下巴,无奈叹道:“王爷你省省力气吧,就算你拆了王府,也救不回林宫主的一条性命……”

    “我……”逍遥王勃然大怒,差点一巴掌扇过去,但手掌凝在半空片刻,最后还是无奈地垂了下来。

    曹阁老仰天长叹:“江湖浩劫啊,江湖浩劫!凤仪阁、凌云宫两大白道超然门派,已然先后倾覆,难道这场武林劫难,真的避无可避了?”

    全场一片悲戚沉默。

    每个人的心头,都压了一块大石头,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啊,吟雪乖,张嘴吃了这些石榴,维生素很丰富的。”叶清玄旁若无人的将一大把石榴塞进梅吟雪的嘴巴,笑得分外甜蜜。

    众人顿时无奈哀叹。

    林南轩死了,叶清玄还如此心智,委实让人倍感无力。

    孙坤捋了捋山羊胡,沉声道:“林南轩的死,疑问处处,但毕竟线索太少,难以深究,为今之计,还是要针对金棺事故,做好防范。”

    众人一听,点头称善。

    江湖上,金棺前后出现三次,每一次都给武林带来一场祸患,如今它出现在逍遥王府,自然也少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孟源筠嘿嘿一笑,攥紧的拳头几乎犯青,狞声道:“魔门中人这次总算找对了冤家,让他们来,老子正等的不耐烦了……”

    “孟少侠不可造次。”曹阁老缓声道:“虽然王府有开封府三万精兵驻防,但先天以上高手不多,面对魔门的进攻,不见得有必然把握,以老朽看来,还是要请求援兵为上。”

    孙坤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该发出去的请帖,早就发出去了。尤其我们公布除魔大会,相信有心的正道人士不久就会到来。”

    孟源筠问道:“从盛玉山归来之后,我们便已发出几份请帖,可有收到回信?”

    逍遥王一听,忍不住看向老总管。

    老总管连忙上前答道:“回禀王爷、孟少侠,府中收到确认赴约的回信共有六封,其中距离稍近的贵客,应该已经快到了。”

    “哦?都有那位义士前来助拳啊?”

    老管家一连说出六个名号,都是江湖上名望颇深的高手,但这些人虽然偶有耳闻,却也知道他们助威尚可,作为绝对战力却是有些欠缺。

    孙坤听完之后,疑问道:“萧不乾那里可有回信?我记得发给他和魏无疚的帖子是最早的一批?”

    席间梅吟雪沉思了一下,说道:“日前听尹馨说起,魏大哥年前被派往镇魔塔守卫,而在我们去往盛玉山之时,恰巧镇魔塔出现了反叛,萧不乾奉命前往弹压,日前二人都还没有消息传回。”

    “那昆吾派呢?”孟源筠问道:“还有寻找绝刀前辈的消息也传播了出去,都没有任何消息吗?”

    “司徒凌峰行踪一向缥缈,如今一直没有消息,至于昆吾派……”老管家无奈道:“昆吾派如今也正用兵西南,无暇北顾……”

    “西南用兵?什么情况?”孟源筠诧异问道。

    军荼利明王说道:“因为之前宗巴活佛的缘故,藏地除我之外的四大明王,怂恿大西藩国大赞普出兵云州,威胁南朝交出宗巴活佛……只此一项,就足够昆吾派无力支援的了。”

    “这动作未免太大了吧?”孟源筠诧异道:“如果针对宗巴活佛,为何不派高手刺杀,反而要牵扯朝廷呢?”

    “阿弥陀佛。”军荼利明王施礼道:“因为活佛不但想要革新密宗旧俗,还想着彻底令出家人断绝世俗权力,想着带领大雪山地区的所有部落内附,活佛几次入朝,便是商议此事……若非叶施主出事,此时活佛应该已经回返大雪山,带领族人归附南朝了。”

    哗——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众人骚动。

    大雪山地区,位于云州之西南,若是肯内附,除了为皇甫王朝增添六十万公里的广袤土地之外,还会大大削弱大西藩国的实力,并与其之间增加一片缓冲地带,对皇甫王朝来说,无异于断绝了西南边患。

    逍遥王兴奋起身,冲着军荼利明王一礼,答道:“想不到活佛竟有如此胸襟气度,若是此事一成,朝廷西南便可再无战事,百姓因此安康了。”

    群雄不由得纷纷夸赞。

    但人群中,孙坤左顾右看了一番,突然沉声道:“诸位先别高兴太早。宗巴活佛的所为固然钦佩,但对手选择反制的时机却是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逍遥王问道。

    孙坤捋着小胡子,疑惑道:“大家不觉得,最近这些事情发生得太巧合了吗?不管是镇魔塔、昆吾派,在我们这里需要帮助的时候,所有强手都被要事缠住了。很难让人相信这一切背后没有魔门的操纵……”

    群雄一愣,齐齐陷入深思。

    就在此时,一个沙哑磁性的男子声音从外间响起道:“孙大哥猜得不错,这就是魔门的计策和阴谋,只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没把老夫这个死人计算在内。”

    声音一起,众人中不少人都是惊喜起立,望向门前,一阵朗笑传来,一袭青衣、身形微胖的“青帝”徐正奕,身侧是“煞刀”祝雄和“剑狂”崔长龄。

    这三大高手一现身,所有人都是精神一震,狂喜不已。

    如果说之前众人还在为绝对战力发愁,那么此三人一出场,无疑解决了燃眉之急。

    孙坤蹦蹦跶跶地与三人分别拥抱一下,接着问道:“三位从何而来,可是打探到魔门的什么消息?”

    “你们真的不知道?”“煞刀”祝雄按了按左侧假臂上的弯钩,闻言奇道:“看来你们这里的消息真的被封闭了……”

    “什么消息?”众人问道。

    徐正奕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不光是你们逍遥王府,十二飞鹰堡、太白剑宗、蜀山剑盟、游龙帮的总舵,甚至南北朝廷,都被人送了一具棺材——金子做的棺材!”

    啊!?

    众皆骇然,不由得齐齐看向那具金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