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225】光暗一决

    “魔尊”毗魔逆天森然一笑,赞道:“唔,真空劲练得不错。不过比起令尊,还是差了一筹……”

    呼——

    黑焰腾空,倏然向靳空彦席卷而去。

    眨眼间,靳空彦的身形便被黑焰完全裹挟进去,消失于无形。

    滔天魔焰之下,靳空彦无疑深陷生死危机。

    嗞!

    黑焰中突然浮现一道蓝色闪电般痕迹,宛如空间撕裂,一道缝隙被强行打开,蓝光一闪,靳空彦陡然射出,直飞二十丈外。

    只是呼吸之间,靳空彦浑身焦黑,左手臂外侧更是被一团魔焰沾染,漆黑的火焰不断灼烧身体,发出嗞嗞声响。

    靳空彦脸色木然,横剑一扫,一大片血肉脱离身躯,虚空中便化为灰烬。

    见到伤口处迸射的血迹由黑色化为鲜红,他才稍微安心,运气一转,肌肉倏然收紧,封闭住伤口,血流顿止。

    呼!呼!呼!

    三团魔焰脱离魔尊躯体,分成左中右三个方向,朝着靳空彦呼啸而来,速度之快竟如炮弹飞射一般,已经完全超脱了火焰所能达到的极限。

    靳空彦手中“裂空剑”绽放蓝色电光,分射魔焰之中,只是往日凌厉万分的裂空真劲这次却如同石沉大海,未能激起片点波澜,直接被魔焰吞噬消化。

    嘶!

    靳空彦倒吸一口冷气,身形不停,“裂空剑”朝前一伸,电光狂闪,“裂空剑”化为一道闪电,直直地射了出去,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魔焰的围攻。

    一团魔焰轰落地面,啵地一声,魔焰迸裂,绽放飞碟一般的巨大烈焰波纹,锋锐的黑焰边缘,先是将扫荡的一切事物切割两半,接着又将其焚烧、烧烬。

    只是一击,十丈见方之内,所有事物,全部化为灰烬,就连泥土和石头都没能幸免。

    咦?

    毗魔逆天显然没有料到对方竟然能够躲开自己魔焰攻击,须知那团魔焰已经超脱虚无能量的速度,变得有如实质,但很显然,这点速度还不足以将靳空彦逼至窘迫之境。

    心念一转,犹在追逐中的两团魔焰,在空中倏然变形,由成团的火焰变化为碟状飞刃,速度陡然提升了百倍,瞬间突破了音速的限制。

    蓝光与黑光,一前一后,在广场上追逐折射。

    咻,咻咻,嚓,嚓嚓!

    极快的速度,即便在归虚境高手的眼中,也早已化成道道光线,整个世界都变得光怪陆离起来。

    蓝光和其身后的两道黑线,速度已达到十倍音速,早已超脱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但魔焰依旧未能追上靳空彦,最近的时候,双方只相差一线距离。

    可蓝光毕竟是人体速度,而魔焰,则依靠的是魔尊的神念。

    体力终有极限,而魔尊的神念,仿佛无穷无尽。

    骤然间,黑线终于追至,眼见要将蓝光击落,蓝光猛然一涨,陡然一个折射,黑线转弯不及,倏然射在广场中心的巨大文殊菩萨佛像之上。

    啵!

    两团碟状黑色波纹荡开,整座用青石雕刻、外面裹着铜皮金身的佛像,直接被黑色波纹截成三段,轰隆隆声中,倒塌在地,接着又在黑色烈焰中化为灰烬。

    微风荡起,那尊依旧保持倒塌形状的佛像,犹如烧尽的煤炭,坍塌成灰,荡起一地黑色烟尘,接着又在黑雨中化为黑色水流,寂灭无形。

    靳空彦遥遥现身,手中紧握的“裂空剑”依旧绽放蓝光,但握剑的右手不断颤抖,衣衫焦黑,露出被电光灼烧通红的躯体。

    哼哼哼……

    沉闷的冷笑声从“魔尊”口中响起,宛如末日里降临的魔神,青铜面具下凝视靳空彦的双眼,迸射出一丝笑意,深渊一般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道:“这招遁法练得不错。若是再慢个一时片刻,小子必然在我魔焰之下化为灰烬……”

    靳空彦面色如常,淡然道:“多谢前辈夸奖。前辈丝毫未动,就已让晚辈受伤见血,看来要想赢得前辈尊重,晚辈还要再拿出几分本事才好。”

    “哦?”毗魔逆天露出感兴趣的眼色,缓缓道:“有点意思,我给你这个机会,尽管放手来攻,若是你能逼得老夫出手,我便赏你一个全尸。”

    毗魔逆天由始至终都分毫未动,只是引导身上的魔焰,便令靳空彦疲于应付。

    靳空彦眼中一亮,冷笑一声,道:“魔尊你竟如此托大,未免太不把我等天绝高手放在眼中……”

    “天绝高手?哈哈哈……”毗魔逆天仰天长笑,不屑道:“你们这些所谓的天绝高手,在老夫眼中,还不是土鸡瓦狗一般……说起来,还真有几个天绝高手,便在老夫手下当狗,只可惜,有些时候,他们连狗都当的不够格!你小子倒是有些胆略,不妨卖力表现一番,说不定老夫一高兴,便留你一条小命,给老夫当狗!”

    靳空彦哈哈一笑,摇头道:“前辈真看得起我靳空彦,只不过可惜了,晚辈做人做惯了,当不得点头哈腰的哈巴狗!”

    “哼,跟你那蠢爹一个德行。”毗魔逆天身上魔焰一涨,冷声断喝:“来吧!”

    靳空彦深吸一口气,左手缓缓抚过剑身,沉声道:“那便多谢前辈给我的这个机会了……嗯——”

    一声闷哼,靳空彦手中“裂空剑”猛地绽放无穷电光,蓝色的电光噼啪作响,不断扩大,只是呼吸之间,整把“裂空剑”便已完全消失不见,化为一道裂空闪电。

    而靳空彦体内罡气也尽数化为电光,长啸声起,靳空彦猛然涨大,身形瞬间达到五层楼高度,浑身电光缠绕,手中闪电数十丈长短,如同一尊手握闪电的雷神。

    “魔尊”毗魔逆天眼中惊色一闪,厉声道:“小子,你修为不够,妄动天机,可知道强行进入神化境的下场!?”

    靳空彦九霄云雷般的雄厚嗓音响起道:“毗魔逆天,别忘了咱们的赌局……”

    毗魔逆天不由得片刻怔然,冷哼一声,道:“好小子,老夫重临江湖之后,除了无念秃驴,你是第二个值得我出手之人,这一点,你应该值得自豪了!”

    毗魔逆天承认他不得不出手,自然是输了一成。

    但,只是输了一成吗?

    “哈哈哈……”靳空彦仰天长笑:“魔尊出手,赏我全尸?哈哈哈……老子这次死无全尸,看你如何赏我。毗魔逆天,你这辈子,赢不了的!”

    放肆。

    毗魔逆天黑发如火焰般蒸腾而起,双眼中迸发出漆黑的烈焰,显露他此刻无以言表的盛怒,剧烈的情绪波动终于让身上虚无的黑焰一阵波动,并从中终于露出刹那实体!

    成了!

    靳空彦眼中神光一闪,终于出手……

    咔——

    虚空中,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靳空彦整个人都融入手中的闪电之内,数十丈的闪电从天劈落,直直地轰向毗魔逆天。

    魔焰升腾,黑烟滚滚。

    化身于虚无黑暗中的魔神,终于显出他的真实肉身,那伸出黑暗的拳头,平平无奇地朝着空中劈落的闪电挥去。

    裂空闪电,快至毫颠;黑暗之拳,慢至极点。

    但偏偏迅快的闪电,被那至慢的拳头稳稳地迎击在虚空之中。

    那种时间上的矛盾,令人看得忍不住胸口憋闷,难过得想要吐血。

    黑色的拳头,在短短一段距离里不断变化,凝聚了世间最恶的意念。

    刹那间,光与暗撞击到了一处!

    而生死,胜败,也决于这刹那之间。

    天地间倏忽失去了所有色彩、所有声音、所有触感……

    宛如宇宙诞生的那一场爆炸,从那狭小到极致的一个点上,最初的光,诞生了!

    啵——

    光与暗的波纹,瞬间激荡……

    倾折的,已不只是树木、殿宇、神像……整座苍龙山这一面的山体,都在这一刻间崩塌。

    山体倾覆,掩埋一切。

    名闻天下的古刹大禅寺,在烟尘中徒留下山巅的一座琉璃殿和山脚的山门。

    而原本寺院所在的一面,陡然形成一个巨大豁口,豁口处峭壁平滑如境,高低足有百仞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