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226】魔焰滔天

    望着眼前山势大变的苍龙山,孟源筠目瞪口呆,直到崩塌的山体稍稍停息,方才喘息过气来,呻吟道:“我的个爷爷,孙老哥,你这手玩的有点大啊!”

    呆坐在一旁的孙坤,整个人萎靡不振,就连口水从嘴角淌出来,都懒得擦一下,闻言冷哼一声,道:“孙爷爷我是卖了点力气,但也没想到老靳会拼了性命做最后一搏……”

    原来,打定主意拦阻毗魔逆天一番的孙孟二人,卯足了力气在文殊殿后的峭壁内侧打通了九道密道,孙坤负责打洞,孟源筠将师门亲传的火器全部埋了进去。

    二人都是盗墓挖洞的行家,运作起来得心应手,孙坤更是发现了大禅寺原本的地下密道,以之为依仗,趁着靳空彦拦住毗魔逆天的空挡,将火器埋好。

    本待靳空彦后退之时,引爆山体,阻碍魔尊的同时,救下靳空彦。但是最后万万没有想到,靳空彦竟然抱定了牺牲自我来阻隔魔尊,而他引动的九天神雷更直接点燃了山体内火器,最终造成了这劈天盖地的剧变。

    面对如此结果,二人也是有些戳手不及。

    孙坤深吸一口气,一屁股坐了起来,看着下方烟尘滚滚,叹道:“想不到,靳空彦浪迹一生,最后竟然葬身于此。”

    “靳大侠是死无葬身……呃,呸呸,是与天地融为一体,与天地同寿了。”孟源筠拍了怕身上的泥土,叹息道:“倒是你该好好谢谢我,要不是我的速度够快,咱俩才会被埋在那底下……”

    孙坤缓缓起身,刚刚全力打洞,消耗太多的罡气。

    “我们走吧。”孙坤心头沉重,扫了一眼下方的刚刚形成的山崖,淡淡道:“但愿老靳搏命的这一手能阻止毗魔逆天一时片刻。”

    孟源筠呆了一呆,心中虽然认同孙坤这老小子的不俗眼力,但仍抱有希望地道:“靳大侠这一下,我看就算罗破敌都不见得挡得下来,或许……能让毗莫老贼吃个大亏,现在已经不能动手也说不定!”

    孙坤冷嗤一声,压抑不住心头的火气,怒道:“罗破敌不行,但毗魔逆天可以!神化境也有十层的,我看那毗莫老儿已经到了破虚境的边缘,靳空彦就算拼了性命,也仅仅施展出初入神化的一招,你觉得能将他如何?”

    孟源筠神色一黯,喃喃道:“如此说来,靳大侠死得岂不是很不值?”

    孙坤登时语塞,最后眼眶含泪,怒狠狠地道:“什么东西有生命宝贵?又有什么东西值得用性命去拼?……”

    孟源筠沉默不语,眼神中只是稍有迷茫,转瞬便变得凝聚起来。

    生命的确弥足珍贵,但世上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付出生命吗?

    有的。

    抬头看了一眼山巅的琉璃殿,孟源筠更加坚定……

    眼前的一切,就值得。

    “我们走吧。”孙坤显然大受打击,神色黯淡地转身离去。

    孟源筠紧随地身后,心中患得患失。

    二人飞身上了山间甬道,走了十几步,突然一股阴暗至极的气息扫过,二人浑身汗毛陡然炸立,那股明确的不舒服感觉,就像有大祸临头一般。

    飞遁的身形倏然一顿,二人齐刷刷地看向前方,旋即瞪大双目,不能置信地望向前方。

    山间甬道的尽头,一座倒塌的巨大佛像头颅之上,卓立如山般挺立着一个浑身缠绕黑烟的恐怖身影,双目宛如深渊一般散发着无边黑暗,牢牢顶住路心的二人。

    目光相对的刹那,二人浑身一抖,神智竟然如同坠入寒冰地狱,四周一片寒冰高原,巨大的冰山横亘天际,寒风凌厉,吹来深入骨髓的极寒。无数漆黑的冤魂嘶吼哀嚎,脚下是透明的冰层,无数尸体被封在冰层之下,竟然都是他们熟悉的身影,如花、叶清玄、段散石、百里无及……其中两具竟然是他们自己,待要看个真切的时候,那两具尸体陡然睁开双眼,瞪着他们!

    啊!?

    顷刻间,二人头痛欲裂,差点当场毙命。

    对方毫无人性情感的冰冷眼神,竟令他们产生一丝幻觉。

    好在二人都是心智坚定的高手,孟源筠更跟着叶清玄修行过【六识能断摩诃根本智经】,故而只是瞬间,二人便从无边的地狱幻境中挣脱了出来。

    虽然只是瞬间,但那层寒冰地狱的恐怖景象,依然令二人浑身冷汗直冒。

    毗魔逆天青铜鬼脸下的双眼显出一丝讶色,沉闷如深渊般的嗓音响起道:“好个小辈,竟然能够这么快摆脱我的【寒狱咒】,看来这百十年间,江湖上的确出了不少好手……”

    作为一个年仅四百岁的老怪物,孙坤在他眼前,也不过是个后辈而已。

    孙坤深吸一口气,淡淡道:“毗魔逆天……真是许久未见了。”

    毗魔逆天目光转移,飘向山巅烁烁发光的琉璃殿,冰冷的声调响起:“我认识你吗?”

    孙坤一凛,沉声道:“小可二百年前有幸见过魔尊一面……”

    “哼,无名小卒。”毗魔逆天冷声道:“以你的修为,竟然能活过二百年,就该知天命……竟然也不知死活,插手老夫的事!老夫许久未入江湖,果然宵小之辈都敢站在老夫面前大言不惭!”

    孟源筠热血冲头,猛地上前一步,冷喝道:“毗莫老贼,我要向你挑战!”

    “嗤。你们二人也配我出手?”毗魔逆天转身背对二人,缓步向山巅走去,“死吧!”

    话音一落,两团魔焰陡然飞离身躯,直冲二人飞来。

    “我拦着,你快走!”

    危急时刻,孙坤一撩衣角,倏然向前扑去。

    如孙坤这等天下第一怕死的老家伙,竟然为了他卖命出手,孟源筠不由得心中感动。

    但以他为人,就算怕得要死,这时候又岂会抛下朋友,独自逃生?

    罢了,大不了一死而已。

    孟源筠大喝一声,不要命地冲了上去。

    浑身蓝光狂炽,四条蓝色虬龙缠绕身躯,手中天机棒荡出层层棍影,四条虬龙缠绕棍身,继而脱棍而去,直直轰入两团魔焰之中。

    但转瞬间,魔焰一涨,【五龙盛神诀】所化虬龙,便在魔焰中被侵蚀一空。

    二人齐齐惊呼一声,终于响起这魔焰吞噬天地万物的属性,忙不迭齐齐后退,可魔焰速度陡然一升,竟然快了百倍速度,径直到了二人面前。

    我命休矣。

    二人齐声哀叹的光景,人影骤然一闪,“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宣起,一尊佛面魔相挡在二人面前,张口一吸,竟然将魔焰吞入腹中。

    “啊!是你……”

    待看清来人面目之时,孙孟二人都是齐齐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