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天阕宫

第一章来自灵魂深处的声音

    抬头极目所望之处,便是蓝天。

    晴天时你抬头便见,纵有白云,你却觉得更加美丽。

    阴雨天时,你抬头只见一片乌云,虽然看不见,但也知道,乌云的背后,就是蓝天。

    而蓝天之上,却无人知晓,神秘未知,也令世人向往。于是也有了许多的神话传说。

    十一月下旬的襄阳城,已经有些微冷了。但这几天来天气正好,阳光明媚,白云相间点缀;云海浮华,又似有琼楼玉宇,神光明灭。

    李重光本来在后院里躺在摇椅上晒太阳,看着女儿承欢膝下,妻子陪伴在身旁。多么美好的时光啊,却被两位“不速之客”打扰了清净。而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一次,改变了他后半生的轨迹,也让他平凡的人生不再平静。尽管他喜欢平静的生活,却也无能为力,身不由己。

    “王爷,有两位朝廷的官员来了,说是求见王爷有要事商量。”王府的老管家走到李重光跟前说。

    “哦?这倒是一件稀罕的事。

    两位“不速之客”来到跟前看了看一旁正在玩耍欢笑的孩子和女人“齐王殿下真是幸福,这么令人羡慕的生活啊!”

    李重光笑了笑并未接话,只是对着自己的妻子说“你先带着孩子回房间去吧!”

    两人见女人和孩子离开后就立马进入了正题。

    “齐王殿下,对于几位博士的死,我们想向您了解一下情况。据我们了解,他们在死前都曾和您有过接触。”

    “本王和他们接触也只是在一个月前的一次诗会上,之后并未再有过什么联系。”

    “其实我们并没有怀疑殿下,只是想请王爷您帮个忙,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所能够接触的范围。”

    “连你们都没有办法,本王一个没钱没权又没势的闲散王爷又有什么办法?”

    李重光显得有些不高兴,因为他并不想卷到朝堂的纷争当中去。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没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现在的皇族虽然身份、地位尊贵,但也只是国家的一个象征了,权力几乎都掌握在新兴阶级的手上。他并没有多大的能耐,替别人解决什么大问题。

    “王爷不要急着拒绝,这件事情不是您想得那么简单,至少您得为您的妻子和女儿多考虑考虑。”

    “你威胁本王?”李重光面露微怒,瞪着那个朝廷官员。

    “王爷息怒,我等并未有此想法,只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复杂。参与那次诗会的博士都是格物院的成员,但现在那些参加诗会的人中只剩下您和高景行还有秦叔同了。其他的人都奇怪的死亡了,仵作也检查不出任何原因。而据我们调查,王爷您也和格物院有联系。我们怕下一个出事就会是……”

    “就会是我?”对于李重光的话两人没有回答,但李重光其实心里已经明白了。

    李重光皱着眉头,他现在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且是连朝廷都没有办法的大事情。

    他心里不禁担忧起来,感到莫名的烦躁感。

    “不知道你们想让本王做些什么?”李重光问。

    “我们想让王爷借助和格物院的联系进入格物院打探一下消息,为我们的工作瓶颈打开一个豁口,当然了,这件事情还是很危险的,毕竟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清楚。”

    李重光陷入了沉思,他现在进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无奈,对一件事情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比起建立起新兴阶级政府,显然这件事情让他更加的惶恐。至少新兴阶级虽然是通过革命的方式,但是还有踪迹可循,并不可怕。

    但是连朝廷都没有办法的存在,让他感到惶恐。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神秘的势力会盯上了自己,也不知道神秘势力这样做的用意何在。

    他有些焦躁不安,感觉身体有些疲惫,对两个朝廷官员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先回去吧!容本王仔细想想。”

    “如果王爷想好了请到这张纸上写的地址来找我们。我们先告辞了。”

    李重光接过纸条,看了一眼,又目送着两位官员离开,神情复杂,面带苦涩。

    “怎么了王爷,可是有什么事情。”王妃从房屋里出来,并未带着他们的女儿。

    “没什么,你去忙吧!我再躺一会儿晒晒太阳。”说完李重光就已经躺在摇椅上了,闭着眼睛,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李重光心里却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影,总也吹不散,让人心情沉重,感到很是压抑。

    他依旧是那么躺着,却不如之前那么惬意了。他思考着这件事情的得失,好像也没什么值得考虑的,因为他已经摆脱不了了。在他的脑海里一直都在出现一个声音,仿佛从他的灵魂深处传来,顿时将他从摇椅上惊了起来。

    这一刻,他有些坐立不安,有些无所适从。难道他真的已经被那个神秘的势力给盯上了?如果不是,那脑海深处传来的声音到底是什么?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些什么行动了。

    他走出王府坐着王府专车去找高景行。在其他两个幸存者中,高景行和他的关系算是比较近的了。他想去问问高景行对于这件事情是个什么看法。而且高景行是格物院的正式成员,知道的或许比他多一些。

    下了车,李重光站在高景行的家门口驻足,看了许久才又起步走了过去敲门。

    “景行,是我,李重光。”

    等了一会儿,高景行开了门。在看见他的那一刻,李重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李重光的记忆里,高景行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对于打扮自己也是很上心的,总是风度翩翩的样子,像是一个绅士。

    但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高景行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精神状态也非常不好,整个人看起来已经非常消瘦了,像似承受了什么巨大的煎熬一样。而且他也并不是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这让他心生怜悯的同时,也觉得这次是来对了,不然高景行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当然,现在他应该考虑一下等一会儿怎么委婉的说明自己的来意。他真的怕高景行会因承受不住压力而崩溃掉,那样就是他的罪过了。

    “进来吧!”高景行用沙哑的声音说。

    “谢谢。”

    李重光走进高景行的家,看见屋子里也非常乱。地上堆了一堆书籍,还有各种散落的文件资料,几乎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李重光心里一沉,忽然有些害怕了。他怕自己知道真相后也会变得和高景行一样,甚至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还不如高景行。他有些想要退缩,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他想退缩也退不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并且一直走下去,直到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他们真的能够解决吗?他觉得至少现在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因为连对方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像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凭空发生的一样。这真的有点像是神仙才拥有的手段了。可是神仙般的人物为什么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来对他们这些普通的凡人开这么大一个玩笑。

    他有些恼怒,却又无处释放,实在是感到憋屈极了。

    他活了这半辈子,还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无助的时候。他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答应邀请去参加什么劳什子诗会?又为什么要和格物院扯上什么关系?现在倒好,弄到如今这般处境也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可是他又实在是有太多牵挂了。他要是出事了,他的妻子和女儿怎么办?她们以后怎么去生活?会不会有很多人去欺负她们母女俩?很多的问题萦绕在李重光的心头,像一座座大山一样,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忽然间他有点想要哭。虽然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但是一路走过来也算是波折了。但是现在遇到的这道坎儿,让他有种错觉,自己这次是过不去这道坎儿了。

    “重光,我知道你来的用意。”在李重光还在走神儿的时候,高景行那嘶哑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你知道?看来你知道很多。”

    李重光有些意外,但却并不难猜测。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有点脑筋的人都想得到。只是之前他的并没有刻意去了解参与诗会人员的情况。

    “能和我具体说说吗?”李重光问道,但他却有些紧张怕高景行说出了他不愿意知道的真相。

    高景行闻言摇了摇头,并未说话。李重光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李重光虽然害怕,但却又并不甘心这个结果。

    “我怕你知道真相后也会像我这样,日夜遭受着心灵上的煎熬。况且我知道的其实也不是很多,这件事情的水实在是太深了,我不希望你被牵扯进来。”高景行回答说。

    “可是我已经被卷入这件事情中来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的脑海了时常会出现一个莫名的声音,仿佛来自灵魂深处。我没有办法摆脱,才想过来我问你。而且朝廷的人已经来找过我了。”

    高景行瞪着眼睛看着李重光,李重光也看着高景行,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房间里很寂静,寂静的有些恐怖,让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