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活人代办

第一章 诡异客户

    诡异客户

    代办,顾名思义,也就是替人跑腿。如今的富人,除了时间,什么都不缺。正因此,我侥幸充当了代办这一角色。可就因为代办,我连续遇上了一系列诡异事件,甚至险些丧命。

    我叫钱建一,今年是我来银海市的第二年。两年时间内,我一直和大学同学一起,合伙经营一家律师事务所。

    现如今钱难赚,屎难吃。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为了生计。托人介绍,我兼职跑起了代办业务。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小康无忧。

    可现实往往比理想残酷数倍。我没想到,两个月时间弹指即过,挂上去的个人名片看过的居然不到十个。

    不过从最近一周起,我突然发现一件捉摸不透的怪事。

    我在UB上挂的代办个人页在最近一个星期流量激增。一路飘红,直接上万。

    按理说,这本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好歹算是喜迎开门红。现如今网络经济,有流量就不怕没有成交。

    可怪就怪在那些流量客户出现的时间和名字。

    每日流量不前不后,偏偏从晚上正十二点开始激增,持续到第二天凌晨的两点一刻,到达四万四千四百四十四时准时停止,其余时间段,所有的流量全都为零。更离谱的是近一周以来误差居然在半秒之内。

    这些访客的名字让人听之汗毛倒竖。不是什么“活死人”,就是“亡者之声”。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最令我奇怪的是。前两天,居然有一个人出价一万块钱。让我去银海市南城的一片小树林交接一样东西。还声明无法律风险,轻松易上手,可长期合作。

    一万块钱跑一趟腿。凭借我多年律师的直觉。我觉得这里一定有诈。

    不是有人故意整我,就是有人为非作歹。

    想了想,我最终没敢接单。现如今人心不古,这生意恐怕不做比做更安稳。

    可我没想到,第二天,律师事务所寄来了一封奇怪

    的邮件。打开邮件的一刻。我顿觉这件事情似乎要比我想象中复杂万倍。

    我的秘书兼大学同学以及女友景小甜看着我拿着开箱刀,小心翼翼拆开那个神秘的包裹。一脸纳闷的问我,“钱哥,这里面究竟有什么?”

    我摇摇头,这么深奥的问题,我怎么知道?不过唯一我熟悉的是那包裹上寄件人的名字。

    那人显然不想让人知道是谁,刻意隐瞒了本名。不过那个网络ID让我瞬间就联想起了几天前在UB网站上给我发私信的堕落天使。

    “钱哥,这里有一万块钱哪!”自打律师事务所成立以来。我和景小田基本全靠平时跟人家公司写法务文案度日。每笔收入从来没有破过一万的。如今足值的一万块钱摆在我面前,我不免惊喜万分。

    可看见后面跟着的一张小字条,我立刻高兴不起来。

    小字条上写的清楚。我想要拿到这一万块钱。需完成UB上设置的任务。

    打心底里,我对那单生意格外排斥。总觉得一旦接

    手,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不义之财不取,犹豫了半晌,我最终还是咬咬牙,准备让我的好哥们陈胖子帮我想办法将钱寄回去。

    然则一天时间不到,我和景小甜不得不彻底改变注意。

    律师事务所的房主老黄的老婆陈女士找上门来,直接改变了之前我的想法。陈姨开口便跟我要未来三个月的房租。一时间没有变钱的法子,我只得拦住正要下楼寄件的胖子。

    我是一个律师,一个曾饱读五年法律的人。说什么,都要比一般人都清楚犯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若真的出现了犯罪行为。到时候说不定自己还能立上一功。

    万一这件事就是这么巧呢!至少近三个月的房租不用愁了。

    景小甜巴巴的望着我。人家的女朋友,都只负责貌美如花。而我钱健一没少让景小甜受委屈。

    权衡一想,无可奈何之际,我只得横下心,决定去试试。

    不就是半个小时的车程么?有什么可怕的!

    可一刻钟后,我便承认我说错了。

    晚上的南城,黑漆漆的一片,路上寂寥无人。

    这地方隶属于老城区。大部分街道都已拆迁。二手福特而今顺着弯弯曲曲的老路踽踽而行。透过车玻璃,放眼望去。路两侧全都是用红色的墨水写着大大的拆字。

    被拆掉的地方漏出的墙体和斜插在地面上的钢筋柱子,不知为何,总让我觉得很是渗人。

    越是顺着南城的那处小树林开去。我的心莫名其妙,扑通扑通跳的越来越快。

    我来到银海市才不过一年半的时间。对于偌大的银海市。有些地方我根本没有来过。就像南城这一带,我也是跟着导航来。

    “妈的,早知道就不接他这趟活了!”

    听着导航仪报出的地名,我心头渐渐分外后悔起来。

    “难怪给一万块钱呢!”我心头恍然大悟,似是明白了几分。

    导航仪中接二连三爆出的字眼,让我额头盗汗,汗毛直直翘起来。“向前直行五百米。绕过青化山火葬场,进入坟山!”

    说话间,福特汽车从火葬场的正门口一擦而过。

    阵阵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寒意,顿时将我的浑身全都笼罩住。

    眼下虽然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然则不知道为何,今天的火葬场门口却排了一大长龙的人群。这些人全都披麻戴孝,尾随一辆漆黑的殡仪车,缓缓的进入火葬场的大门。

    走在人群中末尾的那一个人。如今听到了车轮胎呼啸的声音。顶着昏暗的路灯,冲着我这边望来。

    我无意间瞥了一眼。被昏暗的灯光掩映着,我的心差点从胸腔中给吓了出来。

    最后站着的人正一边吸着烟,吞云吐雾。一面冲着我不怀好意的冷笑。

    我知道当下一定是我的视觉出现了偏差。可即便如此,我握住方向盘的手还是有些吃不住,手心早已汗津津的一片。

    “妈妈的。还是赶紧闪人的好!”

    然则一看导航,我不由一个劲的告诉自己。“这时候再撤回去。显然已经为时过晚了。”如今我开着车,距离目的地只剩一千来米。我这时候回去。不光陈胖子笑我。就连这回的油钱都得白白搭上。再说我在来之前,已经在网上按下了接单协议。

    按协议上的金额赔付,我至少出一千块钱。

    如今整个律师事务所早已捉襟见肘。我和景小甜都不知道明天下午该去什么地方吃饭。要我拿钱,简直比登天还难。

    “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趁着街道上空无一人,不由踩下油门,想要速战速决。

    引擎呼呼作响。听着车外的风噪,我原本惶然的心绪,此刻跟着稍稍平复了下来。

    没一会儿,透过车窗看到了一块右转路牌。我不由再度惊恐起来。

    “坟山公墓公园!”

    更加让我惊惧的是,我突然发现路边居然有人对我

    惨笑。

    “我去!”

    我的手登时猛一抖。右车头差点撞到了路旁一棵支棱着的歪脖子老树上。

    滴滴滴滴!汽车的警报声当下惊得老槐树上停歇的一排排乌鸦扑棱翅膀,不停的胡乱叫唤。

    “妈的,今天真背!”我不由得尽量放大声音骂出来。眼下我借着车灯,打着电筒向前照去。眼见不远处空无一物,心想自己刚才多半是将老槐树误认成了人,一股释然感重新跃然于心。

    我这时真后悔自己出来的时候没带一个防身武器什么的。万一这时候突然遇上了歹徒,我必凉凉。要是再遇上点什么不干净的。我都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出什么。

    坟山的山顶上有一座人造公园。白天,这里是一个相当清幽的所在。可到了子夜时分。这里在我一个初来乍到的人眼里却俨然一座乱葬岗,一处人间地狱。

    我顺着小路,按着导航向上走着。小路的两旁的是一片人工植出来的花坛。然而当目光越过这花丛向下

    望去。我不免倒抽几口凉气。

    花坛下面是一排排乱葬岗。无主的孤坟因为公园的开发早已被弄掘土机弄得横七竖八。甚至有些老坟的墓碑碎成两瓣。尤其是冷风一吹,夜鸟乱叫,煞是吓人。

    可一想到目的地就在眼前,我好歹沉住了气。UB上说,那东西就在公园厕所不远处的一个凉亭里,十点一刻的时候有人接应。

    眼下目测距离不到两百米。我赶紧加快几步,心说赶紧弄完了事。

    实际情况却偏偏逆着我来。我找到了照片中出现的厕所。却并没有找到电话中所说接应的人。包括那人要送的东西,也没见着半点。

    “靠,难道我被耍了?”我心头的恐惧一瞬之间被怒火给取代。果然这世上的富人哪有脑袋被门挤了的。愿意白白花一万块钱让人代送一件无足轻重的东西。

    正要愤愤然转身离去。就在我听到对方已关机的声音,正要放下电话,心说这次走了背运。突然,我感

    觉自己背后多出一个人。

    一只枯槁如柴的手啪嗒一下拍在了我的肩上,进而牢牢的将我肩头给钳住。

    一股渗人的凉意立马顺着那只手和我肩头接触的地方传开。

    我当下不由得转身向后看去。看到眼前的景象,我整个人不光肾上素,就连整颗肾,几乎都要从嗓眼里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