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活人代办

第一百一十八章 商量的余地

    商量的余地

    “要你放人。”我此刻朝那具行尸走肉义正言辞。

    “我不是给了你放人的条件吗。”听到这话,我更是确信这人应该就是之前和陈胖子接触过的惨白色的人影。

    出来混,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我也没有立刻开门见山,而是是委婉说道,“我们遇上了麻烦,不得不插手。能不能有商量的余地。”

    可这话出口的片刻,令我万万没想到的一幕再度发生。

    呵呵。笑声从眼前这个笔挺而立的服务生的嘴里吐出来。

    有什么可笑的?我的心头暗暗说道。此番情形下,我或多或吸纳了战胜恐惧的经验。

    对方此刻接着说,“我知道。有人跟你们打点过。不过在我这里从来就没人能变过。”

    对方仍旧一脸空洞。笑容消失后,整张脸更是变得如同僵尸一般。仿佛站在我眼前的服务生离世已久的死人。

    我此刻吞下一口唾沫。见和这人讲道理,摆事实不行。而且这人似乎也知道我们几个和堕落天使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

    我果断的开门见山说,“既然是这样。就别怪我们对不起人了。”

    我不相信惨白色的人影在这艘游轮上,除了他自己外,没有其他的帮衬。

    很大程度上,我觉得此刻被绑在医务室里的那个年轻人,就是他的帮衬。

    本来我没打算拿出这个筹码,现在恐怕不出也不行。

    可当我将自己的筹码摆出来时,对方却是表现出令让我格外不解的神情。

    “如果你们觉得有用的话,就继续你们都路子。总之如果你们办不到,那女的在天亮之前不能死掉。就算能看到你们的朋友,也不会好受。”

    “奶奶的,要不要下手这么狠”。我心头一个劲地怒骂。眼下这种情形,让于脑子里再度翻腾起一个念头。

    惨白色的人影不就正站在我面前吗。就算这东西通过了某种方式控制住了这人。只要这时候我和胖子合力将这人给反制住。说不定能够逮到惨白色人影,就算不行说不定也能够顺藤摸瓜摸到景小甜的下落。

    这样一思忖,我立刻有了方向。此刻忙啪啪啪腾出手猛拍卫生间的门。

    胖子在里面的时间才不过一刻钟。可在我的直觉里,好似过了漫长的两个小时。

    胖子此刻听见声音,终于从卫生间里总出来了。见我对面正站着一个服务生,忙好奇问我。

    “钱哥,这人是谁?”

    “这人怕就是惨白色人影。”

    “怎么可能?”胖子的话让我猛的一惊。

    我说,“为什么不可能?”

    本来以为能够听到胖子怎样的理由。胖子抬起头,我扭过头来时,却发现胖子脸上满是惊愕

    。

    我心说,大概是连胖子也注意到这人的脚步一派模糊。可当下胖子开口,我却再度如同棒喝。

    “钱哥,这人绝对不可能是惨白色的人影。这人好像已经死掉了。”头一次甲板上坠落下一个人,我当时没兴趣看,然而胖子却说自己看见了,好像和眼前这人有几分神似,而且也是一个服务生。

    我的脑子里如同被针扎过。虽说胖子和我关注的不是同一个重点,然而眼下却再度在印证了我心头的想法。

    惨白色人影怕真不是和我们同属一个类别的生物。要么就是这人掌握了某种异术。以我所不知道的异术暂时控制住眼前这人。

    “不行。”我的思绪此刻变得更加混乱。我还打算和胖子一起上手,把这个人给控制住。此刻不光胖子,就连我听到这话,浑身上下的关节也好似被冰冻住了一般,一动立刻格格作响。

    更别说是冲上去扑这个人了。

    那人似乎从我的眸眼之间看出了点什么,冲着我和胖子扔下一句,“我等你们的消息。天亮之时。就会见到你们的朋友。不过到时候是生是死,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服务生说完转过身子,依旧格外机械地扬长而去。

    那人差不多走到转角的时候,我和胖子反应过来,想要追踪那人。

    然而当下,我和胖子追到拐角,拐角外侧却早已是空荡荡的一片。

    胖子听完刚才发生的事,颤抖的眸子此刻变得更加惊愕,“钱哥,小甜姐岂不更危险了?”

    “是啊。”我说,这次不光人影,堕落天使那边我也不好交代。

    我和胖子眼下无异于搁在一口烧热的石锅上烤。

    起先我倒是倒是格外希望天快点亮起来。可一瞬间,我的想法强行逆转。

    和胖子回到了医疗室里,巴望着能够听到噩耗之类的消息。

    可偏偏事与愿违,眼下胖子推开门,被我们救下来昏迷过去的女的此刻已然睁开了眼。

    “钱哥,你拿主意吧。”胖子此刻看着我,再度问道。

    本来我还打算找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堕落天使既不会对我们产生负作用,人影那边也好交代。景小甜尚可留一条活命。

    可如今这般凌乱的情形,让我深切明白一个道理。我之前的思路是他妈是错的。

    我越是想要多边均沾。越是在各个点之间求个平衡,越是达不到预期中的效果。或者说,在这里,从来就不存在那个平衡点。

    于是乎,我只能咬咬牙,死命拼上一拼。

    景小甜那边,我没什么把握。不是瞧不起,而是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再厉害,恐怕也不是惨白色人影的对手。虽然我们也不是,但是我们毕竟和惨白色人影有一定的安全距离。

    堕落天使虽说半斤八两,想想也令我感到后背发凉。可对方此番矛头对准的却是我和胖子。

    心头拿定了主意,我决定暂时先靠向惨白色人影这边。

    我和胖子此刻坐在护士室的默默等待对方出手。虽说表面上纹丝不动,然而我的脑子却飞速

    的旋转。半分钟的功夫,我的额头和后背上早已是汗津津的一片。

    我让陈胖子去会客厅看看徐峰怎么样了,毕竟千万不能出人命,万一事情弄巧成拙,反倒不好。胖子回来对我说,“两个人已经昏睡过去了,鼾声如雷!”听到这里,我心头稍稍平静下来。

    在医务室里坐了将近四十分钟。手头上百无聊赖,心头却是异常烦躁,不觉走出医务室,点上一支烟,站到船外面。里面不准吸烟,而胖子又不吸烟的。所以我只得一个人来到甲板上。

    当下正吹着江风。突然,我在距离我不远处发现一个站着的人影。

    “谁?”突然出现人影,我异常戒备喊了一声。大概是我格外神经质的呼喊惹得那人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紧接着,那人朝我缓缓走来。借着船上的灯光,当我看清那人的脸,我心头不由猛一沉。

    沉,不是为别的,而是心头跟着一阵拔凉。

    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我看见这人就格外来气。

    “你来干什么?”我此刻看着那人,不光心头格外不悦,嘴上也甚是不饶人。

    那人什么话也没说,径直走到我跟前,同样靠在栏杆上。

    之前他躲在我们的豪华包间里,那档子事,我还没来得及找他,这会儿自己倒送货上门。我眼下只觉得异常的操蛋。

    我吸上一口烟,正要挪个位子。可刚起身,那人这时候却拦住了我。

    “别走,我找正找你呢。”

    “别闹。事正多着呢。”我丝毫不想和那人产生任何关系。对方无论是说话还是举止态度都令异常不爽。再者。这件事皆因他而起,特别是景小甜眼下生死未卜。我更是对这人没半点好脸色。

    反倒是那人,相当的不依不饶。我正要没好气的怼过去,然而这时我却从那人一句话中听出了某些端倪。

    “喂,你到底是谁?”本以为这人应该是我和堕落天使的中间人。可直到刚才那人这话出口,我立时觉着这人的身份再度神秘莫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