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活人代办

第一百一十九章 调包

    调包

    这人到底是哪一头的,我当下确实有点倒腾不清。

    甚至于此刻,我都觉得自己是在梦游,要不就是耳朵出了毛病。

    “就你,会这么好心来帮我们?”我不惮以最嘲讽的语气回应道。

    一路上,除了间接透露给我们堕落天使留下的暗语外,这人就没办过一件令我舒心的事。

    突然间说要帮我,我呵呵一笑,“还是吹你的风去吧!”

    “真不需要?”

    “真不需要!”我异常干练的回答。

    “你会后悔的!”这人就好似一个竭力推销自己商品的推销员,竭尽所能的套近乎。

    我心里头明白,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

    不过很快,我抬起的右脚再度落下。

    “就算你不后悔,有人也会因此而受罪,而且还不止一个人。你觉得这样值吗?关键是,我知道你们现在最需要什么?”

    那人说道这里,声音渐渐变小,只让我能够勉强听见。

    正是那形同蚊语的后半段让我猛的神经亢奋。

    “真的么?”我问道。

    “真的!只要你点头,就有一线生机!”

    “那你要什么?”我这句切中肯綮的话惹得对方再度呵呵一笑。

    起先那人的嘴只是向上一别。很快,大概是从我的深色和语言中提取出了我的核心意思,也不再遮着掩着,索性对我说,“果然够聪明。”

    此刻我极不耐烦的直奔主题。我说,“我不是来这里听你在这里夸我的。”刚才那人俯在我耳朵边上说的话虽然让我感觉到格外奇怪,却也不是不能一试。

    那人在我耳边说,他有办法让那女的活着却死了,死了却活着。

    这话猛一听,不觉让人浑身上下顿时弥漫起一层鸡皮疙瘩。

    然则此番我却觉得那人是在通过这话暗喻什么。

    首先一个人不可能既活着又死了。这种状态都是唯一确定的。除非会起死人于白骨的异术。否则根本不可能做到。

    可我疑惑的眼神在那人的面前直接成了一地渣渣。

    “有,而且这办法还是现成的。”虽然不说话,然而对

    方眼神中却无不流露出这样的意思。

    见我一个劲的催促,那人索性将我拉到甲板附近一个偏僻的角落里。虽然整艘船甲板上夜色正浓,乌漆嘛黑,只有几盏灯光。那人却是执意将我往更暗处引。

    等到了地方,我原本平静的心不由跟着揪了起来。当下我不禁心说,难道说这个人只是扯了一个幌子。开了一张空头支票,目的你就是为了引住我的注意力,到这个地方来。

    意识到这一点,我只觉得头皮炸裂。与此同时,我的手顺着右腿的一侧缓缓向下摸去。

    在我右腿靠下半截的地方还绑着那根警棍。

    一旦眼前这个人对我下套,我立刻抽出那根棍子毫不客气。

    手头上和心里同时预备好,我走到暗角处,正预备下手,先发制人,却并没有出现我预想中的一幕。

    那人明显是有下文要说。

    “你们如果信得过我的话。现在就去找那个女的。找到那个女的之后。”那人此刻不停的叨叨着。接下来声音变小。

    那人说完这些,确定我听懂之后。从船上的另一处出入口下去。

    等那人走后,胖子这才找到了船上。

    “钱哥,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干什么呢?”胖子一上来不由大声嚷嚷。

    “胖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是啊,钱哥。”胖子眉头深深一皱,斩钉截铁的点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女的嚷嚷着要出去。”

    “没错钱哥。”胖子点头说道。

    那些人从会客厅里出去,是得到了某些消息。在这消息的指引下,从而走出会客厅。

    同样的道理,那女的在医务室里估计多半也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先别让她出去,那男的呢?”想起被我们绑在医务室一个小单间病房里的男的,我连忙问胖子。

    “男的还在。”胖子和我很快回到医务室。

    不过甲板上我和那人的对话,我没有跟任何人讲。那人在跟我说完这些之后又补上了一句。告诉我事情要想做到人不知鬼不觉,先得瞒过自己。

    就连自己也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方的意思格外的明确。就算是陈胖子这种如此可靠的人,也不能够透露半点。

    两个护士此刻在医务室拼了命的将那人重新按回床上。

    可那女的就好似发了疯,一脸焦灼不说,更是想尽办法想要从医务室脱身。

    看见我和胖子来了,非但没有露出任何感激之色,反而冲着我和胖子这边大呼,让我们想方设法帮她从这里出去。

    “你们先出去一下,让我单独谈谈吧。”按照那人的指示,我此刻招呼两个护士在门外守着。胖子此刻也跟着一并出从病房出去。

    等小病房里只剩下我和那女的两个人。我这才开始按照那人的指示开始对女人进行一番劝说。

    半个小时之后,病房的门被我嘎啦一声推了开来。紧跟着出现在胖子眼中的,是正推着一辆轮椅的我,轮椅上的女的戴着帽子和围巾,缓缓向诊疗室外的走廊滑去。

    两个护士正要上前阻拦,被我用话给劝了回去,“既然这人都已经觉得自己康复了。有活动能力了,你们也没必要这样拦着。”

    上次见到的护士此刻不由白了我一眼对我说,“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

    然则我很快递给那人我的手机。看到手机上写的字:警察办案!那人很快缄默不语,毕竟我和徐峰之间的关系,这些人也知道。

    反倒是胖子此刻跟在后面,见我推着轮椅向前走去,一脸不解,“钱哥,你这是要干什么?你疯了吧你。”

    胖子大概是担心我这时候推着那女的出去,被惨白色的人影锁定。毕竟眼下时间恍惚之间便过去了,距离天亮不到两个小时了。

    对方志在必得,所以两个小时之内邮轮上必出大事。

    这时候偏偏见我哪壶不开提哪壶。胖子一个劲在后面跟着,甚至不惜出手拉扯。

    可我倒是浑然不顾,仍旧顺着走廊笔直向前推去。

    一直推着那个轮椅来到走廊的转角处。

    “钱哥,我说什么,果不其然吧。”就在我转弯的一刹那,胖子的声音接踵而至。

    我抬起头来,就在这时。那个服务生再度出现在了我和胖子面前。

    见到服务生,我立刻拔出手里的警棍,“给我闪开。今天这人我向堕落天使那边交定了!”

    然则我这话不等说完,那人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我的面前。在我和胖子的小腹上落在两拳,我们两个立刻翻倒在地。

    等我和胖子翻起身来,眼前的一幕让胖子彻底炸裂。

    一把锋利的匕首此刻呲啦一声被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

    好刺中了轮椅上坐着的人的帽子。

    从轮椅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等我和胖子再来到轮椅附近,那人早已逃逸的不见踪迹。

    我此刻赶紧推着轮椅,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等我跑回医务室的小病房中,胖子都已经露出想要杀掉我的眼神。

    当下医务室门窗紧闭,护士全都排除在外后,我原本紧张的脸色这才一扫而空。

    “钱哥,你别吓我。”胖子显然被我刚才的举措给吓坏了。望着我瞬间变化纷呈的表情最终定住了,这才长出一口气。

    我此刻掀开被单,原本的床垫底下居然又出现了刚才熟悉的女人。

    “钱哥,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胖子仍是诧异的望着我。他不明白,既然那人安然无恙地躲在了床垫下。躺在轮椅上的又究竟是什么人?

    “你自己看看吧。”我憋住笑,让胖子去拆分。

    胖子一番操作后,瞬间啼笑皆非。轮椅上哪里有人,只有一床被单和一部手机,刚才的叫声正是提前录好的。只要我一按手机,就能立即播放。

    “钱哥,真tm有你的。”

    我心说,“不是真tm有我的,这次还多亏了那人。”

    此刻我说的那人即是在甲板上遇到的那个。

    虽说这个调包计并不是格外的明智,却偏偏相当的实用。

    我对胖子说,“惨白色人影这边算是暂时解决了。可咱们得去找徐峰了。”

    “这又关许峰什么事?”胖子再度好奇问道。

    我说,“当然关徐峰的事了。那惨白色的人影估计也没那么容易相信我们。”

    这话倒是让胖子问到了。

    “你准备怎么办?”胖子问我。

    我此刻对胖子说,“等一下的找徐峰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陈胖子眼中的不解变为密布的疑云。

    “钱哥,你就别卖关子了,究竟要借什么?”

    我眼下什么不说。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急需收尾。

    船上的医务室虽然面积不算大,可容纳个把人却也不是什么问题。

    我来到之前将那人锁住的另外一间隔间里。

    那人被胖子几拳雷中,仍旧是在昏睡之中。

    “钱哥,你这是要干嘛?”见我伸手就去脱那人的衣服,胖子甚至不解。

    眼下,我却急需要这身行头。

    衣服脱掉后,我将这些衣服拿到病房里,网那女的的床头上一扔,临走之前,我落下一句话,“如果不想死,就赶紧换上。”

    那女的在屋子里一翻捯饬,确定穿好之后,我和胖子这才进来。

    病房和医务室还隔着一道门。守在外面的护士大概是等急了,从外面不停拍门,“好了没?”

    我在门内应声说,“好了,马上好了。”再度打开门时,出现在几个护士面前的仍旧是三个人。

    估计谁都想不到,我们之中有一个正是刚才那女的。

    女的打扮成了之前被我锁在小隔间里的那个男的模样。戴上一副浅色墨镜。把头发塞进头顶上的毡帽里。加上两个人的体格差异不大,陌生人确实看不出分别。

    等把一切打理妥当,我对迎面走来的护士说,”我们把这个人先行带到回去。交给警方处置。”

    护士见我们替他挪走了一个烂摊子,不由长出一口气。

    我们几个并没有回到之前的包间里,既然是堕落天使给我们订的包间。包间里一定也有问题。简单寻思,我决定先去徐峰所在的会客厅。

    到了会客厅,我立刻将门窗全都严严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