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活人代办

第一百二十一章 事出必有因

    事出必有因

    自打我们想尽办法离开银海市未果后,我和景小甜还有陈胖子都知道。在这一连串的事情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而在这一串秘密揭开前。我和景小甜还有陈胖子就如同被缚在银海市这根棍子上的蚂蚱一样。

    想要离开木棍,除非自断胳膊断脚。甚至不惜牺牲小命,否则想要离开棍子,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和堕落天使打交道让我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一动不如一静。越是在这种境地之下,在山雨来风满楼的情况下。景小甜还有陈胖子回到事务所,能不动则不动。

    静待时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几天时间过去了。徐峰那边都在忙着协助上面派来的警员调查游轮上的案件。那边的进展一一传我到了我和景小甜这边。

    这些细节我却是没有任何兴趣,唯一让我感兴趣的是,那个女的现在在什么地方?女的身上究竟带着些什么,以至于堕落天使和惨白色人影都对她耿耿于怀。

    可关键是这些的东西,纵然是徐峰费尽脑汁也无法刨到。

    还有那个人,自打我从游轮上苏醒。那人再也没有出现在徐峰和我的视线中。

    那人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偏偏帮我一把。我心头只觉得闷的慌。

    纳闷归纳闷,我也无法找到解决这一问题的答案。

    倒是堕落天使那边,才是过了短短四天。他再度给了我和景小甜一个大大的难题。

    “我需要你们帮我收集证据。”堕落天使在短信里说道。

    “收集证据这种事情不应该是警方做的吗?”景小甜看着短信,抬起头望向一旁愣愣的胖子。

    我同样大惑不解,有如堕入深云迷雾。

    不等我反驳堕落天使,对方一句话再度点破我的心扉,“我知道你们和一一个叫徐峰的警察走得很近。”

    我心头不由猛一抽搐。心说估计堕落天使已然发现了我和徐峰的关系,故意用这句话来激我。

    肾上素飞速飙升,可接下来堕落天使那边再度发来一句,让我心绪暂时安定了下去。

    “这一次我不限于你们和警方交往。”堕落天使此刻在短信里说。让我一瞬间甚是觉得堕落天使是不是又换了人,或是说有人动用堕落天使的账号。发给我信息的根本就

    不是同一个人。

    “想让我们给你调查什么?”我快速的回复。

    “人命!”堕落天使每次到关键时候的话总让人感觉到毛孔一紧,冷汗狂流。

    “又是人命。”我此刻深吸一口气。

    这两天的时间里,堕落天使说会有一个邮件包裹寄到我们这里。

    “又玩这种游戏。”上一次堕落天使给了我们又是明码又是暗码的,让我们破解。我心说这个包裹里装的估计也是类似的玩意。

    邮件包裹送得相当之快,上午堕落天使才是说说,下午包裹便送到了律师事务所。

    下午和一家公司谈生意回来。看见沙发上放着一只包裹,写着律师事务所的名字,我不由此拉一声,撕开上面密封的胶带。

    这一次堕落天使倒是并没有和我们玩什么文字游戏。寄来的全是一些零碎的照片和发黄的纸张。

    “这堕落天使究竟想干什么?”景小甜和陈胖子此刻从一旁凑了上来。望着桌上摆着的一堆零碎。

    一堆堆早已泛黄的报纸,还有一张照片。

    除此之外就是包裹里的的灰尘。看样子,这东西放在一

    个地方相当长的时间。眼下拿出来早已灰蒙蒙的一片。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收藏报纸。真一件稀罕的事。”胖子望着桌上放着的那些早已风化,一碰唯恐即碎的报纸,不由喃喃说道。

    “钱哥,这些报纸有什对咱们来说有什么用?”景小甜此刻小心的翻动着那些报纸。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原本脆如薄冰的报纸给翻破了。

    “总之先看看呗。”我小声说道。眼下我倒是觉得我这个律师干得有点像私家侦探。

    和头几次相比,堕落天使这一次给的条件自然相当的宽泛。一堆报纸和一张照片。两天之后,堕落天使便会告诉我们究竟要干什么。

    为了节约时间。吃过晚饭,回到房里,我又拿出那些报纸翻动起来。景小甜和陈胖子这几天累坏了。没有这些闲心。再来每天上班办一些公关材料,忙得得眼花缭乱,早早的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了。

    我则一门心思的研究,可研究了半天,仍是没有研究出任何所以然来。

    只是对方寄来的那张照片上的人物和报纸上在第39页上出现的人基本一模一样。唯独不同的是,报纸上的那个人眼睛附近打上了马赛克。

    顺着报纸上的报道,我继续看了下去。然则当我看完这篇报道时,我又一头水雾。我心说,难不成堕落天使这一次还是让咱们找人。

    报纸上显示截止的时间是正好是三年前。这篇报道的大致内容是,一个住在银海市的人突然人间蒸发。即便是到现在,也没发现这人的踪迹。

    那么就相当明确了,八成这所谓的证据就是指的这个人。我此刻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着呆。

    可两天之后,堕落天使给我发来消息,让我发现自己再度惨遭打脸。

    堕落天使并没有让我们去寻找这个人。而是另辟蹊径的让我们寻找在这报纸第35页上的一则新闻。两则新闻时间相去甚远。一个是四年之前的,另外一则发生在三年之前。

    而且这两篇新闻报道从表面上看根本没有任何关联之处

    “果然还tmd是哑谜。”在我将这份报道一字一字全都打了出来。前前后后贯穿看了差不多二十几遍。依旧没有看出其中的端倪,不禁心头发出一声暗骂。

    我也懒得去问。按照堕落天使的尿性,在我们找到第一条线索之前,对方是绝对不会吱声的。

    这时候让景小甜去只能白费功夫,不如这眼下顺着报道

    去找一下出路。

    我让徐峰去联系那天出现在船上的男人。可这一联系就是三四天的时间,时间一晃而过,可徐峰那边仍然一筹莫展。

    “他妈还真是奇了怪了。”银海虽然不小,然而这段时间内,因为银海屡次出现的怪事,银海市的各个出入口都紧紧戒严起来。

    只要有那人出现,就不可能随便遁形。可即便是这样,徐峰依旧没有捕获那人的蛛丝马迹。

    将报道又瞻前顾后研究了数十遍。景小甜对我说,“钱哥,你确定是这一号?”

    堕落天使给的刊号我可是认真比对过的,我默默点头。

    徐峰看着报纸上字,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起案子是三年前在银海发生过的。为了配合徐峰彻查堕落天使的身份,上面已经同意给徐峰一定的特权。

    没用多长时间。交通事故的卷宗和相关档案很快被调了出来。

    胖子把卷宗翻了个遍,也愣是没从其中看出什么端倪之处。

    陈胖子此刻说道,“钱哥,要我看这就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案子。一场意外能出什么事情?”

    我确实也这么认为。可堕落天使却偏不这么认为。以我和堕落天使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这人纵然再心狠手辣,但也绝不会随口胡说。

    我说,“这件事情咱们还得深究。”

    “钱哥,咱们去哪里深究哇啊?”按理说,对一场交通事故记载最详细的莫过于警局里的卷宗。可眼下从卷宗之中都看不出任何问题,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看的。

    所有人愣愣的看着我,我脑子里也跟着一团浆糊。可一瞬间我的脑子里仿佛闪过一道霹雳。眼下我不由冒出一个念头来。

    “对了徐峰,当时案发现场所有的目击证人还有肇事者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你还有吗?”

    徐峰扭头对我说,“有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我心口跟着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