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活人代办

第一百二十四章 肖兰

    肖兰

    既然是和那人在一起混的。而且近几年来从来没有分开过。

    加上期间又从外面源源不断加进去了人。里面的主心骨仍是不变。这个提议立刻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恨不得立刻让那人带我去见一见。

    坐在车后面的那人此刻不再说什么。只说,“你们几个人去的时候,不该问的千万别问。

    “这我知道,”我说。我按照那人的指示继续向前开车,很快车在小区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敲开一座10栋10层楼的一间房门。一众人很快便置生在了一片云州雾海之中。

    乌烟瘴气的室内,到处是胡乱堆叠摆放着的零碎物件。

    靠近客厅的地方正支着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副麻将。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正围在麻将桌前,凑着热闹。

    乍一眼看上去倒像是私底下开的赌场。

    看到这种情形,景小甜不免有些害怕,“钱哥,咱们要不还是走吧。”

    “那倒不必。”我小声说。眼下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好吃懒作的赌徒,并非亡命之徒,倒不足为惧。

    这些人三五成群的聚集在这里。当下,我对牌面上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此刻我跟着那人缓缓走进三室一厅的其中一个客厅。

    “喂,又带朋友来了?”推开室内的门,一个正叼着烟的人看见我们几个不由嚷嚷。

    “哦,不是不是,这是我的几个亲戚。”

    “亲戚?会打牌不?”那人一上来就因为我们几个会不会打。

    我和胖子摇头说,“不会。”

    听到这话那人也不再招呼我们,继续看着桌子上的牌面。

    “龙哥。”身上穿着单薄的年轻人此刻从一旁的床上摸起一件西服套上。

    “干什么?”忙着打牌的男人此刻极不耐烦地抬起头来。

    “龙哥。我几个亲戚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坐在桌旁的人此刻此刻大声嚷嚷着。我们几个的出现,让他觉得甚是碍眼。

    “请问,你知不知道肖兰的家人住什么地方?”

    “肖兰,那娘们不是死了吗?”桌子上的人此刻手上的举动全都停了下来。我眼下心说,估计这些人全都和肖兰

    认识。这些人在听到这个名字之时,脸上全都露出一阵阵的惶恐。

    “你的朋友问这些干什么?”抽烟的人见气氛不对,正要起身冲着那男的又推又搡,“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景小甜此刻补充道,“各位大哥,我们今天来是想想打听一下肖兰家里还有没有人。”

    见女的说话,那男的眼中的凶光渐渐柔和下来,“哟,这女的长得不错。得了告诉你吧。肖兰那家子估计现在都死绝了。只听说还有一个舅舅也在银海市?”

    “那你们知道那个舅舅住在什么地方吗?”男的此刻套上衣服,现在浑身上下也不抖了,慢慢凑到牌桌前。

    “估计还是住那间老房子。”

    问到了这点上,那人大概是觉得再继续问下去无疑引起来这里打牌的人的怀疑。

    那人把我们几个从卧室拉到客厅的一个角落里。

    “怎么样满意了吧?”那人眼下望着我和胖子。

    与此同时顺手写了一个地址给我们几个。

    “谢谢啊。 ”

    “不用谢。”我跟着胖子和景小甜屋子里出来,心头倒是泛起了一丝丝的欣慰。

    真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之下,居然可以探出一条线索。

    “咱们只得先从这个地方着眼了。”

    “钱哥,咱们接下来是要去找这个人,对吧?”胖子问。我点点头。

    从小区里开出车子,很快车子便向银海市东郊而去。

    刚开到大路上,景小甜和陈胖子立刻发现了一个让我们几个格外费解的事。

    “钱哥,后面那辆车怎么老是跟着我们?”景小甜此刻嘴边吐出几丝隐忧。

    透过后视镜,就在我们几个的SUV后面还跟着一辆淡棕色的轿车。

    后视镜的观景范围有限,而且加上那车和我们距离的并不算近。以至于究竟是什么人,我眼下透过后视也镜根本看不清楚。

    不过我嘴边低声暗说,“他要跟咱们就让跟着去。”毕竟路上有一辆两辆车再平常不过。大路朝天,我也没有权力让那人清路。

    可我这话没等说完,景小甜的担忧立刻灵验了。

    接下来的一瞬间,我发现那辆车是冲着我们来的,而且还是不速之客。

    整辆车一瞬间像被人喂了猛药似的。

    先是从我们后面急速追来。抬起的车头眼看就要撞上我们的车尾,吓得我心猛一跳,连忙身子一侧,赶紧将方向盘向另外一侧斜去。

    好在这条笔直向前的大路上没有任何其他的车辆。很快嘎吱一声,整辆车向一侧飞速倾倒。眼瞅车右边的玻璃就要撞在一旁的路障上。我身子一提,跟着将车给拉了回来。

    不过这一抖,却是差点将景小甜和陈胖子的胃给抖了出来。我这时候也是分外难受。眼下这情形却不容我有哪怕片刻的喘息。

    从后面追上来的车子很快在我的压制下立刻超了出去,在差不多10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本以为这辆车子是无意的,事出偶然。可没想到眼下那辆车子头灯一闪,竟然缓缓冲着我们这边调转过头来。

    “钱哥钱哥。”景小甜此刻不住的大声喊叫。透过前方的挡风玻璃,眼下触目惊心的一幕正悄然发生。

    不远处那辆车子的轮胎之间正冒着淡淡的青烟,俨然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一对头灯落的地方正好是我们的正前方。

    车里面坐着什么人我却不清楚,然而我却清楚接下来究竟会是怎样的架势。“md,这不是鱼死网破吗?”当下

    我只觉得一阵寒意正从牙根处蔓延。握住方向盘的手此刻也有些把持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