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活人代办

第一百二十六章 消失的车

    消失的车

    冒着青烟的辆车子眼下直冲着我们这边驶来。吓得我心脏从胸腔一直提到嗓眼附近。

    “钱哥来了,钱哥来了。”胖子坐在后座上不停的用手向前指。

    眼下更让我感觉到奇葩的是,偏偏这个时候越是手忙脚乱,越是起步艰难。

    眼看着那辆车就要撞在我们的车头上。

    胖子更是吓得惊魂不定,额头上汗如雨下。

    刚才离车辆远的时候我还没看清楚。等这辆车距离我不到二十米。淡淡的光映入我眼帘,坐在驾驶座上的那张脸让我只觉得浑身上下猛一哆嗦。

    坐在驾驶座上的是一个头上戴着针织帽的男人。看不出男女,大概是为了这掩人耳目,在针织帽下又加了一对墨镜。

    从眼下我这个方位上看过去。整个人浑身上下围的严严实实,看不见任何缝隙。

    此刻那人正踩着油门向我猛轰过来,原本拉平的嘴角此刻渐渐向上弯起。

    “不行了。”我此刻深吸一口气,竭力将那口气往下憋住。让我浑身上下原本燥热而烦乱的神经渐渐一根根的平静下来。

    眼看那辆车就要冲到我们的车头上。接下来估计就是车毁人亡。就在这一刻,原本静止不动的车突然吱呀一声平行移动了起来。

    “胖子,抓好。”后座上的胖子和景小甜一刻不敢怠慢,立刻系好安全带。

    等人刚坐稳,整辆车子以极其刁钻的倾角向一侧倾斜过去。

    对面那辆车此刻以极其快的速度冲着我斜擦而来。

    从我的位置上,我已然能够感觉到整辆车好似轰的一声撞击到了一起。当下听见一声卡拉的刮蹭声,我原本几乎到达顶点的恐惧一刹那又滑跌落了下去。

    左侧的后视镜咣当一声被从车上硬生生刮了下来。然则后视镜虽然挂了下来,却并没有伤及车体本身。

    那辆车此刻和我擦肩而过,我立刻向前猛踩油门,趁着空挡从缝隙里鱼贯而出。

    很快我们几个的车便是重新驶上了大路。景小甜和胖子向后看去。那辆车已然冒着烟撞在了一旁的路障上。

    “怎么搞?”胖子此刻神经全都紧绷住,而且相当的紊乱。

    “妈的,这人怕是要治咱们于死地。”我坐在车里把着方向盘,虽然早已离开那个车十万八千里。可想到车里坐着的那个人影,我浑身上下不由再度一个激灵。

    “景小甜,记住车牌号了没?”

    “记住了,回去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徐峰。”

    景小甜点点头,很快伴随着四周渐渐归于平静的风噪声,所有人不由长出一口气。

    “现在去什么地方?”开着车,我倒是忘记了自己为何会在车里,眼下又是驶向何处,刚才撞击了一下,也不知道按到了哪个键上,原本车上导航此刻也跟着关闭了。

    “肖兰!”胖子此刻从刚才的头绪中猛然回过神来对我说,“钱哥,刚才咱们可说是要去找肖兰的家人来着。”

    提到肖兰,我顿时恍然大悟,哦哦了两声,立刻将藏在我裤袋里的那张写了地址的字条重新翻出来。

    导航仪的灯重新亮,继续开了半个小时之久。车再度停下来的时候,原本的繁华早已被抛在身后。

    这里是银海市边缘城乡结合的地带。

    “肖兰。谁tmd认识。”按照地点和之前那人的推荐。眼前出现在我面前搭话的是一个差三十四五的女人。

    那人明显和肖兰的关系并不好。这人自称是肖兰的姐姐。然而如眼前这般当姐姐的我却是第一次见。

    陈胖子此刻小声嘀咕道,“钱哥,你说这人也真是的。明明自己的妹妹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可这个做姐姐的却仍旧不松口。”

    在中国的文化里,都有死者为大的说法。纵是生前再怎么罪大恶极之人,一死百了,也不至于怀恨在心这么久。更何况这人可是那个叫肖兰的人的亲姐姐。

    我和陈胖子还想向妹妹还想去问一下细节。肖兰的姐姐却是再度说出了让我感到震惊的话。

    “要不是肖兰,我们家何至于出现这样的状况?”

    眼下三双眼睛齐刷刷盯着那人,很是好奇这种状况究竟指的是什么?

    然而这毕竟涉及到自己的家事。对方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究。

    “总之你们记住,我没有这一个妹妹。肖兰她是早死早超生。不死了还得连累我们

    家更甚。”

    这些事情,估计是这人之后是又遇上了什么,所以眼下吐出的愤慨之词。不过这件案子一搁置就是这么长时间,以至于警方也将这件事情渐渐疏漏了下来。

    我不由对景小甜说,让她把平板拿给我。对着这平板再度比对一番细节。眼下,整篇报道中还差最后一个关键人物没有摸下底细。

    发生在三年之前银海市高速公路上的事,一共涉及到六个人。除了其中一个肇事者,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任何音讯,就剩其他三个旁观者。

    撇开坐在车里的肖兰之外,还有一个男的。而这个男的就是眼下我急需从对方嘴里刨出身份的人。

    对方此刻一个劲喋喋不休,我不由呵呵一笑,委婉打断对方的话头。

    我说,“对了,你不知不知道,你妹妹生前喜欢和什么人联系?”

    虽说人要懂得倾听,然而倾听一遍两遍也就够了,眼前这淤积在心头好几年的话此刻如同开闸之水全都奔涌出来。

    事情大多格外零碎,而且里面多是抱怨之语,丝毫引起不了我的兴趣。为了不让对方觉得尴尬,我只得此刻呵呵一笑应付着。

    “我的妹妹本来就是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的人可多了。如果你们要是真想了解这些话,那这个东西留给你们看看吧。”

    女的从屋子里拿出了一部老式手机,随后将手机递给我们。

    看到手机,我倒是猛然一愣。这是一部格外老旧的手机,我心想这手机应该就是对

    方留下的。

    “那谢谢啦。”我此刻带着景小甜和陈胖子从里面出来。从那间屋子里出来之后,我立刻感觉到一阵一阵极其阴寒的气息。

    胖子见我此刻频频扭过头不住的四处看,倒是异常诧异问我,“钱哥看什么呢?”

    “没什么,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我低声说道。

    也不知道怎么的,也也许拿到了那部手,死者的遗物,让我觉得心里有了莫名的暗示,产生了一些毛毛然的感觉?

    可很快我便明白并非如此。

    让我极其不爽的理由是自从从那间屋子里出来之后,走到街上,我觉得有人好似在暗地里跟着我。

    大白天的,说这话虽然感觉不到特别吓人,然而景小甜和陈胖子还是跟着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莫非是那个人?”胖子将刚才在高速路上发生的一幕的给联系上去。

    朝这样方向想过去,我倒是觉得心里再度一蹙,“看样子今天咱们是不能开车子回去了。”

    可不开车子也还得回去。脑子里转了转,很快,我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公交站牌上。

    拿起电话在银海市叫了一个拖车,很快我和景小甜还有陈胖子立刻站到了公交站牌之下。

    确定那个跟踪我们的人并没有跟着一并上来。我登上公交车,立刻找到一个位置坐下。

    这趟公交车开的路线基本上和我们开来的大体一致。特别是那一段高速路段更是让我记忆犹新。

    即将开过那段路,景小甜不由得冲着我拍了拍肩膀,“钱哥你看。”

    顺着向外看去,我跟着脸色一阵惨白。

    心头倒是一个劲的疑惑。奇怪,那人没出事。

    我打算让景小甜将这件事情告诉徐峰。虽然是那人先撞的我们,至少也算得上一起交通事故。

    然而眼下我清楚的记得我们是在这一段路上出的事。可从路上经过的时候,我前后左右仔细的看了一番。路面上,那道焦糊的痕迹清晰可辨。可原本一头撞在一旁护栏上的车子,却浑然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