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神经天师

第509章 嚣张

    嚣张

    虽然时常不愿意回来,也觉得这地方没什么意思,但是真正见到了地藏菩萨,狮子狗这家伙又差点掉下泪来。

    一溜烟的跑到了地藏菩萨的腿边,抱着菩萨啪嗒啪嗒的流眼泪:“您老又变得清瘦了。”

    地藏菩萨微笑:“在人间呆了一段时间,懂得疼人了。不错不错。”

    狮子狗脸上立刻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打了个响鼻道:“不是小子不愿意回来,而是人间界有些东西我没有经历过,若是不好好经历一下,我回来之后也稳不住心。就像您老曾经告诫我的那样,向往红尘便需要真正经历红尘,所以我现在正在经历自己的红尘劫,等劫难过去了,我自然而然就会回到菩萨的座下。”

    “你这厮倒是有诸多理由。”地藏菩萨宽容一笑,“自从把你带出修罗道,至今还未曾给你放过假。好好玩玩也行,切记不要惹是生非,否则在周俊

    身边不但带不来功德,反而会功亏一篑。”

    狮子狗大喜,急忙跪在地藏菩萨脚下磕头:“多谢菩萨慈悲,谛听晓得了。”

    说完后又看了看庙宇外面,好奇的道:“菩萨,周俊那小子现在究竟是咋回事儿?”

    “用眼看,用耳听,用心感悟。”菩萨并未直接回答,只是提点了一句之后便闭目不语。

    狮子狗无语的摸了摸鼻子,行了一礼之后重新走了出来。用眼看用耳听,对他来说早就是再简单无比的事情,加上他又有先知天赋,按理说应该不比别人差。

    至于用心感悟,狮子狗腾身而起,慢慢飞回了周俊所在的茧子旁边,闭上眼老僧入定一般不再动弹。

    既然地藏菩萨说我可以用心感悟,那我就让自己的先知天赋更上层楼。

    啪啪啪!!

    胖子身上爆发出一道道奇异的气息,好像开了几个大口子,无数浓郁的幽冥之气开始疯狂的灌注

    到他体内。

    胖子闷哼一声,努力的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嘴里面喃喃道:“操,托大了…要知道就一个窍穴一个窍穴的打开,这样有点吃不消啊…”

    与此同时,人间道这边只剩下了四女在一起。百里藏雪经过王雅茹的抢救之后终于算是维持住了状况,但依旧昏迷不醒;白伶如脸色苍白,正缓缓盘膝恢复,王雅茹忙里忙外,照顾这个照顾那个。

    石莹莹黯然伤神,总觉得胖子是主动寻死去了,在三女面前又放不开哭泣,只能自己一个人坐在旁边幽幽的不说话。

    王雅茹有些害怕,就打电话给了自己师傅,在电话里忍不住哭起来,哽咽着告诉他们,周俊和胖子都出事了。

    接到电话的水玲珑和火玲珑同时大惊,立刻毫不犹豫的乘飞机前往垄城,在电话里安慰道:“好徒弟,别害怕,这世上能伤害你们的人不多。我们马上就来,乖乖在家等着。”

    王雅茹点点头挂了电话,虽说早就成了高手

    ,但是遇到事情总是小女孩的心性,身边没有一个依靠还是觉得不安全。

    给师傅们打了电话之后,王雅茹又给二炮三炮打了电话过去。

    说实话王雅茹现在的修为早已远远超过了两名猎鬼师,但是因为之前一直处在周军保护的幸福小世界里,原来干警察时候的干练早已经不翼而飞,尤其是又担心着周俊的安危,王雅茹一点都承担不起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便又哽咽着给他们两个说了一遍。

    两名猎鬼师其实一直都住在垄城, 接到电话后立刻急匆匆的赶来。周俊是他们的朋友,不管怎么样,朋友有难都必须鼎力相助。

    上次那古怪的旋转漩涡,他们拼了老命找来了捉鬼界十大强者当中的一半,不管有没有起到作用,至少让周俊所有人都把他们当成了朋友。

    所以这一次周俊有难,王雅茹下意识的就找到了他们。

    然而第一个登上门的既不是水火玲珑,也不

    是两名猎鬼师。而是一伙提着棍棒带着推土机和吊车的小痞子。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正是之前看中了周俊家的豪宅又想将此处彻底买下来的某人。

    冷笑一声,反正现在就是强拆的大环境,倒要看看你们敢不敢当钉子户。直接找人在别墅外面的透明玻璃墙上写了个大大的拆字,然后拿出喇叭对着里面道:“里面的人给我听好了,按照政策,这个违章建筑必须拆掉。给你们几分钟时间把贵重的东西带出来,否则我们就要自己下手了。”

    王雅茹本来心情就不好,想不到还有人来招惹他们,立刻气冲冲的站起来。

    旁边的石莹莹也憋闷了许久,闻言恼怒的跟王雅茹一起出了门。这里是他们共同的家,怎么可能容许有人来强拆?

    出门后愤怒的喝道:“给我滚蛋!我们有自己的房产证和土地证,一切产权都属于我们自己,你哪来的资格强拆?我警告你,谁敢动我们家,就是故意侵犯别人的私有财产,老娘绝对不会跟你们客气。”

    为首的小痞子冷笑一声,谢谢的瞟了两女一眼,眼神中露出贪欲之色:“哟,想不到这豪宅里面居然是两个美的冒泡的小娘子,不知道是什么男人在这里金屋藏娇啊。有证又怎么的?我这里有政策,按面积赔你们点儿小钱儿就是了。大家都给我听好了,五分钟之后就下手,我倒要看看他们要钱还是要命!”

    “卑鄙无耻!”石莹莹气愤大怒,冷笑的看着一群小痞子,扭头跟王雅茹商量,“姐,怎么办?”

    “刚才看天气预报,据说会有短时大风,这些人不怕狂风,咱们可不能不怕。先回家再说。”王雅茹冷漠的看了一眼根本不想跟他们好好交流的小痞子,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哈哈哈,短时大风?你在做梦吧?”小痞子笑的猖狂,“有本事你就让风来呀,把我四十多吨的大吊车给吹走啊。”

    身后一片哄笑声,都是带着不屑和看戏的态度。

    有人在后面调笑道:“两个美眉,你们不如跟我们东哥吧,他才是这城里的大哥大,你跟的男人连个屁都不敢放,算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