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大清隐龙

3530 奸计得逞

    这话说的真委屈啊,富庆眼泪都快下来了,眼眶都红了,此言一出整个大殿里全都鸦雀无声。

    翁同龢他们刚刚冒出来的火气此刻也烟消云散了,一听说自筹资金这句话所有人都当了缩头乌龟。

    说出来真是没脸见人啊,这么大的一个大清国为了七八百万两银子都值当开御前会议,这要是放在乾隆年间,那还不得让皇上给骂死!

    这么一点小钱都拿不出来,丢人啊!

    可是更丢人的是,开了御前会议也没有钱,一样户部掏不出银子出来,最后逼得臣子办差事还得自己筹集资金。

    想来真是悲哀,公司打工的为了老板去开拓市场,结果还得自己想办法去筹集路费、住宿费、餐饮费……啥都得自己筹集钱去,然后还得自己还!

    市场开拓出来了,老板顶多给个奖状!

    这种管理不丢人吗?肯定丢人啊,可是这却是大清国眼巴前的现实!

    载淳心头一热当时就想脱口而出说自己掏这七八百万了,反正他手里还有不少英国的军事援助资金呢!

    但是话到嘴边生生的又给压回去了,福州军饷闹出的笑话可就在不远前,二毛回头可是没少劝诫自己,治国如烹小鲜,千万不能冲动啊!

    自己的御林新军花钱是应当应分的,可是这可是全大清国的电报局,建好了所有势力都能受益,碰什么就让我皇帝花私房钱?

    果然,当同治帝想到这一环节后,突然发现富庆故作悲愤的表情中却又别样的眼神,好像庆三爷正拼命的阻止小皇帝乱说话一样。

    同治帝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这潭水里有干货,不能乱说话!

    “嗯……朕知道了,国朝财政紧张啊!就连左季高平新疆都得自筹军费,开来是真没有钱了……”

    “但是没钱也得办差啊!大家可别忘了,当年要不是我大清国没有现金的电报网,我们何至于让法国人那么骗?”

    “非骗咱们说元首死在海外天边了,这才有了冒险的军事行动……结果出了那么大的冲突!”

    同治帝又提起旧事儿了,一提起这个满朝文武都脸红,法国大鼻子欺骗朝廷说肖乐天死在国外了,为了争权夺利,这些脑残居然军事进攻塘沽特区。

    甚至还包围了景山挑起宫变,最后肖乐天得到慈安救驾的密旨,直接攻破了四九城,这才把小皇帝给带出了大清国去游学!

    历历在目啊!吃亏就吃在消息不畅上了,所以之后满大清国任何一个人都不反对修电报网了!

    翁同龢这个清流老顽固也叹了一口气“是啊,这电报网还是要修的,修好了真的是有用……可是钱啊……”

    同治帝猛地一排椅子背“我就问众位爱卿,这覆盖全大清的电报网,你们说应不应该建?”

    “应该!当然要建……”众人全都表了态了。

    “好……既然要建,但是又没有钱,那就只能议论议论富庆的这些提案了!现在就给我表决,朕要的是效率不要磨洋工!”

    载淳也看透了,今天虽然不是大朝会,但是朝中各势力的代表也都聚齐了!

    连兴还有宫里的一众太监们,可以代表慈禧的意见,富庆是慈安的嫡系,奕誴跟鬼子六还有奕譞都是亲哥们。

    翁同龢代表了清流汉臣,湘军代表直接来了九帅曾国荃还有李鸿章,甚至连商人代表胡雪岩也在旁听。

    除了华族和各国洋鬼子没有代表之外,朝中各派势力都齐全了,投票表决正合适!

    同治帝的眼睛在重臣们身上来回扫描,看的所有人一个劲的发毛,到最后李鸿章在九帅的示意下第一个开口了。

    “臣觉得富庆大人的建议还是中肯的!除了不能动用华族和洋人的资金这一条之外,臣同意其他的条陈!”

    “驿站系统从兵部剥离出来并入大清电报局,然后建立电报网的费用让电报局自筹……”

    “没错,臣也附议……但是时间不能超过四年,四年后电报局必须要给户部缴钱了,不管多少哪怕一两银子也得交!”

    一个个的都表态了,到最后奕誴也没法装哑巴了,他站起身来“臣王也附议……”

    “好!既然在做的诸位爱卿都已经同意了,那就草拟条陈送到四九城去用宝吧!让众位大臣联名签字……”

    同治帝眼下还没有亲政,他还不能直接下达圣旨,因为大清国玺还在紫禁城里放着,他必须把提案送到紫禁城让两宫太后用宝,之后再动用国玺,这才能形成政令。

    但是同治帝也聪明,他让在场所有官员一起联名,就是明白告诉两宫太后,大清国各势力的代表都已经接受这个提案了,二位母后您瞧着办吧!

    富庆激动的热泪盈眶,跪倒在地三呼万岁“陛下,臣有现成的提案折子,连具体费用明细都有,臣这就去取……到时候诸位大臣直接在折子上签字就行!”

    “去吧,速去速回……我们再议一议其他的事情!”

    其实今天同治帝只是想了解一下国内的情况,尤其是财政、军政还有洋务,万没想到居然真的能对一项政令达成统一,实在是意外之喜。

    大殿内正在讨论大清是不是需要建钢铁厂,如果建要修建在什么地方呢,富庆已经急匆匆的从殿内走了出来,绕过迷宫一样的花园往前院走去。

    刚过一个月亮门,就听阴影里有一个声音响起“都点头了?”富庆一听就是二毛的声音。

    “好兄弟,都点头了,你选的这个时间点真好……”

    二毛和富庆凑到没人的黑影里,周围还有忠诚于他们的侍卫和太监远远的警戒着。

    富庆激动的说道“咱们的计划成了,终于又给万岁爷抢来了一块权利,这提案一旦通过,我保证每年给万岁爷赚出二百万两以上!”

    “庆三爷不用激动,我还能不信您吗?朝中那些眼高手低的,根本不知道洋务是什么,都以为洋务是苦差事呢,其实搞洋务是天底下最大的蛋糕啊!”

    二毛冷笑着说道“呵呵……电报局要是能赔钱了,我把眼珠子扣下来!”

    这还真不是笑话,电报这玩意在这个时代是最高新的技术了,正是刚刚普及的时候,价格高的离奇。

    发几个字的电报就得一个银元,全大清国得多少人需要电报传递消息?聚沙成塔这是了不得的一笔大钱!

    庆三爷身边一直有一批人给他做假账,在朝廷眼里电报局是一个吞金的无底洞,但是他们那里知道,当上海到北京的这条电报线修成之后,大清电报局每年的盈利就已经有六七十万两白银了。

    眼下中原各省电报网都修好了,每年纯利润都有二三百万两,但是报到朝廷上可是年年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