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大清隐龙

3535 天家无亲

    天家无亲!这句话流传了数千年,说的就是皇权附近哪里有什么亲情,为了争权夺利一个个杀的都跟红眼兔子一样。

    但是今天这一幕,窗外的大四喜等人却认为这是真的性情流露!

    首先京师小五爷就不是一个争权夺利的人,从小道光帝就生气这个老五,因为实在是不爱读书就爱胡闹就爱玩儿。

    道光帝也不是没想过办法,可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个老五死活不是读书那块料,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帝王之材,甚至都不是一个合格的能臣材料。

    这样的人也就是个闲散王爷的命了,连道光帝都放弃他了,那就混吃等死天天玩儿呗!

    正因如此奕誴反而是兄弟里面人缘最好的,因为他对谁都没有威胁,不仅不争抢皇帝宝座而且办差的职位他也不抢!

    没差事职位那也就是没有了油水外财,这位五爷在道光帝的子女里面实在是不算有钱的。

    但是他也不着急,还是天天市井里面混,最后混了一个京师侠王的绰号!

    道光帝也好,咸丰帝也罢,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兄弟其实还是疼爱的,知道给他钱也没用,给权也不要,那就赏赐庄园,让他当大地主去。

    这才有了顺义那成片的农庄!

    市井混混都是讲义气的,没有那么多官场上的黑心眼,他对同治帝还真有一份叔叔看亲侄子的那种关爱。

    整个爱新觉罗家族里面,到现在,也就他给同治帝说了一句实话,给送上了一份心意!

    这份感情是真的,载淳能体会得到,而同治帝这些年也真的是受了不少委屈,皇帝虽然早熟但依然也是没过二十岁的孩子,他一样也需要亲情。

    叔侄抱在一起流了半天马尿,中间小四喜他们还想去劝解一下,却让二毛拦住了。

    “陛下难得发泄一下委屈,就让陛下发泄吧……抑郁之气别憋在五脏里!”

    哭了一会奕誴松开载淳他擦了擦眼泪长叹一声“陛下的苦我懂,但是陛下您也得明白……天底下当皇帝的谁不苦?”

    “康熙爷当年亲政的时候艰难不艰难,鳌拜擅权外面三藩之乱,不也得该低头就低头吗?”

    “雍正爷登基之前光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刺杀都数不清了,八王夺嫡乱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乾隆爷算是太平皇帝了,可是他老人家一样也有想要杀他的哥哥,登基之后也有人阴谋要叛乱!”

    “很多事情,陛下可以问一问内务府里的老人……密档中记载的紫禁城阴谋诡计多的数不胜数!”

    “为什么御膳房有规矩,皇帝再爱吃的菜只要夹过三筷子,就必须撤走?还不是防着有人投毒……”

    “您可别以为这是说笑呢,真让人摸清楚皇帝爱吃什么了,那可真有人动心思啊!投毒的事情常有的!”

    “当皇帝的,安保制度要严格一些还不太好杀……后宫里死的那些小阿哥和小公主们有多少?”

    “真以为都是病死的?呵呵……里面八成都是谋杀啊!”

    “陛下啊,我说这么多就是请陛下要小心再小心……亲政这条路不好走,你永远都无法想象您的对手有多庞大!”

    “呵呵……都说我不学无术?我跟陛下交个底儿吧……其实从小读书的时候我就是装的!”

    “因为我怕……我亲眼见过,就比我小六个月的一个妹妹,上午还一起玩呢,结果下午就说出天花了被隔离起来……”

    “其实呢……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天花,她那是被人下了一些药出了一些红疹子……最后还不是活活给饿死了!”

    “你当皇帝管得过来?英国人正炮轰广州呢,他还有心管一个小公主的死活?”

    奕誴的脸上流露出极其恐怖的表情“我……我在几个忠心的小太监的掩护下,曾经偷偷去看过妹妹……”

    “她被缩在屋子里,蓬头垢面……看见我她吓得都不敢大声的哭,我亲眼看见了她的脖子上都是指甲掐出来的血痂……”

    “我给她带的点心她一口就塞进去了,差点噎死……到最后……她就是哭着说饿啊,饿啊……”

    奕誴掩面痛哭“呜呜呜……我那时候才六岁,我能怎么办?我又有什么办法……只能看着她活活饿死……”

    “为……到底为什么……”载淳脸也白了。

    奕誴摇摇头“没有为什么,我偷偷问过我额娘……其实就是没娘的孩子没人疼,小公主长得还漂亮,怕受宠呗!”

    “从那以后,我就吓出根儿来了……不敢沾染权利,我宁可故意不背书让父皇用鞭子抽,我故意装傻我也不去抢那个皇位去!”

    “所以我活下来了,活成了四九城的侠王小五爷……呵呵呵……”

    笑声中满是悲凉,临走的时候这位皇叔对载淳说道“在你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以保护自己之前,过多的权利就是毒药,切记啊,我的侄儿!”

    奕誴走了,又变成那个混不吝的京师侠王小五爷了,三百顷的庄子送给了同治帝,载淳看着那一沓子地契文书久久不语。

    “来人啊!传旨马铭明天速带一批精通工程的军官,北上顺义去测量地势……朕未来御林新军的主营地就放在顺义城南!”

    “重新调整时间表……江南考察要压缩,春节必须在紫禁城里过!”

    同治帝躺在床上,攥着拳头回想着白天发生的一幕一幕,他想到了自己冒险赌命的那个场景。

    “朕受命于天,万民抬御辇连刺客都无法近身……这就是朕的天命,这就是上苍给朕的点化!”

    “圣天子百灵护身,任何宵小都必败无疑!朕必胜,朕必胜……”

    载淳是在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声中渐渐的睡着的,花园内一百忠诚的御林新军正拱卫着他们的天子,也只有这些人才能给他最后一点心安了。

    江南是大清国的赋税重地,是整个帝国的经济中心,同治帝不可能就在这边露一面就离开。

    从第一天接驾之后开始,考察的任务表就排的慢慢的,各国洋人的使节都要接见哪怕就是说两句废话也得见。

    长江两岸的江南特区也小有规模了,虽然都是缫丝、纺纱等等轻工业,但也颇具规模,这些地方也要看一看。

    六朝金粉的江宁也就是南京更要巡视一下,这次可是打出公开的身份巡游江宁,这是太平天国运动后清朝皇帝第一次来这里。

    政治意义更是极其重要,湘军动员了足足十万人保护皇帝的安全!

    同治帝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成了清帝国内各方势力的关注点,哪怕是在大西北的左宗棠也能得到九帅所发来的最新电报。

    但是眼下左宗棠可不在兰州,而是西出直奔玉门而去,通往西域的道路上,漫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传信的骑兵川流不息,大军搅动的烟尘遮天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