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大清隐龙

3150 鞠躬尽瘁的首相

    “我华族?”肖乐天无奈的摊着手“说实话,我也没办法,这种问题都是时代发展所必须要面对的,你想要工业革命的好处就避免不了这样的负担,一体两面啊!”

    “军国主义也一样,你享受了开疆扩土在敌国王宫里加冕的荣耀,你也就得接受这个庞大军事集团的特权!”

    “天下没有什么事情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治大国如烹小鲜,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我们这些政客就是一些善调阴阳的平衡家而已……”

    “矛盾就存在于社会中,调解处理,让矛盾用非暴力的形式释放掉,也仅此而已罢了!”

    “不过我华族多少比你们有一些优势,因为华夏文明历史上经历过非常漫长的文官政治的时代,儒家思想深入人心,所以中华民族本身暴力性就低于其他的民族……”

    “这些一手缔造华族的开国武将集团们,多少还是讲道理的,跟他们聊一聊我们刚才说的话题,这些人能听懂也愿意思考……”

    “这是民族特性的问题,你们普鲁士学不来的!”

    卑斯麦久久不语最后长叹一声“历史真的是你们民族最大的一个宝贵遗产,你们从中占了太大的便宜了!”

    肖乐天也叹息一声“但是历史也是我们民族一个重重的包袱,习惯性的力量太强大了,我可以预见,我未来执政的重心就是和这强大的习惯性力量去作对!”

    “共勉吧,未来的路不好走啊!”两个苦命的人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历史证明了肖乐天的判断,穿越者并不是万能的,他没有办法对规律性的东西对抗,他也只能顺应时代潮流进行细微的调整。

    就好比你靠武力立国,那么最后你就必须容忍军国主义的泛滥!

    你需要工业化提供的强大生产力,那就就无法避免工人阶级的崛起!

    大国争锋相互之间攀科技树,那就得玩命的进行军备竞赛,甚至你还得从老百姓口袋里掏走最后一枚铜板,来建造深蓝巨舰!

    你想要什么,就得提前付出点什么,没有任何东西是白来的!

    加冕庆典以后,卑斯麦和肖乐天就再也没有聊过未来治国方面的任何问题,可是卑斯麦在后期的执政期间,所走的每一步其中都有肖乐天今天这番话的影子。

    普法战争之后,卑斯麦一改铁血首相的威风,而变成了一个谦和的政治家,他醉心于外交始终保持着和奥匈帝国的友好关系。

    不仅仅是同文同种,更是为了让帝国向东方扩展势力范围!

    可能是肖乐天所描绘的世界大战的画面太残酷了,而且卑斯麦也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大,所以卑斯麦终其一生都反对德意志帝国扩大海军。

    这点几乎就是他和威廉二世所有矛盾的爆发点,威廉二世想要的是一个和日不落帝国一样辉煌的伟大帝国!

    那么大海军就是不可避免的选择,但是卑斯麦却一直强烈反对!

    等到威廉二世上台之后,他立刻想尽一切办法挤走了卑斯麦,让帝国沿着他的指挥棒开始运转。

    当威廉二世登基的时候,肖乐天还依然控制着华族的政治,他比卑斯麦要年轻很多,他看着老战友落寞的退到历史舞台的幕后,心中百感交集。

    事实证明,历史的车辆不是一两个人就可以逆转的,威廉二世的所做作为也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做主的!

    在他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军国主义集团在支持着他,是数千万德意志人心中迷梦推动了他!

    卑斯麦所做的一切都无法改变这个集团的野心和欲望,他只是用尽自己一生的时间和精力,去尽量的调解,尽量压制,尽量疏导……幻想着能用时间来一点点化解军国主义这股狂暴的力量。

    但是最终他还是失败了,一战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外交努力失败了,卑斯麦的合纵连横并没有让德意志帝国摆脱战争的宿命,而国内内政方面老人更是心力交瘁。

    诚如肖乐天所言,德意志帝国由于率先进行全民义务教育,整个社会累积了大量的精英科技人才,很多科技都处在突破的边缘。

    这个时候的德国需要的就是启动资金,而普法战争的赔款一下子成了科技爆发的催动剂!

    德国这架战场在普法战争之后就跟开了挂一样横冲直撞,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德国成了其中最大的赢家!

    大量的工业区开始兴建,全新的工厂生产出更好的商品,科技含量更高!

    英国人彻底傻眼了,他们发现自己过去引以为傲的纺织品工业,已经不是最赚钱的产业了!

    德国的重工业产品才是最厉害的,在那个时代德国造的工业品就代表着最高科技、最高质量、当然也是最贵的价格!

    重工业疯狂发展的德国,一间军工厂的利润能超过二十间英国的纺纱厂!

    出口一台蒸汽机车,英国人不知道得卖多少布匹才能赚到一样的钱!

    德国重工在那个时代就跟美国的英特尔、微软、苹果……等等公司一样,属于是高精尖的前沿产业,利润高到吓人,产品从来都不愁销路!

    但是就这样的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场面,放在卑斯麦的眼里却没有丝毫的喜悦流露!

    世界第一的工业区,也就早就了当时世界第一强大的工人阶级,整个卑斯麦执政后期,他三分之二的精力都放在如何调节工人和资本方的矛盾上。

    资本家不是慈善家,他们无论赚再多的钱也不会主动提高工人待遇,相反的压缩成本是他们的本能选择。

    一方面是工人要求提高待遇福利,一方面是资本方的毫不妥协!双方这一顶上牛,矛盾可就升级了。

    工人开始串联,那些在巴黎曾经兴风作浪的人开始渗透到普鲁士,新思想迅速渗入社会底层,各种报刊、传单、秘密集会多的数不清。

    有组织的罢工、破坏生产机械、上街游行示威……德国的这些统治者们突然发现,拿破仑三世当年都惹不起的那群人,怎么全都跑到德国来了?

    警察突击抓捕,军队上街镇压,一切的一切怎么这么熟悉?

    万幸有了卑斯麦,万幸他还能压的住场面!

    坚定的老人开始了和稀泥的政策,他一边强力镇压任何暴力行为,而另一方面则大力度的推进劳工保护法!

    缩减工作时间、提高伤残抚恤、增加小时工资……这些措施虽然治标不治本,但是至少在他当政的时期缓解了社会矛盾。

    卑斯麦不是神,他只能用自己能想到的办法去治理国家,很可惜当他下台之后,威廉一世没有继续他的施政,德意志帝国的社会矛盾愈演愈烈。

    卑斯麦生命的最后,在弥留之际还用微弱的声音和自己的子侄说道“给我最新……最新的东方新闻……让我看看……看看肖……在干什么……”

    “我想知道……他是怎样破局的……我失败了……希望他不要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