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人欲

280、碧海桥头清风皎(二)

    280、碧海桥头清风皎(二)

    小白捏碎天刑墨玉迟了刹那,但这也不能怪他。本来以白少流的他心神通,发现阿狄罗心中的杀机可以立刻提醒阿芙忒娜小心,哪怕不捏碎天刑墨玉也可以用别的方式。可白少流此时办不到,因为那包围在栈桥四周的奇异法术,使栈桥仿佛成为了幻影般的存在。小白的他心通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看一副画的时候知道画中人物心里想什么?不仅如此,连耳神通也被屏蔽了,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白少流只看见阿芙忒娜突然回头,此时阿狄罗虚空凝成黑剑刺入她的后心。小白惊的魂都快飞了,这么远的距离不可能出手相救,好在他从来临危不乱,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恰当的选择——捏碎了天刑墨玉。

    传世最后一枚天刑墨玉,能在一日之内唤醒在世仙人封印的神识。想当年安定两昆仑的神君一战时梅野石没有动用,不久前白少流遭遇福帝摩追击数万里时没有动用,如今却在猝然无法预料的情况下捏碎了。——此时不叫风君子来,回头谁也不好交待。天刑墨玉在指尖化成一道雾气消散,然后小白也看见了远方的风君子。

    对于风先生,小白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游戏红尘仙人指路、喜笑怒骂皆成文章。但此时的风君子与平常的形容完全不一样,虽是一般无二的五官面目,但是一眼看见他,你就会感觉到究竟什么才是仙家气象?

    风君子峨冠博带,腰悬金色丝绦,丝绦与大袖在海风中飞扬。他穿着银白色的束腰长衫,前襟、下摆、袖口都有银灰色的刺绣,日月星辰、风云水火等图案,随着他的走动若隐若现流转着奇异的光华,似身披传说中的仙人羽衣。

    脚下是一双藕合色的登云长靴,靴子上缠绕着两条直欲破空的黑色飞龙图饰,他脚踏实地,迈步时却似根本没在地上行走。他的步履舒缓从容,就像穿越滚滚红尘而来,从栈桥的另一端只迈出了一步,就已经到了阿芙忒娜身前。

    随着他的到来,周围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有奇异的变化。天空密云未散,但星月之辉却穿透云层洒射下来;桥头海风未歇,却盘旋着就像温柔的轻抚;海上浪花犹卷,拍击声却应和为神妙的节奏宛如鼓瑟合鸣。

    那笼罩在栈桥周边的无形泡影也消失了,白少流捏碎墨玉,也想立刻赶过去,但那仙灵之气竟使他不敢飞天而降,而是从棒槌礁上跳下来,象风君子那样脚踏滚滚波涛迈步而去,你别说,他学的还真挺像。

    风君子来到阿芙忒娜面前,星月辉光下的五官神情雍容,肌肤有着明玉般的光泽,眼神清澈而深邃。阿芙忒娜望着风君子,身子在微微的颤抖,蔚蓝色的眼眸中已满是泪光闪烁,她手心向上,向着风君子伸出了手。

    风君子左手握着一支黑色的如意,右手握住了阿芙忒娜的手,柔声道:“阿娜,我来了。”

    “我的上帝啊!当心灵坚硬焦躁的时侯,你赐我以甘霖,当生命失去恩宠时刻,你赐我以欢歌。……风君子,我终于见到了你!”阿芙忒娜在海岸清风中喃喃开口,泪珠从脸颊滑落。

    他们在说话,阿狄罗在干什么呢?阿狄罗的脸色惊恐万状,正在咬牙拔剑——那把凝聚了强大黑魔法力的虚凝之剑。可他拔不出那把剑,剑刺入阿芙忒娜的身子的同时就被另一种强大的力量禁锢——阿芙忒娜的魔法力。

    阿芙忒娜的伤口也在流血,这鲜血竟带着淡金的色泽,没有沾染衣衫,而是顺着剑身流出,就像在纯黑的剑身上缠绕了闪耀淡金色光芒的玫瑰花纹。阿狄罗放弃了自己的剑,松手退后几步,站到了栈桥尽头的最边缘,身后就是茫茫大海。因为此时白少流已经从下方海面跃起落在一旁,一言不发拉开赤炼神弓对准了他。

    那把以黑魔法虚凝而成的剑,一旦离手就会失去控制,产生一场威力巨大的爆发,那是阿芙忒娜的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承受的,周围的所有人包括阿狄罗自己都会受到波及。但是大爆发并没有出现,剑仍然插在阿芙忒娜身上,不知是阿芙忒娜坚持用魔法力禁锢,还是有什么别的力量在帮助她支撑?

    白少流的箭蓄势待发,却没有出手也没有说话,在这样一种场景下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阿芙忒娜握着风君子的手缓缓转过身来,颤声道:“你不是阿狄罗,你是鲁兹,把我的弟弟还给我!”看见这样一把剑,阿芙忒娜也明白了很多。

    阿狄罗面带狰狞的笑:“阿娜,你错了!我不仅是鲁兹,也是阿狄罗,灵魂已经融为一体。刚才那一剑你们都看见了,与我刺向王波褴的那一剑是如此相似。阿娜,这是你为背叛付出的代价!”

    白少流终于忍不住喝道:“在仙人面前还口出狂言,你已经死到临头了!”

    阿狄罗又是一阵狂笑:“杀了我?在这里你们只能杀了阿狄罗,不可能杀得了鲁兹!我是个黑暗亡灵,你们已经杀了我一次。……阿娜,他们不知道你应该明白的,我现在已经有很多宿主,都是我的灵魂力量源泉,只要还有一个宿主在,我就无法被消灭!……哈哈哈哈,在世仙人,你要在乌由大开杀戒吗?要杀了那么多只有黑暗欲念却没有真正罪行的人?”

    风君子淡淡道:“啰嗦!”与此同时小白的神识中听见了风君子传来的一句话,只有一个字——“杀!”

    风君子不出手却要小白动手,阿狄罗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杀机,当即化作一道黑色光影从桥头直射天际而去,跑的比流星还快!他自以为见机早能从白少流手中逃掉,而风君子不可能松开重伤的阿芙忒娜来追他,然而刚冲上天就发觉不对。

    云层中透射出星月之光仿佛就在眼前,可是不论阿狄罗如何疾飞就是穿不过去,他似乎一头迎在了一个梦幻泡影前。这不是风君子的法术,风君子真要想亲自杀阿狄罗早就动手了,另有高人暗中截住阿狄罗,这是尚云飞的泡影人间大法。

    阿狄罗刚刚意识到这一点,小白的赤焰蛟龙箭就到了,被泡影人间大法所困再想转身顽抗已经迟了,他的身形被赤焰蛟龙吞没于空中化为飞灰。阿芙忒娜闭上了眼睛,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滴落,身子已经站立不稳软软的靠在风君子怀里,风君子依然紧握着她的一只手。

    风君子双眸如星光一闪,看了小白一眼。小白的他心神通虽然对风君子无效,此时也读懂了他的眼神,那是感谢之意。风君子不想当着阿芙忒娜的面亲手杀了她弟弟,但是阿狄罗又非杀不可,所以才让白少流动手。

    当阿狄罗在空中化为飞灰完全消散,风君子出手了。他握着黑如意的左手轻轻一挥,袍袖扬起,那日月星辰风云水火刺绣上的银线也变得生动起来,仿佛是活了,化成光丝飞上天际,从虚空中扯出一条挣扎的人形黑影。不论这个阴影如何冲突扭动,就是挣脱不了万道丝光的缠缚,被卷至眼前的半空。

    风君子的声音冰冷:“当上帝创造光明,你们就在阴影中汲取灵魂,这是源源不绝的永恒力量。是这样吗?你不觉得可笑吗?黑暗的亡灵真的无法消灭吗?……下次撒谎的时候看清楚一点,面前的人你一个也骗不了!可惜,已经没有下次了。”

    鲁兹惊恐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你真的要消灭我?告诉你实话,如果你这么做了,将杀了另外九十六个人,他们其中大多数人并无恶行。你若杀了他们,与我有何区别,你就没有资格来审判我……”小白能听出来,这一次鲁兹说的是实话。

    风君子叹息一声:“如果你是我,会毫不犹豫牺牲这些人对不对?可怜你在求饶时,却用你曾经鄙视践踏的善念来保护自己,希望他人心中还有你所放弃的光明。在这一刻,你虚伪的信仰已经崩溃,所有的力量不再有任何意义!……我不会消灭你,但你的归宿会比被消灭更加恐怖,这是你自找的!……我要将你的力量源泉从所有被沾染的灵魂中收回,把你放逐到真正无边的黑暗世界中,永世沉沦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