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剑行九州

第七百零九章 神秘老者 万恶之源

    本书

    ————————————————————————————————————————————————

    嗡

    整座石殿都在轻轻颤动,一层层如水波般的朦胧光晕,缓缓在白色石殿之上涌动而出,被朦胧光晕所笼罩的白色石殿,看上去突然变得无比的辉煌神圣了起来。

    一声幽幽的叹息,仿佛穿越了亘古时空,悄然在太白真人的耳边响起。

    太白真人顿时感觉寒毛乍立!

    这里有人?!

    一条人影,准确来说,应该是一道背影,伴随着着一声幽幽叹息,突兀的出现在了太白真人的前方,那座残破的白色石殿的殿门处。

    “什么人?!”

    太白真人惊骇至极,自己费尽心力,都无法真正进入那残破的白色石殿,更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牢牢的困缚在了这距离石殿三丈的虚空中,无法动弹分毫。

    而那道背影,居然轻轻松松、轻描淡写的出现在了那白色石殿殿门处?而且看起来似乎只要那人愿意,轻轻踏出一步便能够随时跨入那座石殿之中?

    那道人影并没有回答太白真人的问题,静静的站在那白色石殿的殿门处,仿佛一座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雕塑般,不言不动。

    可是在这道人影的身上,却有着一种令太白真人都有些窒息的恐怖压力,感觉在这人影的面前,自己的实力是那般的渺小,渺小的仿佛凡人一般。

    “造化境界顶峰?还是……那传说中真正超脱了造化境界的至高存在?”

    太白真人心中震撼,默默想道。

    “唉!”

    一声幽幽叹息,凭空响起,太白真人顿时心中一寒,这一声叹息,一如之前那般直接在自己的耳边响起,如同身畔有人在轻语一般……

    那石殿殿门处的身影,也伴随着这声叹息,缓缓转过了身来。

    这是一个身穿着一身月白色长袍,头戴着一枚暗金色束冠,面容奇古的老者,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太白真人。

    这老者的目光,深邃莫名,变幻莫测,仿佛蕴含着一个光怪陆离的浩大世界,又仿佛包容着世间的一切……又如同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祗在俯瞰着脚下的蝼蚁,散发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尊贵。

    “见过……前辈……”

    太白真人强忍住心中的惊惧之感,连忙移开了目光,不敢与这老者对视,有些苦涩的低声说道。

    那老者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依然默默的看着太白真人,直看得太白真人感觉毛骨悚然。

    太白真人被那老者看的毛骨悚然,心中既有着惊惧又有些憋闷,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要杀要剐,总应该给句话吧!

    当下太白真人把心一横,同样看向了老者,这一看之下,顿时令太白真人发现了些问题,似乎……这老者不是真人?

    乍一看去,这老者看起来与真人无异,连那目光,也十分灵动,可是此时太白真人仔细看去,却发现,那老者虽然看起来是在看着自己,其实倒不如是说在看着自己所在的这片地域。

    那老者的目光虽然深邃灵动,仔细感觉,却失去了真人的那种灵性,如同一个早已设置好的程序一般,有些呆板与……迟滞。

    这带给自己莫大的威压的老者,居然只是一道幻象!一道逼真至极的幻象!

    “退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老者突然开口说道,声音仿佛跨越了亘古时空,古老而沧桑,蕴含着一丝难以形容的深深的疲惫。

    太白真人此时正全神贯注的打量着老者,此时听到老者开口,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老者,只是一道不知道多少年的一位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存在留下的一道幻象!

    与此同时,太白真人突然感觉自己身上的那一层无形的束缚之力突然消失了,整个人也恢复了自由。

    “这里不是我该来的地方?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太白真人恢复了自由,却没有轻举妄动,皱眉向着老者问道。

    “退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老者却仿佛没有听到太白真人的询问一般,又重复说道。

    “该死!我的目标是那破界玄石,岂能因为你一句话而放弃!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那破界玄石对我何等重要,若不是倾尽全力尝试一番,我如何甘心!”

    太白真人的眉头皱的更深,这老者,虽然只是一道幻象,可是带给自己的威压实在太过恐怖,可是若是只因这老者的一句话,而放弃破界玄石,太白真人自然是分外的不甘心,若是得不到那破界玄石,便没有办法对付笼罩着九州世界的天道屏障,无法真身降临九州世界,又何谈炼化掌控九州本源?

    心中思索了片刻,太白真人顿时做出继续尝试闯入石殿取得破界玄石的决定!

    这老者出现在这里,其真身只怕便是一位天地大破灭之前的无上存在,不过哪怕这老者的真身的实力强大到不可思议,可是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只是一道幻象而已,虽然这道幻象也非常强大,可是自己并不是没有任何的机会!

    这老者只是一道幻象,绝对无法如同真人那般灵动,而这……便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太白真人心念一动,一道璀璨的剑光凭空出现,缓缓的向着那老者斩去!

    果然,那老者对于斩来的剑光毫无所觉,仍旧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太白真人所在的这一片地域,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任凭着太白真人的剑光斩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太白真人的那一道剑光,斩在了老者身上,却仿佛什么都没有斩到一般,直接透过了老者的身体。

    “攻击无效?!还是无视任何攻击?!”

    太白真人心中一惊,若是这老者随手破掉那一道剑光,亦或那一道剑光的攻击无法破开老者的防御,太白真人都不会这般吃惊,可是此时,这老者却是根本无视那一道剑光的攻击,而奶萨一道剑光也真的无法攻击到老者的时候,太白真人是真的震惊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老者根本就不怕任何的攻击,哪怕比那一道剑光的威力强大百倍千倍的攻击,也同样无法伤害这老者分毫。

    “既然不阻挡剑光,那么,我若上前,是否同样不会遭到阻挡?”

    太白真人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幻,却始终无法做出决定。

    这老者不阻挡自己的剑光攻击,看起来如同不存在一般,可是太白真人也无法肯定,若是自己上前,这老者会同样没有任何反应。

    那一道剑光穿透了老者的身体,落在了老者身后的白色石殿上的那一层朦胧光晕上,突然无声无息的消散化作了虚无。

    “不对!这老者不是没有反应!而是……这老者便是那一层笼罩着石殿的朦胧光晕!这老者只是一道幻象,而那层朦胧光晕,才是那位天地大破灭之前的无上存在所留下的手段!”

    看到自己的剑光被那一层朦胧光晕轻描淡写的化作了虚无,太白真人目光一凝,突然惊醒道。

    那一层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朦胧光晕才是那位不知名的无上存在所留下的守护这白色石殿的手段!

    “这该如何是好?天地大破灭前的那位存在的实力,绝对已经强大到了不可思议之境界,其留下的防护手段,岂能被人轻易破开!难道我李太白费尽心力,布局万载,却终归因为无法得到这破界玄石而功亏一篑不成?!”

    太白真人面露苦涩之意,喃喃自语说道。

    因为自己险些破坏了整个混沌漩涡的平衡,居然引起了这样的变化,这真是太白真人始料未及的,如今那破界玄石看似近在咫尺,可是那一层朦胧光晕,却如同一片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般的横亘在前,破不开它,便无法得到破界玄石。

    可是那老者,却极有可能是天地大破灭之前的某位无上存在所留下的幻象,那无上存在的真身所拥有的实力之强大可怖,难以想象,哪怕太白真人身为造化境界中期顶峰强者,也没有任何的信心能够面对这等无上存在,哪怕只是那无上存在所留下的一个防护手段……

    “退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退者……死!”

    “嗯?”

    就在这时,那老者第三次开口说道,太白真人却蓦然面色一变,这一次,这老者的话,比之前两次,多出了四个字……

    不退者,死!

    太白真人大惊,当下不敢有任何的迟疑,身形一动,瞬间便向着后方爆退!

    唰!

    只见太白真人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划破虚空,刹那间切开一团团凝滞在虚空中的混沌气流,在虚空中划出了一道笔直的光虹,爆退到了距离白色石殿万丈之外的混沌虚空中。

    而与此同时,那距离白色石殿十丈范围之内,蓦然出现了惊天巨变!

    那一层笼罩着白色石殿的朦胧光晕,轰然暴涨,充斥了十丈范围的虚空,瞬间将十丈范围内的混沌气流瞬间一扫而空,彻底化作了虚无!

    可是就在此时,那白色石殿内的祭台之上的破界玄石,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忽然爆发出了剧烈的灰黑色光芒,如同一颗心脏般嘭嘭跳动了起来,仿佛一头被困住无数年的绝世凶兽一般,想要挣脱出笼!

    “以永恒之封印!镇万恶之源头!封禁!”

    虚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古老沧桑,却又无比浩大威严的话语。

    在那朦胧的光晕中,那老者的身影,仿佛也突然有了灵性,蓦然转身,轻轻抬起右手,向着那白色石殿内的破界玄石平淡的一掌按下!

    轰隆!

    无尽虚空仿佛在这一刻都为之出现了一刹那的凝滞,那破界玄石上散发出的光芒,随着这老者一掌按下,戛然而止,仿佛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压力,被不断的压回了破界玄石之中!

    不过,那破界玄石似乎也不甘心就此被镇压,只见破界玄石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痕,喀嚓一声轻响,一块足有巴掌大、两指厚的破界玄石碎片自本体上分裂而出,汇聚了破界玄石之上所剩余的所有光芒,如同一道灰黑色的闪电,爆射而出,瞬间破开了那一层朦胧光晕,仿佛长了眼睛一般,不偏不倚的飞射向了太白真人的方向!

    ————————————————————————————————————————————————

    看小说——来纵横,更多最新最快章节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