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剑行九州

第2章 家族测试

    第2章家族测试

    “下一个,张天白”台上的一名中年人喊道。

    随着中年人的话,一名身穿白衣,容貌清秀的少年向着台上走去。

    “嗯,把手放在测元石上,输入体内的真气。”

    负责测试的另一名中年人向着少年说道。少年点点头,把手放在了测元石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测元石亮起了一抹深红色光芒。

    “真气等级,三级”测试的中年人冷漠的道。

    “张天白,真气等级三级,初级高阶武者。”

    旁边的中年人轻蔑的看了一眼少年,低沉的说出了少年的测试结果少年转身,嘴角泛起一抹苦涩,慢慢的向着之前所在的位置走去。

    另一片高台之上,一位坐着的老人注视着少年的背影,眼中的目光流露着一抹慈祥和无奈……“嘿,果然是废物啊,一年前测试他就是真气三级了吧,今年居然还是还是三级真气,实在是丢咱们张家的人啊!”

    看到少年走下测试台之后观看的人群中有人小声的对旁边的人嘀咕道。

    “诶呀,这小子废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同辈的人都已经在五级、六级了,他还在三级打转呢,要不是三长老护着他,就凭他怕是早被打发到外面当个小执事了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们张家大少爷去年的时候真气等级就已经是第七级接近第八级的程度了,还不知道今年大少爷他能突破多少呢。还有三小姐,去年测试的时候也是刚刚突破了六级,今年怎么也得是七级武者了吧。”

    又一位张家人接口说道。

    “嘘,别说了,要是传到三长老耳朵里,怕是咱们又要吃苦头了,我就纳闷三长老怎么这么护着这个废物呢?安静点看大少爷他们测试吧。”

    有一人看到观礼台台上高坐的那位老人目光转向了这里,赶忙低声对着议论纷纷的人道。

    “下一个,张天鸠。”

    台上的中年人又喊道,语气也带着一抹谄媚。

    听到喊声,刚才下人们嘴中的的大少爷张天鸠嘴角噙着一抹微笑,缓步向着走上了测试台。

    测试的中年人含笑对着他道:“少爷还请把手放在测元石上,让我给您测试。”

    “嗯”张天鸠看了一眼测试员,慢慢的把手放在了测元石上。

    唰!

    测元石上亮起了一片深绿色,仔细看去,真气之中还夹带着一点浅浅的紫芒。

    “哗,第九级接近第十级的真气,不愧是大少爷啊,我张家年轻一代的天才人物啊!”

    “那是,大少爷在咱们整个天北城也是顶峰的年轻强者啊,和郑家少爷,吴家大小姐并称天北三杰的人物啊!”

    “嘿,看这真气颜色,大少爷离突破到十级达到高级武者顶峰的程度不远了啊。”

    台下的下人们又议论了起来。

    “真气等级,九级”测试员含笑对着张天鸠道。

    “张天鸠,真气等级九级,高级高阶武者。”

    另一名中年人也对着台下大声喊道。

    观礼台上的家主和其中的几位长老也满脸含笑的望着台上的青年,暗自点头,年仅20岁的高级高阶武者,放眼整个雍州也是顶尖的那类天才了。

    “下一位,张铃儿。”

    望着张天鸠已经走下了测试台,台上的中年人继续喊道。

    “真气等级七级。”

    “张玲儿,真气等级七级,高级初阶武者。”

    下人们嘴中的三小姐张玲儿也测试完毕,看着驻立在台下的角落的少年,眼底流过一抹不屑。

    “下一个,张霸”“下一个,张冰云”……一个又一个张家子弟接着上台开始了测试。

    看着一个又一个同龄人神采飞扬的上台测试,听着台上报出的一个又一个的真气等级,少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转身慢慢的向着自己的小院走去。

    观礼台上的下人口中的三长老,看着少年瘦弱的背影,也是无奈的低声叹了一口气。

    深夜,房间内,砰!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下,少年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又失败了,真是不甘心啊!”

    张天白的眼底有着一抹浓浓的悲哀。

    自测试场回到房间的张天白吃过晚饭又开始了修炼,想要从第三级的真气瓶颈突破到第四级的真气,像往常一样,又以失败告终了,真气反噬,又受了不轻的内伤。

    “唉!孩子,你这是何苦。”一声叹息自门外传来。

    “三……三爷爷,您怎么来了?”

    张天白抬手擦了擦嘴角,抬头问到。

    顺着他的目光,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的走进了房内,正是白天在家族测试时坐在观礼台上的三长老。

    “唉,我就知道依你这孩子的性子,一定还会继续修炼,爷爷放心不下,就来看看。”

    三长老用慈祥又心疼的目光望着张天白,缓缓说道。

    “三爷爷,我只是想再试试罢了。还有一个月就是家族的成年礼了,要是我还突破不到中级武者,就会被赶出张家,被派到家族的产业当一名执事了。”

    少年低下头,苦涩的说道。

    “你这孩子!”

    老人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了一粒丹药,递给少年。

    “把这个吃了,之后三天内不可动用真气。突破的事情,等爷爷回去再想想办法。”

    老人心疼的看着少年。

    张天白接过老人的丹药,张嘴吞下,望着老人张了张嘴,又缓缓的把头低了下去。

    “我知道了,谢谢三爷爷。”

    “你休息吧,爷爷回去了。”

    “嗯,三爷爷慢走。”

    少年把老人送出门外,回到屋内躺在床上,开始闭目调息身体的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