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剑行九州

第52章 彩衣门之危

    第52章彩衣门之危

    彩衣门,七千年前的修仙界名满天下的彩衣仙子所创立的门派。

    彩衣仙子飞升之后,彩衣门却日渐没落,传到当代掌门苏绣衣手上时,彩衣门在雍州的地位也仅仅算是一个小门派了,门派结丹期之上的高手包括苏绣衣在内也只剩下了大猫小猫两三只罢了。

    自然,彩衣门也成为了黑魔门等魔修者的目标。

    黑魔门的六大长老之二魔心子和魔姜子加上被黑焰狂派魔道子从沉睡中请出的大妖邪蛟三大结丹期高手,此时正在彩衣门的山谷外面带领着人手攻打着彩衣门的护山大阵。

    “嘎嘎,这就是彩衣门吗?据说此派之中的弟子都是美女,等下攻破了这护山大阵,嘿嘿嘿……”邪蛟和魔心子、魔江子三人站在一旁,不断的出手攻击着彩衣门护山大阵,一阵阵的强力攻击打的护山大阵发出隆隆巨响,好似要破碎开来,却又堪堪的抵挡住了。

    “这大阵据传说是七千年前的彩衣仙子所留,看来此事应该不假,我们三大结丹高手一起攻击,就是龟壳也应该被打破了,可这大阵居然还能抵挡,莫非非要请出老门主才能攻破这大阵么?”魔心子没有理会邪蛟的淫笑,蛟性本淫,作为结丹期的大妖的邪蛟则更加淫邪,而是和二人谈起了彩衣门大阵的事情。

    “算了,算了,老子出来时候跟黑焰狂老小子保证了把这小门派攻下的,老子可没脸去找他来帮忙。老子就不信破不开这鸟大阵了!”邪蛟瞥了一眼魔心子,却不同意魔心子的说法。

    “好,就按照邪蛟前辈所说的办吧!”魔心子和魔江子对视一眼,此次黑魔门联合诸多邪魔歪道,准备消灭御剑门、龙门派等四派,准备将整个雍州变成妖魔的天下,攻打各个小门派就是像正道四派宣战,黑魔门的诸人和其他被正道修仙者打压的妖魔之流一起,分兵几路攻打雍州境内的小门派,邪蛟和魔心子、魔江子却在彩衣门被大阵挡住了。

    此时的彩衣门大阵之内,掌门苏绣衣和彩衣门的弟子站在大殿之前,面色严肃的望着大阵不断的被攻击的摇摇欲坠,却一时间没有什么办法。

    “掌门!大阵看起来要坚持不住了!”一名结丹期的长老焦急的对着苏绣衣说道。

    此时的苏绣衣也十分的焦急,现如今的彩衣门算上她在内只有四个结丹期的高手,而除了她堪堪达到结丹期后期之外,另外三人中一人是结丹期中期的实力,还有二人均是结丹初期的实力。

    而现在外面攻打彩衣门的人中,邪蛟是结丹期顶峰的妖怪,另外的魔心子魔江子都是结丹期后期的实力。

    “嗡……”苏绣衣看着快要破碎的护山大阵,咬了咬牙,抬手招出了一件散着七色光芒的玉牌状法宝。

    彩衣门众人看着玉牌漂浮在苏绣衣面前,一阵阵玄奥的流光流转在玉牌之上,散发着十分强大的气势,这居然是一件珍贵的玄器!

    “掌门!”彩衣门诸位长老大惊,对着苏绣衣喊道。

    “众位长老不必如此,今日灭门之祸就在眼前,若是门派大阵被攻破,我便靠着祖师留下的彩霞佩和几位长老合力来抵挡住这些凶徒,请孙长老带领一些弟子去御剑门的横断山脉!若我战死,则掌门之位由若水继任,希望孙长老能多多帮助她。”苏绣衣惨然一笑,回头对着想要劝阻她的几位长老说道。

    这件玉牌状的法宝乃是当年的彩衣仙子留在彩衣门的镇派之宝,上品玄器,彩霞佩!

    当时的修仙界,像彩衣仙子之类的高手均都有着一件或两件的上好法宝,彩霞佩便是彩衣仙子当年的成名法器,这种高级法器至少都需要元婴期的实力才能没有损害的动用此物,彩衣仙子飞升之后,此物便留在了彩衣门,作为镇派之宝流传了下来。

    不过彩衣门一代代逐渐没落之后,门派内也没有元婴期的高手坐镇了,沦为了雍州之内的小门派一流,此物也就渐渐的只有掌门和结丹期之上的长老知道了。

    刚刚苏绣衣取出此物,结丹期的几位长老却大惊失色,因为苏绣衣的实力现在才仅仅是结丹期后期,没有结成元婴,使用这彩霞佩,只能损耗寿命激发潜力,苏绣衣是想用自己的命来给弟子们换一条生路,这让几位长老如何能答应!

    “母亲……”方若水看到母亲和几位长老的样子,心思聪慧的她也明白了母亲想要干什么,红着眼睛看着苏绣衣,方若水便哭了起来,其他的彩衣门弟子也都在一旁低泣。

    “若水,若我身死,彩衣门的掌门娘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活下去,才能为娘报仇……若是娘没死,便会去御剑门找你的!”苏绣衣转头对着方若水喊道,还想说什么,却听到了一声巨响从入口处传了过来。

    “轰!”

    外面的邪蛟和黑魔门二位长老持续的攻击着彩衣门护山大阵,几番努力之下,邪蛟变为原形轰击大阵,三人合作之下终于打破了这七千年前彩衣仙子部下的护山大阵,攻进了彩衣山谷之内。

    “孙长老,带若水她们走!”苏绣衣厉喝一声,操纵着彩霞佩拦住了邪蛟和黑魔门的二位长老。

    唰!

    其他的一部分彩衣门弟子也在另外两位结丹期初期实力的长老的带领下拦住了黑魔门的其他弟子。

    “娘……”方若水被结丹期初期的孙长老带着,和其他的弟子一起冲出了黑魔门的弟子的包围,向着横断山脉的方向冲去。

    此时的张天白,也正向着彩衣山谷的方向飞来。

    轰!轰!轰!

    结丹期顶峰的邪蛟和魔心子魔江子三人一起大战操控着彩霞佩的苏绣衣,魔心子几番想要去追击逃走的方若水等人,却被苏绣衣拼命的拦住了,只好和邪蛟一起攻杀向了借助彩霞佩实力已经近似于半步元婴的苏绣衣。

    魔江子则被彩衣门另外两位长老不断的拼命阻拦,也没能去追击方若水等人。

    “砰!”“砰!”“砰!”……彩衣山谷中不断的传出惊天动地的巨响,苏绣衣借助法宝,联合其他两位长老抵挡着三大高手的攻击,可彩霞佩的力量却终究不是苏绣衣自己的实力,不断的消耗潜力之下苏绣衣也渐渐的有些不支了。

    此时的张天白也快要飞到了彩衣山谷,却突然听到了山谷处传来的巨响,张天白面色一变,飞剑带着他又加快了一丝速度,向着彩衣门飞去。

    唰!正飞着的张天白突然看到前方出现了几道流光急速的向着他飞来,赶忙停下了剑光。

    “若水……”张天白一眼便看到了被一个老妇夹下身下的方若水,张口喊道。

    “天白?呜呜……天白,你快去,快去救救我娘,我娘为了保护我们,在那里被他们围攻呢……呜呜……”看到张天白的出现,方若水的心里在也承受不住了,哭泣着扑到了张天白怀中,低声的啜泣着。

    “这,苏前辈被人围攻?”张天白看到方若水无事,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

    “是的,掌门为了掩护我们逃离,动用了祖师留下的镇派法器,现在正在拼命的拦截那帮凶人,不知道道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我们掌门?”孙长老也焦急的望着张天白。

    张天白摸了摸戒指,金剑真人当年所赐的玉符还剩下两块正孤零零的呆在戒指中。

    “这位前辈,麻烦你带着若水现在去御剑门的金剑峰,找我的师傅金玄真人,我去帮助苏前辈。”一咬牙,将怀中的方若水交给孙长老,张天白转身向着彩衣山谷冲去。

    “天白……”方若水张了张嘴,此时的她也清醒了过来,也想到了凭着张天白仅仅是化虚期的实力,又怎么能帮助母亲对付结丹期后期的凶徒呢,可是此时方若水的眼中却只剩下了一个御剑远去的背影。

    孙长老看了看方若水,又看了看张天白冲去的方向,叹了口气,伸手拉着方若水一起,带着弟子们向着张天白所来的方向飞了出去。

    方若水泪眼朦胧的看着张天白向着彩衣门冲去的身影,渐渐的被孙长老带着远远的离开了彩衣山谷。

    “怎么办?来袭击彩衣门的应该至少都是结丹期的高手,彩衣门刚刚那位结丹期长老都只能带着若水等人逃跑,我一个小小的化虚期,能有什么作用?”

    苦恼的站在彩衣门的山谷入口,张天白不知道如何才能救出正在阻拦敌人的苏绣衣等人。

    “结丹期……”张天白的眼睛一亮,一挥手,两道散发着流光的玉符出现在了张天白的手中。

    正是御剑门金剑真人当初赐给张天白保命的两道剑气玉符。

    “师伯的剑气……偷袭之下,应该能够打伤一般的结丹期吧……”

    低声的喃呢了几句,张天白转身冲入了彩衣山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