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剑行九州

第173章 你在威胁我

    第173章你在威胁我

    “天白?”

    张天白的三爷爷一声大吼,人已经冲到了张天白的身前,扶住了似乎摇摇欲坠的张天白。

    张天白的三爷爷和张震北、张天鹫等一干张家先天武者眼见着张天白和那突然现身自称阵云子的老者说了二句话之后,便口吐鲜血,似乎元气大伤,都以为张天白遭到了那突然现身的阵云子的暗算,此时除了三爷爷在扶着张天白之外,张震北、张天鹫一干张家之人,一个个都站在张天白身旁,向着那阵云子怒目而视。

    “三爷爷,我没事,你带着他们退开些……”

    张天白有些虚弱的喘了一口气,摆摆手,向着三爷爷说道。

    “这……”

    三爷爷看着张天白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迹,又看到张天白那坚定的眼神,无奈的带着张震北等人退到了张天白身后。

    “阵云子道友,多谢道友告知我御剑门的师门长辈的消息!天白感激不尽。”

    张天白的语气低沉苍凉,话中的冷意,哪怕是问道期的阵云子,也有了一丝刺骨的寒意。

    怎么可能,自己可是问道期强者,面前这小子哪怕天赋再高,功法法宝再厉害,这仅仅百年的时间,无论如何也达不到问道期甚至更高的程度吧?

    为什么自己在他身上居然感觉到了一阵极度的危险?

    阵云子首次对于自己在天北森林深处设伏等候张天白出现而产生了一丝悔意。

    凝神又仔细的感应了一番张天白的修为,没有错啊,真元力相当于合虚归一境界的修士,不过又跟合虚归一修士有着一些差异,可是再怎么感应,张天白的修为跟自己也差了足足一个大境界,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给自己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呢。

    平心而论,就是张天白如今相当于合虚归一的修为,也很是震撼了阵云子一把,阵云子所属的那群人,早已经将张天白的出身来历探查的一清二楚,短短百年,修为一路突飞猛进到了合虚归一之境,这种天赋,这种进境,也实实在在的惊人非常了!

    若是让阵云子知道如今的张天白的修为尽管体内的真元法力只相当于合虚归一修士,真实的实力已经足可堪比渡劫期,只怕此时早已经惊骇欲绝了。

    本想和一个小羊羔谈条件,最后却发现面对的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这种情况,任是谁人碰到,也只怕要难受的吐血吧。

    可惜,现在的阵云子并不知道张天白的真正实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

    阵云子听到张天白的话,听着张天白话里的意思,有些矜持的笑了起来。

    “道友无需客气,你和我们一样,都有着同样的敌人,实话告诉道友,我们的目的也是灭杀那极阴魔君,老夫和几位道友的一番作为,就是想让道友现身出来,邀请道友加入我们……”

    阵云子缓缓的向着张天白和蔼的说道。

    不错,阵云子和其背后的人想要将张家和张天白感情最深的,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困在天北森林深处的目的,就是想要逼迫可能身在雍州的张天白现身。

    好巧不巧的,张天白又恰好在此时归来,正好落入了阵云子等人的算计。

    此时的阵云子一脸微笑,他不怕张天白不答应,先不说自己等人和张天白的目的虽然不一样,可是却都是灭杀极阴魔君,这就已经有了合作的可能,更不要说,此时自己在此地布置了如此复杂的困阵群,就是不动用困阵群,凭着自身问道期的实力,莫非还拿不下张天白这个仅仅是合虚归一的修士不成。

    阵云子很淡定,一脸淡然微笑着等待着张天白的回答。

    “加入你们?对不起,我没兴趣!”

    阵云子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他没听错吧!张天白说什么?没兴趣加入你们?

    “道友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阵云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不见,整个人阴着脸,语气森然的向着张天白问道。

    随着阵云子的脸色渐渐阴沉,其一身浑厚的问道期修为也毫无保留的迸发而出,强大的气势轰然向着张天白压了过去。

    “我说,我没兴趣。”

    张天白的眼中瞬间闪烁了一道寒光,这阵云子,居然想用三爷爷当诱饵来引诱自己出来,这种人,自己怎么可能跟他们合作,又怎么可能加入他们!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等人本是看在你的天赋惊人,老夫才亲自前来邀请你加入,如今看来,你这小子却是白瞎了老夫的一番好意!既然如此,那老夫也留你不得,不仅仅是你,你出身的张家,和你有关的人,都要死,都要死!”

    阵云子此时哪里还有一点之前出现时那自然,飘渺的感觉,一脸狰狞,目露凶光的阵云子,此时看上去比魔修还像魔修。

    “你是在威胁我?”

    听到阵云子的话,张天白瞬间变得面无表情,眼中微微闪烁着七彩之色,语气平淡的,就好似老朋友叙旧一般的向着阵云子轻声问道。

    “哼!小子,修要故弄玄虚,给老夫死!”

    阵云子听着张天白平淡的话,看着张天白那闪烁着诡异微弱七彩之色的双眸,却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不过,瞬间,这一丝不舒服就被其抛到了脑后,脸上露出凶狠的杀机,向着张天白悍然出手了。

    嘭!

    方圆数里内的天地灵气随着阵云子的动作,凝结成了一只巨大的灵气之手,向着张天白轰然拍去。

    大手完全是由天地灵气所化而成,带着阵阵庞然的威压,向着张天白,连着其身后的三爷爷一干张家之人兜头拍下!

    眼见着天空居然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向着自己等人拍落而下,张震北、张天鹫等人的脸色瞬间便变得苍白无比。

    这是“仙人”的手段啊!

    凭空幻化而出一只巨大的,好似神灵一般的手掌,这种本领,这巨掌的威力,怎么抵挡?

    莫非我今天要死在这里不成?

    就在张家众人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个念头的时候。

    呛唧!

    一声清脆的剑鸣之音,如同一道划破黑暗的晨光一般,清晰无比的响彻在了张家众人的耳边。

    一道无法用言语表述的光芒,似乎是清亮如水的透明之色,又似乎带着朦胧的七彩光华的璀璨剑气,出现在了张天白的手中。

    那道剑气缓缓在张天白的掌心幻化凝聚,每凝结一分,众人上空的那巨掌便消散一丝,片刻之后,整个天空之上,那道被阵云子调集天地灵气所化的巨掌整个便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而张天白的手中,此时已经出现了一道长有三尺,宽约三寸,飘飘渺渺,清凉如水却又偶尔闪烁着一道道七彩流光的剑气。

    “你……”

    阵云子的脸色此时也变得无比凝重,刚刚被巨掌遮笼的张天白那里突然传出的那一声剑鸣之音,也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中,不过,阵云子却没有想到的是,张天白居然一招没出,仅仅凭着一道剑气,就将自己打出的一道攻击彻底的化解了开来。

    这哪里是合虚归一境界的修士能用出的手段?

    阵云子此时的心情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看着面前那一脸平淡,掌心悬浮着一道飘摇着的剑气的张天白,阵云子居然有了一种隐隐想要逃跑的感觉,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也是根本不可能有的!

    这个张天白怎么如此诡异?哪怕是极阴魔君当面,阵云子也敢跟其较量一二,虽然明知道不敌,不过,靠着自己的阵法修为,从极阴魔君手上脱身还有很有把握的。

    对了,阵法!自己的强项可不是一身问道期的修为,而是那阅遍雍州,也无人能够比肩的阵法修为啊!

    这里早已经被自己布置了一片大阵群,又怕得张天白什么!

    想到这里,阵云子也不再沉默,抬眼注视着张天白,阵云子沉声开口说道。

    “不错,道友小小年纪,居然如此轻松的破了老夫的一击,单论道友这份修为,的确已经有了拒绝我等的资格,可是,老夫最强的,不是这身修为,而是老夫的阵法!今日哪怕道友再惊采绝艳,只怕也是无法生离此地了!”

    无、法、生、离、此、地!

    阵云子的最后一句话,一字一顿的向着张天白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四周的雾气猛然便有了剧烈的变化,一道道玄奥的气势和阵法,轰然被阵云子催动而起,方圆数十里的地域此时瞬间便被包围在了这片大型困阵群之内。

    张天白挥手打出一片清光,护住了身后的三爷爷、张震北等人,阵云子的声音就飘渺的在四周弥漫的浓雾中传了出来。

    “张天白,老夫只给你两条路,一是发下本名心魔之誓加入我们,二,就是死!”

    阵云子的声音在大阵之中隆隆回响,震得三爷爷、张震北一干张家之人脸色都苍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