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剑行九州

第304章 虚空尸体

    第304章虚空尸体

    死寂黑暗的虚空,无尽翻滚涌动的黑色气流中,一团形状如莲花一般的清光护罩正一点一点的移动着。

    “好可怕的黑色气流!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石碑上出现的那座门户,到底把我带到了什么地方?”

    张天白的脸色很不好看,身处于鸿蒙轮回莲发出的清光护罩保护下的他,此时虽然不需要亲自面对那虚空中不断翻涌而来的黑色气流,可是从鸿蒙轮回莲所发的清光在每一次与那黑色气流碰撞下便会狠狠的碰撞出一圈圈波纹便能够感觉的出,那充斥在鸿蒙轮回莲发出的清光护罩保护之外的黑色气流有多么恐怖。

    而因为张天白向着那具漂浮在虚空中的尸体不断的移动靠近,冲刷着鸿蒙轮回莲所发出的那一层清光护罩的黑色气流的威力比张天白未曾移动之时更加强大。

    这也让张天白的心情变得十分沉重。

    不是说黑色石碑之中存在‘九劫摩罗道’么,怎么自己所遇到完全不一样?

    张天白的心中也充满着疑惑,摩罗天君在外面留下的那尊黑色石碑上明明记载着石碑之中留存着摩罗天君所创的‘九劫摩罗道’,可是自己历尽艰险闯到了石碑之前,却被那出现在石碑上的门户卷入了这么一处诡异的空间……

    张天白的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和不解了,可是此时此地,在这空旷死寂的黑暗虚空之中,好像唯一可能解开自己心中谜团的便只有那一具任凭黑色气流冲刷却没有一丝一毫损害的漂浮在那里的黑袍人,或者说是一具穿着黑色衣服的尸体了。

    十丈……百丈……五百丈……

    张天白与那静静飘浮在虚空中的尸体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张天白所受到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了。

    吱嘎……吱嘎……

    笼罩在身外的莲花形状的清光护罩也在越来越密集的黑色气流的冲击下发出了一声声古怪声响,好似即将承受不住黑色气流的力量而崩碎一般。

    悬浮在张天白胸前的鸿蒙轮回莲上的光芒也渐渐的变得有些暗淡了下来,自从来到这个死机黑暗的空间之中,鸿蒙轮回莲便自主的现身发出光芒将张天白保护在了其中,此时,面对着越来越密集的黑色气流,似乎鸿蒙轮回莲的能量已经不足以它继续维持着清光护罩了。

    “快了,快了,再坚持一下,鸿蒙轮回莲啊……再坚持一下,还有十几丈的距离了!”

    张天白的眉头狠狠的皱在了一起,一面不断的将自身的法力向着胸前的鸿蒙轮回莲之中注入着,一面不知是在鼓励着鸿蒙轮回莲,还是在安慰自己般的咬牙说道。

    “还有一丈……”

    身外的清光护罩上已经满是一道道密集的裂纹了,胸前悬浮着的鸿蒙轮回莲的光芒也在逐渐暗淡,似乎随时都要熄灭一般,此时张天白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冲击在清光之外的黑色气流所拥有的那庞大无比的恐怖黑暗气息了。

    虽然或许清光护罩破碎的一刻便是自己被黑色气流所吞噬的一刻,可是张天白的心中却不知为何升起了一个念头,靠近那黑袍人的尸体!碰到他!一定要碰到他!碰到他就安全了!

    或许是直觉,或许是冥冥之中某种力量的影响。

    啪……

    清光护罩破碎了,悬浮在张天白胸前的鸿蒙轮回莲上的光芒也彻底的熄灭了,好似完成了一个使命一般,鸿蒙轮回莲‘嗖’地一下钻回了张天白的身体之中。

    而此时,张天白的手离眼前那具身穿黑袍尸体仅仅只剩下了三寸的距离。

    张天白的脸色变得十分狰狞,就在清光护罩破碎的一刹那,那携带者恐怖的黑暗气息的黑色气流瞬间如海浪般向着张天白的身体冲刷而来。

    “啊!清虚造化!一指九剑出!八卦封魔!太极八卦图!”

    张天白自然不甘被黑色气流所吞噬,此时距离那黑袍尸体也仅仅剩下了三寸的距离,张天白一声大吼,眼中闪过一道决然,轰然爆发了全部的真元力,传承自清虚天君的造化九剑,得自雍州镇邪殿的伏灵道君的八卦之道,瞬间爆发而出。

    剑气!八卦图!

    一道璀璨的剑气,汇聚着张天白身上一半真元力的剑气,瞬间迎向了涌来的黑色气流。

    一幅虚幻的八卦图也取代了之前鸿蒙轮回莲发出的清光护罩,将张天白的身体牢牢的护在了其中!

    剑气与八卦图虽强,却根本无法与那恐怖的黑色气流相比,仅仅抵挡了黑色气流一刹那的时间,便已经被黑色气流彻底的粉碎吞噬,不过正是这短短一刻的阻拦,却为张天白争取到了短短一刹的时间!

    而这一刹那的时间便已经足够了,张天白的身体狠狠的向前一冲,借着剑气和八卦图被黑色气流粉碎之力,张天白的手掌,紧紧的握住了那具身穿黑袍的尸体的胳膊!

    唰……

    黑色气流也突破阻拦冲刷到了张天白的身体上,张天白也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嗯?”

    想象之中的恐怖力量没有作用到自己的身上?

    一个呼吸……两个呼吸……三个呼吸……

    张天白再度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居然完好无损的飘浮在黑色气流之中,与那具尸体一样,恐怖的黑色气流居然难以对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

    “这是……什么力量?”

    张天白突然发现了一丝不同,自己的身体上,居然笼罩着一层极其暗淡的黑光,自己的身体也在一种古怪力量的保护下,令那黑色气流难以撼动丝毫,在这黑暗无比的虚空之中,若不是张天白观察的仔细,也险些将这一层暗淡到极点的黑光漏了过去。

    张天白不由得看向了静静的被自己抓着一只胳膊的黑袍尸体,自己身体外笼罩的黑光,还有那一种保护着自己不被黑色气流所侵蚀的古怪力量,想必也是来自于面前的这具尸体了。

    而或许也正是因为有着这种古怪力量的存在,面前的这具尸体才能不惧这充斥了这片空间的黑色气流的冲刷吧。

    可是,现在却有一个最大的疑惑涌上了张天白的心头,这具尸体,或者说,这具尸体生前,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处死寂黑暗的空间中?

    而自己是被摩罗天君所留的黑色石碑上出现的门户卷入了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可惜没有人能够给张天白答案,这里除了自己和面前的这具黑袍尸体两个人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和物存在了,如果那具尸体也能够称之为为一个人的话。

    “不论怎么说,自己都是被摩罗天君留下的手段送到了这个空间的!这里,绝对与摩罗天君分不开关系!那石碑上记载着九劫摩罗道被留存在石碑之中,自己此时也被卷入了石碑之中的空间,可是,那九劫摩罗道又在哪里?”

    张天白抓着黑袍尸体的一只手臂,思索着如何面对眼前的这个困境。

    而就在这一刹那,张天白的表情突然凝滞在了脸上,眼中也露出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

    就在刚刚张天白沉思的时候,那一只胳膊被张天白紧紧的抓在手中的黑袍尸体,似乎,轻轻颤动了一下!

    绝对不是错觉!

    张天白可以保证,自己绝对感觉到了那具黑袍尸体突然发出了一下微弱的颤动。

    这一变化险些吓得张天白将抓着黑袍尸体胳膊的手松了开来。

    不过,张天白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惊骇,没有松开抓着黑袍尸体胳膊的那只手。

    开玩笑!不管这黑袍尸体到底有没有异常,此时身畔全是那恐怖的黑色气流,若是自己将手松开,只怕用不上一个呼吸,自己便会被这无穷无尽的黑色气流所粉碎吞噬。

    忽然,张天白感觉到身前的这具尸体上缓缓的出现了一股微弱的波动。

    “这是什么?”

    神识顺着抓在那具尸体胳膊上的手掌向着尸体中探去,张天白的神识所感应到的一切却让张天白惊呆了。

    在张天白的神识的感应下,一丝丝黑暗却神圣的气息在那具尸体中不断的汇聚,慢慢的汇成了一道道细流,在那具尸体的身体中不断的向着头部涌动而去。

    “唰!”

    两道黑暗却神圣的神光闪过,那具在张天白感应下根本没有丝毫生命气息存在的尸体,猛然睁开了双眼。

    张天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寒毛炸立,一瞬间,张天白的额头与后背同时冒出了一层冷汗……

    这是……诈尸了么?

    而就在这时,那具尸体的脑袋却缓缓的动了,两颗漆黑无比,闪烁着道道黑光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向了张天白。

    嗡……

    张天白的双目与那两颗漆黑的眼眸对视在了一起,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瞬间充斥了张天白的脑海。

    一股庞大到无法形容的神识之力瞬间破开了张天白的识海,不断向着张天白的识海之中涌了进来,几欲将张天白的识海撑破。

    “啊!”

    张天白痛苦的发出了一声大喊,神识之力全部回护在了识海中,却根本无法阻止那庞大的神识的涌入。

    此时张天白真恨不得立刻死去一般,那一股来自尸体的神识之力所携带的庞大的信息,那浩荡涌入识海的神识之力,每一分每一秒都给张天白带来了好似撕裂灵魂一般的痛苦。

    “真恨不得晕过去啊!”

    张天白的心中也升起了这样一个念头,可是这却是一个奢望,那如海浪般涌入识海的庞大神识所带来的痛苦,让张天白连晕过去都做不到,只能被动的不断接纳着不断涌入自己识海的庞大神识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