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剑行九州

第369章 毁碑

    第369章毁碑

    轰隆隆!

    虚空崩碎,那一方千丈巨大石碑上,猛然爆发除了璀璨的金光!

    金光仿佛实质一般,那巨大石碑上的“天铠宗”三个大字瞬间飞起,在虚空中化作了三个百丈金色大字。

    三个金色大字上爆发出了一股浩然的力量波动,仿佛沉睡的远古凶兽被触怒了一般,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

    一个朦胧的金色身影,出现在了金光中,在金光的照耀下,看不清这道人影的样貌,不过却能够感觉到这道金色人影上,那浩瀚如海的恐怖力量!

    “咄!”

    金色身影猛然发出了一道巨大的声音,金色波纹荡起,从天而起,想要阻挡那拍落而下的血色巨掌!

    可惜,没有用!

    恐怖的血色巨掌从天而降,摧枯拉朽般的将所有的金光完全破灭!

    那一道金色身影,还有那显化而出的“天铠宗”三个金色大字,都在血色巨掌之下,接连粉碎,彻底化作了虚无。

    血色巨掌带着一种不可抵挡的强大威势,破灭了一切阻挡,轰然拍在了那刻有“天铠宗”三个金色大字的千丈巨大石碑之上!

    轰!

    巨大石碑粉碎,碎屑飞溅而开,虚空中响起了一声巨大的轰鸣!

    滚滚烟尘冲天而起,那巨大石碑所在的那座山峰,轰轰震颤,仿佛承受不住那血色巨掌所携带的恐怖力量,似要倒塌了一般。

    轰!

    山峰在剧烈的震颤中缓缓崩碎,大量的山石碎片,树木碎片以及沙土不断滚落而下。

    这等骇人的变故,自然惊动了其他山峰上的天铠宗高手。

    一道道流光自一座座山峰之上的宫殿和洞府之中冲天而起,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也随之出现。

    整个天铠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所惊动了!

    一道!两道!三道……足足近二十位破虚级强者冲天而起。

    这些人中,大概差不多一半的破虚级强者身着金色长袍,还有一半的破虚级强者身着着黑色长袍。

    这些破虚级强者的气息,感觉也普遍的都比那冥王谷的破虚级强者强了一些,而且这些破虚级强者的气息也正如他们的穿着一般,身着金色长袍的破虚级强者的气息仿一颗颗炽烈的火球,身着着黑色长袍的破虚级强者则彷如一块块阴冷的寒冰。

    这些破虚级强者刚刚现身,便已经发现了站在山门之外虚空之上的戮血魔君和张天白,自然十分清楚造成如此景象的是何人,不由得同时向着戮血魔君和张天白还有周亦瑶三人怒目而视。

    而除了这些破虚级强者之外,在一座山峰的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深处,还隐藏着二道更加雄厚浩瀚的气息,一道仿佛一颗至阳至烈的太阳,气息十分的炽烈,一道彷如那至阴至寒的暗月,气息十分的森寒。

    两股气息,任何一股都比这冲天而起的近二十位破虚级强者强大了许多。

    这二道气息之强,应该是已经触摸到了破虚级与碎空级之间的瓶颈,几乎快要突破到碎空级的强者所发!

    只观这两道气息,便足以感觉的出,这两道气息的主人,比之那冥王谷最强的掌门阴易,还要强大很多!

    两位半步碎空级强者!

    甚至,这二人一阴一阳,联手之下,更是能够发出不下于碎空级强者的恐怖力量!

    而这两道气息,对于戮血魔君来说,可谓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几乎就是刻在了骨子里的熟悉!

    阳帝与阴皇!

    戮血魔君能够感觉的出,这二道气息的主人,所修炼的功法,与阳帝阴皇一模一样,所发出的气息,更是极其类似于阳帝阴皇!

    “尔等何人?居然来我天铠宗闹事!前来送死不成!”

    一声大喝,从那近二十位破虚级强者之中响起。

    一位穿着金色长袍的老者站了出来,向着戮血魔君怒声斥道。

    这金袍老者,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破虚六转,放在如今的修炼界,也称得上是一方豪强了,此时这金袍老者含怒之下,所爆发出的气息,十分的凌厉骇人,若是一般的修士,只怕在这金袍老者的威压下,便已经难以支撑了。

    不过,这金袍老者所面对的,却是一位碎空级老怪,还有一个有着比肩碎空级强者实力的破虚级大能!

    “哈哈哈!送死?老夫今日便要灭了这天铠宗!不错!正是送死,老夫今日送你们天铠宗所有人上路!鸡犬不留!”

    戮血魔君残忍一笑,这天铠宗,已经确认是自己的两位生死大敌的道统了,那么,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了。

    灭门!满门上下,全部斩尽杀绝,鸡犬不留!

    轰!

    血浪翻滚,血腥的气息弥漫天地,一道道血光纵横四射,虚空中瞬间出现了一片滔天血海,向着那十余位破虚级强者同时淹杀而去!

    “这……”

    “大胆狂徒!果然是找死!”

    那十余位破虚级强者同时大怒,包括那出声的金袍老者都是如此,都感觉对面这血袍老者太过狂妄了,居然打算以一己之力对抗在场十余位破虚级强者的联手!

    这些破虚级强者大怒之下,纷纷向着血海打出了自己的攻击!

    十余位破虚级修士的力量在虚空中汇聚在了一起,化作了一道金色、一道黑色两道洪流,迎向了戮血魔君打出的滔天血海!

    “狂妄之徒!去死吧!”

    “居然妄想同时对付我们这么多破虚级高手,你真当我天铠宗的修士是泥巴捏的?”

    一边出手反击,这些破虚级修士中还有人大声的怒骂道。

    不过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在这些破虚级强者发出了反击之后,那本来看起来仅有破虚级顶峰力量的血海,忽然间力量暴涨,猛然爆发出了比之前强大了百倍千倍的恐怖力量!

    “不好!碎空级强者!”

    “快躲!不可硬接!”

    那之前被戮血魔君所感应到的,却没有现身的两道气息的主人,纷纷自藏身之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过,来不及了!

    呼喊声刚刚落下,那一片滔天血海已经和十余位天铠宗破虚级强者的力量亲密的接触在了一起!

    轰!

    滔天血海,恐怖的仿佛灭杀一切。

    自血海中,猛然幻化出了十余只血红色的巨爪,分别向着那十余位破虚级强者轰杀而去。

    一连串的爆响过后,十余道身影几乎同时向着下方坠落而去。

    “噗!”

    那最先站出来的金袍老者最为凄惨,整个人都仿佛变作了一个血人,狂喷鲜血的坠落下了天空。

    “该死的!怎么可能是碎空强者!”

    唰!唰!

    两道身影分别自宫殿中冲出,其中那位穿着一身金色长袍,胸口处绣着一轮烈日图案的中年男子面色十分难看的说道。

    另一边,那名身穿着黑色长袍,胸口处绣着一轮暗月图案的男子面色也同样十分难看。

    这二人的样貌,看上去极为相似,除了身上所穿的衣服颜色有着不同之外,若不仔细看的话,就仿佛双胞胎兄弟一般。

    这二人,正是如今天铠宗的掌权者,也是天铠宗最强大的两位高手!

    司徒烈日,司徒冥月!

    这二人乃是同族,分别是阳帝与阴皇的后人,传说阳帝与阴皇乃是嫡亲兄弟,司徒家每一代继承了阳帝与阴皇二人功法传承的人的样貌,都会渐渐的向着阳帝与阴皇的样子变化,这司徒烈日和司徒冥月,也正是如此,自然而然的有着类似于阳帝阴皇的气质,样貌更因为同宗同族,而变得十分的相像。

    而且,这司徒烈日和司徒冥月,自从修炼开始便朝夕相处,又加上修炼功法的原因,更是心意相通,联手之下,所能发挥的实力,比之单独一人要强大许多。

    半步碎空实力的二人,联手之下,便能够发挥出碎空级的力量。

    这也是,为何发现那血袍老者是碎空级强者的时候,这司徒烈日和司徒冥月仍然现身而出的原因了。

    那血袍老者的强大,司徒烈日和司徒冥月都能够清楚的感知到。

    二人之所以敢于现身而出,除了联手之下有着不下于碎空级强者的力量,更是因为这二人的手中,还有着一张底牌!

    天铠宗最大的底牌!

    二人也深信,有着这张底牌存在,外面的血袍老者,无论多么强大,也必将陨落!

    “阁下身为碎空级强者!为何无故攻击我天铠宗?更是出手打碎了我天铠宗祖师留下的山门石碑!阁下真当我天铠宗无人么?”

    那身穿金袍的司徒烈日,看起来应该是一个火爆的性子,眼见着自家门派十余位破虚级强者被那血袍老者一招轰落,纷纷重伤,不由得向着戮血魔君怒声斥责道。

    “哈哈,你天铠宗有人?莫非是那阳帝阴皇两个无耻之徒不成?老夫今日便是为了灭你天铠宗而来的!就是那阳帝阴皇在这,老夫也要打断他们的狗腿!”

    戮血魔君冷冷一笑,说出的话语,却险些将那司徒烈日的肺都气炸了。

    “大胆!居然敢辱骂我天铠宗祖师!”

    “狗胆!哪怕你是碎空级强者,也必将为你的话付出代价!辱骂我派祖师,我天铠宗势必与你不死不休!”

    不仅仅司徒烈日怒了,那一直阴沉着脸站在司徒烈日身旁的司徒冥月也怒了,二人几乎同时怒声喝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