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实习小道长

第九十四章 司马家的人???

    第九十四章

    司马家的人???

    ——————————

    林非被姜五忽然一下子送到了厉鬼手心里,这无非是要把林非置之死地,一旁的小君也是一怔,准备动手去救回林非时。那姜五冲她略有深意的笑了笑,小君不解,但却知道姜五并非恶意,只要想要做些什么!可是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随即沉默站在一旁,不言不语。

    ……

    “求我!我就大发慈悲救救你?”

    这句话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在林非看来那肯定是姜五早就想用来捉弄自己的一句话。但是眼前自己的小命在厉鬼手中旦夕不保,只能认怂朝着姜五哭喊道

    “五哥!我求你了!你就大发慈悲救救我吧!”

    “我有说是让你嘴上求求吗?”姜五戏谑的看着林非脸上那怂蛋的样子。

    “那你让我怎么求?下跪?”林非当即说道。

    “用不着!你只要说你想我了,就行了!”姜五笑了笑。

    这个简单!林非心里刚想说出我想你了!

    忽然觉着不对!我……想你了?赌约!是那天在停尸房里打得赌约!

    “五哥,你这是摆明了耍赖啊!”林非说道“你不能因为打赌就逼我想你吧!那样不算!”

    “我有说不能逼吗?”姜五笑道。

    “那我就不说!”林非噘嘴说道。

    “不说是吧!”姜五点点头“反正我说过我打赌从来不会输的!既然你不说只要你死了,那么这赌局也算我赢了!”

    “我死了……”林非有种不好的预感,看着姜五“你想干嘛?”

    却看见姜五抬头对那厉鬼说道“小辈,我给你两条路。第一,放了这小子,然后乖乖等着我废了你这鬼身,或者直接把你藏在后面的真身也该弄死;第二,杀了这小子,我同样会废了你这鬼身,至于你那真身,只要不碰到我,我就不会去追杀你!”

    这裸的以死威慑,亏着姜五能说的这么云淡风轻。厉鬼背后的年轻人知道这种话对于姜五这种级别的人来说,说得到自然就做得到!

    而且……

    怎么听都觉着第二个条件相比较要好一些!

    林非几乎要哭了,那眼泪都挤出来了,对着姜五说道“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有见过逼婚的,还没见过你这样逼着别人想你的!还有没有天理啊?”

    姜五冷笑一声“我姜五便是天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靠!你够狂!老子……认输了!

    倒了这种地步,林非只得求饶一般的向姜五说道“五哥!我错了!我想你了,还不成吗!你大发慈悲救救我吧!”

    “那这赌约可是你输了!”姜五说道。

    “嗯!我输了!”

    “当时的赌注呢?”

    “答应你一件事情!”林非在心里暗道你可别学周芷若,赵敏玩一个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说吧。

    那姜五开心笑了笑,道“我现在就要求你答应我,从今天开始,你林非不准杀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十恶不赦之人!”

    不准杀人?

    这种要求也算要求吗?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杀人可是会坐牢的!林非可不会闲着没事去做个杀人犯什么的?只是老五这要求也太简单了吧?莫非有鬼?

    但林非还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我答应你!以后绝不杀人!”

    “你可想清楚了?”姜五再次重复一次。

    “嗯!”

    话到这里。姜五再度打了一个响指。

    那声波的力道传向厉鬼那里,一招子便震开了厉鬼掐在林非脖子的那手,力道未尽,紧接着残余的力道直接把厉鬼震飞出去,撞倒墙面上。

    “好强的力道!”

    厉鬼和小君同时惊叹一声。

    尤其是控制厉鬼的年轻人虽然不在现场,却是通过厉鬼将眼前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不由的惊讶这人的修为当真是恐怖!以后遇见一定要躲着走!而且回去之后,一定要去打听听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对!这人虽然看上去像年轻人,但他开口闭口一个“后辈”的,恐怕是修炼了什么养生之术,真实的年龄远不止面前看上去那么容易。

    这边,林非得以脱困。

    揉着被掐的通红的脖子,踉跄的走到小君旁边,被小君急忙扶住。林非指着厉鬼说道“五哥!这家伙就是碎尸案的凶手,现在我们该怎么处理?”

    这一次,林非不在提“死”字。他已经感觉到刚才自己说要杀了厉鬼的时候,引来了姜五极其的不愤。虽然不知道这怒从何来,但是联系后面姜五提出“决不让自己杀人的”要求。林非大致清楚姜五应该是有些打算的。

    姜五看着那厉鬼,说道“饮血驱邪术!倒是好本事!就算是你师傅老胡那个级别的、也不可能做的像这小子一样炉火纯青!”

    姜五很有兴趣的向那厉鬼问道“你可是司徒家的人?”

    那厉鬼一颤,确切的说应该是厉鬼背后的年轻人浑身一颤。他愕然盯着姜五他怎么……知道司徒家的……?

    见着厉鬼沉默不语,姜五继续说道“司徒南充是你什么人?”

    司徒南充!司徒南充!司徒南充!

    “呀!”

    不知为何,提到司徒南充这个名字时!那厉鬼忽然发狂了一般朝着姜五这里挥舞这双爪扑了过来。只见到姜五虚空弹了一指,一股无形的力道从指间弹出,径直的达到厉鬼身上。那厉鬼被一指弹得倒飞出去,而控制厉鬼的年轻人也是受到波及,在远处一处法坛那里,被震开了数步之远。嘴角上竟是溢出的几滴鲜血,但是双眼里却依旧充满了恨意。

    姜五略带不解的盯着厉鬼,他能感觉到厉鬼身上投射出的年轻人的那股恨意。他暗暗想道这饮血驱邪术可是南方司徒家家主司徒南充的拿手绝学,非嫡亲子弟不可能学会,而且这后辈已经练得如此纯熟,相较与司徒南充本人,也算差不到哪里去?恐怕这后辈跟司徒南充有血源关系,那要是这样,应该是亲人。怎么一提到司徒南充,怎么这后辈就有种要杀人的节奏呢?

    想到这里,姜五似乎觉察到那后辈跟司徒南充定然有着不小的关联。自己与司徒南充也算是有些交集,看在是旧相识的份上。姜五手指挥动,禁锢在厉鬼和年轻人身上的法术收回,姜五淡淡的说道“把你的法术,撤了,赶紧走吧!”

    年轻人不解“为何放了我?以你的本事,要杀我只是顷刻的事情!”

    “念在你年轻有为,又念在司马家的份上!就饶你一次!”姜五说道。

    年轻人听后,忽然放声大笑“司马家!好一个司马家!”

    忽然恶狠狠的瞪着姜五,指着他说道“今日我不是你对手!等到日后,我成长起来,我就把你连同司马一族,全部杀掉!让你们还假惺惺的做这虚伪好人!”

    忽然一缕黑烟,从厉鬼身上钻出!厉鬼整个身子就是虚脱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好似没了力气一般。

    林非过去试探了一下,见到那厉鬼当真是动不了了。走回到姜五那里好奇的问道“五哥?什么司马家?什么饮血驱邪术啊?”

    姜五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这司马家是南方为数不多的一个驱鬼家族。传承将近有四百余年,资历雄厚。也算是业内一个有名的势力!而这饮血驱邪术,便是司马家所创的一招利用鬼魂来对付鬼魂!以鲜血做引,讲鬼魂的煞气逼出,在背后画出特有的阵法,然后在由施术者躲在远处控制便可。这一招看似简单,但却有不少诀窍,外人是不会的!也只有司马家的人懂得!所以这后辈定然跟司马家有不小的联系,要不然,他也会不得这些。

    “我还有疑问!”林非举手问道“五哥,你又没见过到底是谁施术,你怎么知道是你后辈啊?”

    “这里还有人比我辈分更大吗?”姜五笑了笑,转而看向小君“我说是吧?”

    “没错!”小君微微一笑。

    ……

    现在看来,厉鬼是给控制住了。虽然林非很失望,毕竟好不容看到这神秘的老五出手,那时到老五的修为太高,让这原本能跟那老和尚打个平手的神秘年轻人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一场高手的对决,有这样很是没劲的结束了。也不知道是这老和尚,跟年轻人修为太低,还是姜五这本事太厉害,竟然只是动动手,就让那年轻人无可奈何,还但真是让人捉摸不透。不过说话回来,要是连老和尚跟年轻人修为都是低的,自己这没有修为的岂不是连低都配不上吗?

    林非捶了自己被摔得起了淤青的几处伤口,略带不满的队姜五说道“你五哥来,事情不就解决了嘛?我也用不着收这么大的罪了!

    姜五摇头笑了笑“跟你打个比方!就跟你玩游戏一样!你五哥我就是那种已经99级的nc,经验就他妈快满了!而你也就是初入江湖的小虾米,点经验也没有!如果我把这些小boss都给弄死,你还怎么得经验升级呢?”

    “也对啊!”

    林非恍然大悟,拍腿说道。

    “现在明白为什么高手总是喜欢最后出场了吧!”姜五笑道。

    (这几天推荐好少!哎~~~~~~~~,又是得站出来大呼求推荐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