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实习小道长

第九十五章 你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第九十五章

    你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

    老五的99级nc的解释再通俗不过,就算是一直对于为什么高手老是喜欢最后的出场的理解不透的林非也是大致了解了许多。

    他的目光缓缓移到那边还是没有醒过来的厉鬼,问道“那他怎么办?”

    “你认为该怎么办?”姜五问道,是在有意的问道。

    林非愣了,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他看看小君,小君眼里此刻还是满满的恨意,想要上前亲手撕碎他一样。但是……

    当姜五说道“他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事情时仇恨是化解不了的吗?”

    是啊?他的确已经死了,但碎尸案却是在他死了以后开始做的!七条人命、是八条人命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林非看着厉鬼不知道说些什么!若是他猜的没错,还有些事情他还没有解决,现在他必须赶紧去一趟……

    “先把他抓回去吧!”

    林非说道“抓回去,看看师傅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而在这时,老胡的身影再度出现在门口,身上几处创伤,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说道“大爷的!这老东西下手可够狠的!竟然用牙咬我!”

    林非看了看老胡肩头还真有一对牙咬的印子,只是他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实在没有心情多留在这里。说完,便对姜五,老胡招呼一声“五哥!师傅!我要去个地方办点事情!”

    “去哪里?先把这厉鬼带回去局里再说!”老胡的话被姜五制止了,姜五冲林非示意一下“去吧!早去早回!”

    他似乎看出了林非去哪?却似乎又不知道林非去哪?

    林非匆匆的离开了。

    只留下老胡,姜五,小君他们……

    “这孩子咋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看?”老胡疑惑。

    姜五倒是很平淡的说道“他恐怕是发觉到隐藏剧情了!所以得去解决一下!不像你!我这才刚刚不在,你又开始发疯了是吧?”

    他看了看老胡身上几处伤痕,那老胡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不是许久没动手,再加上这碎尸案搞的我们北区分局面子大损,甚是憋得慌!把这股泄出去也就没事了!”

    姜五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啊!这爱争斗的脾气,早晚会出大事的!”

    “我尽量忍!尽量忍啊!”老胡呵呵笑道。

    姜五随后吩咐老胡把厉鬼收了先带回北区分局,连同小君也去一趟。而自己似乎也神秘的去了一个地方……

    ……

    滚蛋酒吧,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地方。

    一个人影从里面出来后,便开着门口的阿斯顿马丁一路冲到了龙王河边。

    那人正是邱文。此刻他面色不怎么好看?显得有些凝重。

    他从后备箱里搬出了已经准备好的元宝蜡烛香。

    寻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在那里好这一切,开始默默的烧着纸钱。

    远远望去,一点火光闪耀在那里,挺是怪异。

    一直到邱文感觉背后有一阵故意响起的脚步声,他开口问道“那家伙被你们抓到了吗?”

    “嗯!”

    那人回答。往前走几步,火光映出了他的脸,那人正是林非。

    林非对于邱文事先预料出自己来这里一点也不惊讶,相反如果预料不出,那才会让人吃惊。

    他看着邱文在那里一把把烧着纸钱“你认为你烧的纸钱,他能收的到吗?”

    “你认为我是烧给谁的?”邱文不看林非,继续盯着火光。

    “不是滕谷,那便是因为你而死的九个人。”林非说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邱文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是装糊涂吗?”林非阴笑一声。

    “的确是!”

    “那你哪里不明白?”

    “我从头到尾都不明白!”

    林非倒是不着急,他开始静下心,缓缓说道

    12月31日,你爷爷跟小罗曼四个孩子死于非命。你邱文不可能不会调查,而且很快就就调查出那凶手是滕谷,而在这时你发现滕谷背后的势力,是你永远得罪不起的!所以,你想到了一个既可以报仇,又能置身事外的方法!那就是借刀杀人!

    你故意的靠近滕谷,跟他打好关系。然后怂恿他去追酒吧驻唱的阿珍,你知道滕谷的脾气,得不到的东西,他哪怕是用抢也会得到。随后阿珍就给滕谷上了,而这时候你计划的第一步得逞了。

    然后你又转向了阿珍男朋友阿和那边,阿和的性格是狂妄的,以为认识几个人物就敢随意放肆惹事。你的第二步就算计阿和这些人去打击滕谷,替阿珍报仇。原本阿和身边好多人是不同意这么做的,但是却禁不住你在一旁煽风点火。阿和那暴力倾向终于爆发了,然后用斧子砍死了滕谷,抛尸龙王河。

    你的计划至此算是结束了……

    “啪啪啪!”

    邱文起身“这个故事不错!是临时想到的吗?”

    “不!”林非看着邱文继续装糊涂的样子,很是失望的说道“是我在打听到你跟滕谷关系不错的时候,就开始隐约感觉到的!”

    “滕谷是个富家子弟,拉拢这样一个客户很正常!”邱文说道。

    “很不正常!”林非说道“若是他没有害死你爷爷,或许我会相信,但是他害死的你爷爷,你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万一我就是个冷血无情,只认钱不认人的人呢?”邱文冷笑道。

    “你邱文不是!”林非说道“如果是那就当是我看错了你这个人!”

    邱文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站在那里,看着逐渐熄灭的火光,叹了一句“反正人都死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怎么没用?”

    林非质问道“滕谷不是凶手!你也知道开车撞到你爷爷可能是他,但碾死你爷爷跟小罗曼的却是另有其人!所以,你才会在第四现场对滕谷手下留情!”

    “……”邱文的身子不由的动了一下。

    林非说着“就算把帐都算到滕谷身上,那齐玉,田欣这些人呢!他们跟这个案子毫无关系!可都是因为你的算计,害得这些人无辜丧命!都是因为你的复仇计划,九条人命都搭进去了!”

    “你这是这碎尸案真正的幕后黑手!”

    面对着林非的质问,邱文没有否认,也没有反驳,他忽然开始发笑,声音从小到大,从微到重,从冷酷到肆意狂笑。

    “是又如何?”邱文冷笑的看着林非“你有证据来抓我吗?”

    证据?林非自然是没有的!其实从到头到尾,邱文都介乎在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虽然一切都是他促使的,但一切却又不是他做的!

    邱文冷笑道“林非,你知道为什么我选择做侦探吗?”

    林非不解。

    邱文说道“就现在,你明明知道我是幕后黑手,但你却没有任何一条罪证可以抓捕我!是嘛?”

    林非继续沉默。

    邱文继续说道“这就是的悲哀!当我从警校毕业之后,我就发现这个世道是如此的不公平!千百年来,仿佛这天下永远是富人的一样!你说这滕谷,他仗着家里的势力撞死了人,却还是一副平平常常的样子。甚至连某局都在因为他的背景,而直接把那起交通案的肇事者算到我爷爷身上。让他死的时候,还挂上这样一个冤屈!”

    霍友旺老人一生行善,到死却落到这地步,谁都会赶到惋惜。

    只是世道如此,有钱人一句话,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所有的罪名也都解决了。

    邱文冷哼一声“既然连都没法管这些,我又为什么再去做这狗屁的,倒是当个侦探来得痛快些!”

    说完,他转身走了。

    林非冲着他那里喊道“去自首吧!”

    林非看着他的背影,哪怕是到了现在,邱文背影上还残留着许多对自己爷爷冤死的愤怒,恐怕这愤怒会跟随这邱文一生一世,直到进入坟墓为止。

    林非又疑惑了到底邱文在愤怒滕谷这样的人,还是愤怒这不公平的世道呢?

    但是他又感觉到邱文是愧疚的!对滕谷的死是有些愧疚的,他知道滕谷不是直接害死自己爷爷的凶手;对齐玉,田欣他们的死,他是愧疚的,他知道因为自己的复仇而连累的这么多人死于非命。

    说到底,林非已经不知道这碎尸案到底谁才是凶手?

    是滕谷吗?不是,他只是一个蒙在鼓里面的棋子。

    是霍舌吗?不是,他只是一个趁机打坏主意的反派人物。

    是邱文吗?更不是,他只是一心想为爷爷报仇却没有想后果的孙子而已……

    最主要的是,邱文打了一个法律的擦边球,做了一件虽然为恶,却没有触及法律的事情。

    就在林非迷茫之时,一道身影恰逢此景的出现了。

    “五哥……你怎么在这里?”

    姜五的出现让人很意外,他只是随意的说道“我一直跟在你后头啊!”

    姜五把目光看向邱文那里笑了笑“这孩子倒是挺聪明,只可惜这聪明的脑子做了一件让人不怎么喜欢的坏事!”

    “五哥!难道一些人做了这样的坏事,他们就可以轻易的躲过,而法律却对他们没有一点制裁吗?”

    林非一脸的迷茫。

    姜五看着林非迷茫的眼神,他知道林非内心一些重要的东西开始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