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氪金魔主

第九百零六章 三叉戟哪去啦?

    比起地上的地行夜叉军阵,吴浩更喜欢往天空中天行夜叉的战阵中迂回穿插。

    这并非是吴浩对于美人夜叉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纯粹是因为她们攻击方式决定的。

    地行夜叉能够沟通大地之力,所以他们的每一击都是实打实的,厚重而缓慢。

    而天行夜叉却并非如此,掌握着风遁之速,天行夜叉在力量与防御上比地行夜叉要差得多,可是攻击速度快要快上好几倍,轻灵而迅捷。

    纤手双叉,可近战可远攻,舞动起来叉影纵横,璀璨缤纷。

    所带来的就是阿氪的面板上的一片刷屏。

    吸星剑域之中的收益,看的不是攻击所造成的效果,而是在这次攻击之中所调用的死门世界的天道本源。如此,自然攻速流的天行夜叉们所带来的收益更高。

    可惜,在剧烈的交锋中,形势往往不以吴浩的意志转移。夜叉战车的冲击经常强势改变吴浩的位置,把他从天空中一次次的撞下去。

    毕竟相比起天行夜叉来,地行夜叉军团才能够给吴浩造成最大的伤害。

    吴浩只能一次次的以天魔遁空飞天,然后再被撞下去。

    夜叉军团,富含丰富的世界本源,吸星剑域的刷屏数字之中根本见不到丝毫点券的身影,一叉一戟都是星钻。

    仅仅是交锋一炷香的时间,吴浩从夜叉军团上的收益就已经突破了五万星钻。

    因此,即便看着场面上是在受虐,吴浩也愿意多坚持一段时间。

    贪欲在熊熊燃烧,鼓动着他坚持……再坚持。

    然而,识海深处,天魔神魂清明的注视着这一切,如同亘古不化的幽寒坚冰。

    一股冰冷的理智在瞬间就传遍了吴浩全身,让他在阿氪刷屏的爽感之中清醒过来。

    不知不觉之间,吴浩身上的真元、巫力都已经消耗近半。

    要知道这里可是元气不存的绝灵之地,吴浩的每一次进攻和防御、恢复与反击都是需要有所消耗的,然而这消耗却得不到补充。

    当然,并非丝毫的补充都得不到,起码吴浩还能够缓慢的进行光合作用。

    可是这个过程带来的恢复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在如此剧烈的战斗中,吴浩面对有着天道本源增幅的夜叉军团,此消彼长,早晚有败亡的那一刻。

    已经对夜叉军团有所认识的吴浩,轻易的就心算出了形势消长的临界点。

    为时不远!

    夜叉战车再次冲吴浩撞过来的时候,吴浩突然闭上了双眼。

    冲霄的剑意在他身边汇聚,青云剑之上闪烁着惊人的寒光。

    夜叉军团四周的气温似乎凭空降低了几度。

    就连夜叉战车也忍不住身形一滞,没有再继续撞击,而是居于阵中,指挥天行夜叉和地行夜叉龟缩防守,组成防御阵势。

    它已经感觉了出来,接下来吴浩的一击,必然石破天惊。

    这是能够威胁到整个夜叉军团的一剑!

    一击定胜负!

    吴浩在观察到死门世界的情况后,就预料到了有如今的这一幕,只是没想到这一刻来临的时候这么早。

    既然消耗战对自己不利,那就索性使出最强一击,来掌握主动权。

    剑意在青云剑上凝聚,吴浩感觉它似风,似云,似山,似海,似侠客,似红颜,似光阴,似严寒,似一往情深,似无物不斩……

    森罗万象,尽在其中。

    然而,如今的这一剑,森罗万象只是配角。

    主角是阿氪的面板上不断流失的星钻。

    这一剑是氪之剑!

    仅仅一瞬间,刚才吴浩吸星剑域在夜叉军团这里吸收的星钻又被他给氪了进去。

    取之于斯,用之于斯!

    等到五万星钻全部消耗一空,吴浩感觉到手中的青云剑意已经达到了一种莫名的层次。

    青云剑好像成了他的意志延伸,一瞬间就明了他的所有心情,所有打算。

    他不需要睁眼,剑就是他的眼!

    剑心境界!

    氪之剑下,吴浩临时性的达到了剑魂境界后的另一个剑道层次。

    青云剑上的吸星剑域疯狂的运转,发挥着剑域的另一个特性,不停的吸收着此刻临时性的剑道感悟,反哺吴浩。

    瞬间,吴浩就对于剑心境界有了大量感悟。

    剑心境界,乃是以人心体剑心,这个境界的剑客会拥有恐怖的剑道直觉。

    如果用同样剑势,刺出上万剑,其中有一剑能够造成最大杀伤效果。那么,拥有剑心者一剑刺出必然是那样的一剑。

    说通俗点,就是拥有剑心,每一剑都是暴击!

    然而剑心层次,不过是吴浩这一式氪之剑的附带效果罢了。

    它的真正威能还在于不断地在吴浩周围汇聚着的一道道空间波纹,似乎已经压抑到了极限。

    一剑出,粉碎虚空。

    无尽的虚空风暴一下子把吴浩和夜叉大军完全吞噬,风暴疯狂席卷,接天连地,如同末日天灾。

    斩出此剑的那一刻,吴浩的须弥空间中突然跳出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身影。

    这身影还一脸懵懂的时候,就被吴浩拍了一下肩膀,推进了虚空风暴中。

    下一刻,吴浩的身形就消失在原地,只留下这个身影在虚空风暴中和夜叉大军一起载沉载浮。

    半个时辰后,风暴消弭了。

    整个死门世界一片死寂。

    突然,死门世界边缘的死气一阵翻滚,面色苍白的吴浩在那里现出了身形。

    这一剑的消耗主要是星钻,吴浩自身的真元消耗的很少。他现在之所以脸色这么难看,是因为被无极倾城引起的虚空风暴擦到了边,损失了一条左臂。

    这等肢体残缺,恢复起来消耗的血脉巫力要比一般伤势大的多。

    不过他终究成功的摧毁了夜叉军团,眼前已经是一马平川。

    刚才吴浩施展的自然是氪之剑的第二剑,无极倾城。

    只不过现在的无极倾城已经与最初的版本略有差别。

    吴浩临行前总结自身,通过阿氪给推演改造了一番,使得这招有了使用条件,而不是作为与敌谐亡的拼命招式。

    吴浩被钱包儿指点,对金蝉脱壳有了新的认识,金蝉脱壳的关键不在于脱,而是在于一个“壳”字。

    就是要怀着壮士断腕的决心,脱掉的壳越多,越珍贵,金蝉脱壳的效果就越明显。

    有舍才有得!

    所以,吴浩要想在释放出无极倾城的一瞬间,突破招式施展的空间封锁,必须得付出足够的代价作为“壳”才行。

    一颗种下魔种的血神分身,就是吴浩准备好的“壳”,以此替死方才有希望成功施展这一剑。

    如此,这一剑才是阿氪面板上完整的氪之剑第二剑。

    “血蝉魔遁无极倾城!”

    可惜魔种稀有,重练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血神分身也炼制不易,吴浩这一招只能够作为底牌。

    一招之威,丝毫不亚于强势的攻击类神通。

    这就是钞能力啊!

    “结束了吗?”

    吴浩看着眼前的死门世界,眉头暗皱。

    明明已经解决了夜叉军团,为什么还没有脱离这方世界?

    他正在疑惑,突然发现这世界的死气疯狂的涌动起来,如同怒海狂涛一般。

    死气正在朝着一个方向急速的聚集着。

    吴浩很快就发现,在死气聚集的中心点,一个庞然魔影若隐若现。

    魔影越来越凝实,吴浩渐渐的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最醒目的两只漆黑的羽翼,如同垂天之云,身上狰狞的骨刺,好似刀枪兵戈。

    他不似天行夜叉那般娇俏,也不像地行夜叉那样丑陋。身体肌肉纠结,如同刚锻铁铸一般,充满着力量感。

    最主要的是身上的无形威压,让吴浩心头沉闷不以。

    “虚境?”

    吴浩脸色有些难看。

    没想到夜叉军团仅仅是开始,死门世界还有更强悍的守关者。

    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就和当初昊苍界相柳合道一般。

    不停涌向巨大魔影世界本源,让吴浩明白自己遇到的是什么敌人。

    天道显化!

    他才是夜叉军团合道之后产生的真正天道本体所在,看来只有夜叉军团覆灭时才会显现。

    心念急转间,吴浩发现自己已经本能的使用了一直预留着的神通。

    摘星!

    这么多天道本源,不用神通摘一把,那他就不是吴浩了。

    先不管一会儿的战斗怎么样,起码现在他再次享受到阿氪刷屏的快感。

    这回不是几星,几十星那么刷,而是成千上万。

    很快,刚才用掉的五万星钻又回来了,然后接着是十万、二十万……

    吴浩正在吸的起劲的时候,那巨大的魔影也完全形成。

    魔影的一只竖瞳独目死死锁定了吴浩,无边的威势扑面而来,让吴浩从收获的喜悦中脱离出来,凝重的看着他。

    魔影呼声如雷,引得天地共鸣。

    “吾乃夜叉王阿斯达拉!陌生人,能够死在吾的噩梦三叉戟下,尔足以含笑九泉!”

    吴浩浑身紧绷,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得敌人,知道自己要面临一场艰难的恶战。

    此战,怕是堪比当初在影界战蚩尤残魂!

    吴浩微微肉痛的取出一把丹药来,一粒一粒的吞了下去。

    他必须要尽可能恢复状态,全力以赴!

    严阵以待……

    来吧,夜叉王!

    然而,吴浩等了好久,也没有见到夜叉王阿斯达拉开始攻击。

    “什么情况?”

    吴浩看着一直在原地徘徊的夜叉王,很是诧异。

    “什么情况?”此时,夜叉王也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一脸的不可思议。

    “噩梦三叉戟呢?吾的三叉戟哪里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