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极品女鬼收容所

第1章 帮她洗澡

    接连三天晚上,秦岩看到小区门口的路灯下,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

    女孩好像在等人,总是不停地眺望着门前的马路。

    她长相甜美,楚楚动人,就像出尘的仙子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不过秦岩知道,这样的女孩一般都是给高富帅准备的,像他这种吊丝根本不可能得到女孩的青睐。

    秦岩现在的室友赵赫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富二代,经常将一个个妖娆的美女草哭,而且还在她们的哭声中将她们送上尖叫的巅峰。

    秦岩十分纳闷,难道赵赫的小兄弟是用蜂蜜腌制的?难道她们能吃出阿尔卑斯棒棒糖的味道?她们为什么就那么喜欢赵赫这种富二代呢?

    不过现实生活就是这样,所谓的女神在高富帅面前不过是精盆,而矮穷丑却连闻闻女神身上的体香都不可能。

    女孩看到秦岩接连三天从她身边走过,却对她无动于衷,不由在心中暗暗纳闷,这家伙看到我难道不心动吗?为什么不上来和我搭话?难道我不够漂亮吗?真是一个呆瓜!

    明天晚上他如果还不和我搭话,我就亲自撩他!

    第四天晚上十一点,当秦岩回来的时候,那个女孩依旧穿着白色连衣裙站在路灯下。

    今天下着小雨,雨虽然不大,但是把女孩整个人都打湿了,雨水顺着女孩的长发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

    女孩魔鬼般的身材闪现在秦岩眼前,那凹凸不平的身段实在是勾魂摄魄。

    看着女孩楚楚可怜地站在路灯下,秦岩觉得这个女孩的男朋友应该被千刀万剐,居然让这样漂亮的女孩三更半夜地站在路灯下等他,实在是罪过!

    这样的女孩,应该好好的疼爱才对!

    不过秦岩知道,她是不会给自己机会的,因为自己的小兄弟不是用蜂蜜腌制的。

    秦岩从美女面前走过,向小区里面走去。

    咦?他居然还不上钩,看来我只能主动一点了。

    女孩抬起头向秦岩望去,翘起嘴角对着秦岩露出了醉人的微笑。

    这一笑倾国倾城。

    女孩对秦岩招了招手:“同学,你能过来一下吗?”

    秦岩向身后看了一眼,发现身后没有人,转回头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叫我?”

    女孩羞涩地点了点头。

    秦岩诧异无比,不知道女孩为什么会叫他。

    他还是走到女孩面前:“美女,有什么事情吗?”

    女孩抹了抹额头上的雨水,深情款款地说:“我可以去你家坐一会儿吗?雨太大,我没有拿钥匙,所以……”

    秦岩犹豫了一下说:“这个……那好吧!你和我来吧!”

    一边走,秦岩一边在心中暗想,这个女孩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还是别胡思乱想了,也许美女是真的没有拿钥匙。

    秦岩将伞顶在女孩的头顶上,自己的左半边身子却暴露在雨伞外面。

    淅沥沥的小雨不停地洒落在秦岩的身上,不一会儿的功夫,秦岩左半边身子就被打湿了。

    回家的路上,秦岩踩在水面上,发出轻微的“啪啪”声。

    而女孩走在水面上的时候,脚底却漂浮在上面,就像会轻功一样。

    如果秦岩看到女孩的脚漂浮在地面上一定会吓坏。

    女孩突然抓住秦岩的胳膊往自己这边拉了拉:“你往里面靠一靠,你的衣服都湿了!”

    刚才为了保持距离,秦岩故意和女孩相隔了十厘米。

    现在被女孩拉了一下,他的肩膀紧紧地挨着女孩的肩膀。

    突然和女神靠的这么近,秦岩的心立即噗通噗通地狂跳起来,心中的热血就像滚滚长江一样奔腾而去。

    来到单元门厅,秦岩收起了雨伞,在地上甩了甩雨水说:“到了!”

    女孩点了点头,非常害羞地跟着秦岩上了三楼,进了家门。

    “秦岩,我想冲个澡可以吗?”女孩楚楚可怜地说,睁着忽闪的大眼睛望着秦岩。

    听到女孩的话,秦岩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女孩!

    什么?洗澡?难道她要献身给我?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可不是高富帅啊!

    难道……

    难道她是站街女?可是不像啊!站街女哪有这么漂亮的!这么漂亮的应该都在高档娱乐场所里。

    难道她有病?而且还是可怕的艾滋病?

    秦岩不由想起几天前看到的一条新闻,一个漂亮到让人看一眼就会兴奋的女孩,为了过上优质的生活,自甘堕落地和一个黑鬼上床咪西咪西了,后来黑鬼不但抛弃了她,还传染给她一种要命的疾病——艾滋病。

    女孩自此心生不满,决定报复社会,一年的时间居然和八百多个男生上了床,真是恶心至极。

    一想到这里,秦岩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不可以吗?”女孩看到秦岩发愣,用调侃的语气问,同时向秦岩抛了一个媚眼。

    “你……你没有病吧?”秦岩回过神,一边打量女孩一边问。

    不过问完这句话,秦岩就后悔了,有病的人谁会承认自己有病。

    女孩愣了一下,然后笑颜如花地推了秦岩一下,撅起嘴装出可爱的样子说:“讨厌!人家怎么可能有病!”

    不等秦岩答应,女孩就转过身走进了卫生间。

    不知道女孩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进入卫生间的时候居然没有把门关紧,而是留了一条缝隙。

    看到这条缝隙,秦岩的心就像被人用鱼钩钓起来一样。

    特别是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脱衣声后,秦岩更是觉得口干舌燥。

    秦岩今年刚上大三,整整二十岁,正是青春躁动的年纪,看到这一幕如果不激动,不亢奋,说明他不是男人。

    不过秦岩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女孩突然投怀送抱,肯定有问题。

    特别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

    与此同时,秦岩又想到了一个疑惑,女孩刚才叫他秦岩,可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女孩是怎么知道他叫秦岩的?

    “秦岩,你能帮我搓搓澡吗?”女孩的声音突然从卫生间里面传出来,魅惑无比。

    让我给她搓澡?她肯定想勾引我。可是她为什么会看上我?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响起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秦岩立即反应过来,肯定是室友赵赫回来了。

    “姑娘,我室友回来了!我恐怕不能帮忙了,你自己冲一冲吧!”

    秦岩话音刚落,赵赫进来了。

    赵赫一边关上门,一边骂骂咧咧地说:“他吗的,今天居然约了一个酒托,差点把老子坑死!幸亏老子机智!”

    赵赫经常出去约炮。

    他的微信群和qq群分类特别牛逼,御姐一类,luoli一类,少妇一类,大妈一类,上过床的一类,没上过床的一类,牵过手的一类,接过吻的一类。

    没办法,谁让赵赫有钱呢?

    在这个世界上,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也能让美女磨豆腐。

    “不过那酒托也真是漂亮!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赵赫唏嘘感慨起来,眼中满是猥琐的神色。

    卫生间的门打开了,女孩从里面走出来。

    当赵赫看到女孩后,不由张大了嘴,睁大了眼睛,就像看见了绝世仙女一样。

    “咕咚”一声,赵赫咽了一口口水,在心中喃喃自语起来:我去!真漂亮!这样的女孩草起来一定非常过瘾吧!如果是我,我一定把她草哭!

    不不不,那样实在是太残忍了,我要将她草的大哭特哭,然后在痛苦与欢愉中达到人生的巅峰。

    秦岩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泡到了这么漂亮青春的妹子。不行,我一定要横刀夺爱!

    人们不是都说吗?朋友妻不客气!哈哈哈!

    更何况这房子都是我出钱租下来的,他如果不让我泡我就让他滚蛋。

    秦岩现在根本不知道赵赫生出了这样的坏心思。

    赵赫朝秦岩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地说:“好小子,你什么时候学会繁殖人类了?来来来,赶快给兄弟我介绍……”

    话刚说到一半,赵赫突然停下了,他愣怔地看着门厅柜上的镜子。

    镜子此刻恰好将女孩的样貌影射在其中。

    女孩在镜子里面的样子和在外面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镜子里面的她虽然也穿着白色连衣裙,但是连衣裙残破不堪,好多地方被撕破了,而且裙子上面满是泥点。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赵赫看到女孩双眼之中正在往下流血,女孩的左脸已经全部腐烂,牙床裸露在外面,一条条虫子正在牙缝中钻来钻去。

    镜子中的女孩感应到了赵赫的目光,转过头对着赵赫笑起来,那笑容诡异无比,嘴角直接咧到了耳根上。

    双眼中更是绽放出两抹妖异的红光。

    看到这一幕,赵赫一股冷气直冲脑海,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他吓得立即向后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