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锦衣春秋

第一三零二章 首级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齐宁方才就觉得韩愈有些古怪,这时候又见他吞吞吐吐,皱眉道:“到底何事?”

    轩辕破本就是善于观察之人,他早就察觉韩愈和莫文垂看自己的表情有些反常,猜到事情很可能与自己有关,只是他是神侯府的人,这样的军情大事不便参与其中,虽然在场,却也不好多言。

    韩愈和莫文垂对视一眼,终是道:“国公,今天一大清早,莫大人这边收到了一件东西。”

    齐宁和轩辕破不禁将目光移向莫文垂,莫文垂已经起身拱手道:“今日一大清早,有一辆车子从衙门前经过,从车上落下一物,兵士只以为是马车上不小心掉下来,喊了几声,那马车理也不理径自离开。兵士奇怪,上去检查,发现那包裹外面还带了一封信函,信函是交给神侯府的西门神侯。”

    轩辕破心下微惊,却不动声色,问道:“信函何在?”

    莫文垂忙道:“下官.....下官找到了韩朗将,商量这封信函是否要送到京城,只是犹豫不决,还没有决定,今日轩辕校尉恰好赶到,这信函自然是要交给你的。国公,轩辕校尉稍候,下官这就去取。”拱手迅速退下。

    “除了信函之外,还有包裹,那包裹里面又是何物?”轩辕破问道。

    韩愈眉头锁起,微一沉吟,终于道:“是一颗人头!”

    “人头?”齐宁和轩辕破都是一惊,轩辕破似乎意识到什么,赫然起身,沉声问道:“是谁的人头?”

    “首级鲜血淋漓,而且.....两边面颊以刀刺字。”韩愈欲言又止,轩辕破却已经沉声道:“韩朗将,到底是谁的首级,不要吞吞吐吐!”

    “卑将不认识首级是谁,但首级的脸上,刺有禄存二字。”韩愈终是道。

    轩辕破脸色大变,身体微晃,双全握起,厅内的空气一时间似乎凝固起来。

    禄存!

    齐宁当然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北斗七星,禄存位居其四,而且齐宁从轩辕破口中已经得知,神侯府早就派遣禄存校尉潜伏在东齐。

    那颗首级的脸颊上刻有禄存二字,难道竟然是禄存校尉被害?

    “韩朗将,能否将首级取来?”轩辕破虽然惊闻噩耗,却还是竭力稳住心神,此前他得知西门无痕死在大雪山,心中就已经悲痛无比,今次却又惊闻禄存校尉的噩耗,当真是连遭打击,但毕竟不是泛泛之辈,依然是保持了冷静。

    韩愈起身拱了一下手,也是退了下去。

    齐宁能够理解轩辕破目下的心境,安慰道:“未必是他。”

    轩辕破缓缓坐下,只是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便见到莫文垂和韩愈一前一后进了厅,莫文垂手中拿着一封信函,韩愈却是抱着一只盒子,外面用黑布包裹,进到厅内,韩愈双手捧着盒子,小心翼翼放在了桌子上,莫文垂则是将信函送到轩辕破面前,轩辕

    破伸手接过,见到信函外面果然写着“西门神侯无痕亲启”,脸色顿时冷下来,并不废话,拆开了信封,取出了信笺。

    这是写给西门无恨的书信,轩辕破却直接拆看,莫文垂并不知道西门无痕已经过世,心下只觉得轩辕破这般做似乎不妥,但轩辕破毕竟是神侯府大弟子,却也不敢多言。

    齐宁见得轩辕破扫了几眼,拿着信笺的手明显在微微颤抖,随即便瞧见轩辕破扭过头,看向了桌上的盒子。

    那首级是被人用包裹送来,莫文垂这边收到首级,自然是立刻让人找到了盒子将首级放入进去。

    “轩辕校尉.....!”齐宁察言观色,知道事情不妙。

    轩辕破转头过来,眼眸中既有一丝凄然,更多的却是悲愤,将那信笺递过来,齐宁接过,只见到信笺上字迹潦草,却还能辨识清楚:“神侯亲鉴:贵国背信弃义自不必言,两国交兵,沙场一较高低,却使出此等鬼蜮伎俩,行刺杀之事,有辱尊名,今奉还劣徒首级,静候亲临!”落款却正是申屠罗。

    轩辕破却已经站起身,走到桌边,打开了盒子,只是静静看了两眼,这才合上,转身向莫文垂道:“莫大人,四师弟的首级,暂且保存此处,我回京之时自然会带过去,若是我无法回京,到时候有劳你派人将我和四师弟的首级一同送回神侯府。”

    他声音淡定,但在座几人当然已经听出其中深意。

    禄存校尉被害,轩辕破显然是下定决心要为禄存校尉报仇,要么诛杀申屠罗,要么自己将性命丢在这边,那已经是铁了心。

    莫文垂立刻道:“轩辕校尉放心,下官定会妥善保管。”

    齐宁此番和轩辕破前来淮水,本就是准备策划行刺申屠罗,但禄存校尉显然抢先一步,率先制定了行刺计划而且付诸了行动,但结果显然是失败,非但没能刺杀申屠罗,反倒是丢了性命。

    禄存校尉自然是看到淮水被截断,秦淮军团后勤无着,这才铤而走险。

    齐宁相信禄存校尉既然动手,必然经过周密部署,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申屠罗显然是做好了防备,禄存校尉的行动计划,很可能反倒落入了申屠罗的陷阱。

    “那辆马车丢下禄存校尉的首级,不知去向。”韩愈沉声道:“卑将问清楚了那马车的模样,尔后派人在城中搜寻,却并无见到。”

    “他们自然不会让你们找到。”齐宁脸色忽然凝重起来:“他们自以为用此招威慑神侯府,可是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几人都是看向齐宁,齐宁脸色冰冷,目带杀意:“会泽城四门封锁,能出不能进,守卫森严,可是他们却送来首级,已经暴露申屠罗的人潜入了城中。”

    “不错。”韩愈身体一震:“城中有奸细。”

    齐宁道:“我现在只担心一件事情。”

    轩辕破目光如刀,低声道:“国公是担心.

    ....粮仓?”

    “不错。”齐宁道:“会泽城是屯粮重地,供给前线的粮草都囤积此处,一旦有失,后果不堪设想。申屠罗没有飞天遁地之能,就算知道会泽城中有大量的粮草,却也无法抢掠,他既然得不到,就很有可能派人在城中下山。”

    韩愈和莫文垂对视一眼,背心冒冷汗。

    这两人肩负护粮之责,一旦城中的粮草有失,首当其罪的便是他二人,到时候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二人的性命,两人先前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觉得会泽城已经是守备森严,几处粮仓更是派了重兵守卫,可算是万无一失,但此刻齐宁一提醒,便觉得事态严重起来,韩愈立刻道:“卑将立刻往粮仓加派人手。”

    齐宁微一沉吟,问道:“城中有几处粮仓?”

    “共有五处。”莫文垂已经从袖中取出一份地图,铺在桌面上,齐宁走过去,见到这是一幅会泽城的格局图,会泽城内的大街小巷尽在其上,有几处画了圆圈,莫文垂指着那几处圆圈道:“五处粮仓,集中在三个地方,城东两处,城南一处,其中最大的粮仓在城南这边,有一半的粮秣囤积在此处,有两百多名官兵在这里守卫。”

    齐宁扭头向门外看了一眼,这才道:“那帮人既然能够潜入到会泽城内,就有可能潜入粮仓。这些粮食是朝廷耗费大力气才筹措起来,一旦有失,即使打通了粮道,却也无粮继续向前方供应。秦淮军团数万大军,眼下或许还能就地征粮支撑一时,但这并非长久之计,最终还是要靠咱们打通粮道将粮食送过去。”神情肃然,正色道:“这里的粮秣绝不能出任何问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轩辕破沉声道:“申屠罗这是声东击西的诡计。他送来信函和四师弟的首级,就是让你们没有心思去管粮仓,而是将心思放在此事之上。”

    “很有可能。”齐宁冷笑道:“不过这一次申屠罗却是自作聪明了,他想声东击西,却反而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只要派重兵守住粮仓,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韩愈握拳道:“就算申屠罗真的派人潜入城中,但人数绝不会太多,他们即使打粮仓的主意,也只能偷偷潜入,卑将安排人将粮仓守得水泄不通,让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齐宁摇头道:“你若大动干戈调动兵马,只会让那帮人警觉,知道你已经有了防备,他们便不会轻举妄动。常言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们如果只是潜伏在城中却迟迟不动手,反倒是更大的麻烦,一日不除掉这伙人,粮仓便时刻都在危险之中,所以......。”扫了几人一眼,才低声道:“咱们要设下圈套,守株待兔,将他们一网打尽!”

    “国公,您的意思是?”

    “瓮中捉鳖。”齐宁冷笑道:“他们既然打粮仓的主意,咱们就给他们一次机会,用不着大动干戈调动兵马,反倒要给他们留下破绽,让他们自己闯进险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