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锦衣春秋

第一三零三章 入彀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会泽城是粮仓重地,所以城中戒严,只要天色一黑,满城宵禁,城中百姓不得在街头游荡,一旦被巡逻兵士抓住,便要以谋反罪论处。

    虽说条令苛刻,但非常之时,又是非常之地,不得不如此为之。

    天黑之后,大街小巷已经是冷冷清清,家家户户都紧闭大门,只有街道上时不时地有巡逻的兵丁走过。

    会泽城设有五处粮仓,不过有些粮仓相距极近,这其中又属城南的粮仓最为庞大。

    城南本就有一块空地,韩愈来此之后,又将空地周围的民居全都迁移,在这里修建了一处坚固的粮仓,而且派了两三百兵士严加看守,便是通往粮仓的几条道路,也全都封锁。

    这一储粮仓之内储存了大量的粮秣,四周的石墙砌的又高又厚,而且为了以防万一,甚至在四角都修建了瞭望哨,日夜派兵监视,居高临下,但凡有人靠近粮仓,很容易就能被发现。

    今夜无月,但守卫的兵士一如既往地恪守其位,而且专门有两队兵士环绕着粮仓巡逻。

    已经是夜半时分,天地间一片死寂,粮仓西南角外,几道身影正匍匐在地上,一点点地向粮仓移动,五月之夜天地间一片昏黑,实际上为了方便监视,粮仓四周多处都点有火把,只是这西南角却属于薄弱之处,并无火光,是以那几道身影靠近石墙边的时候,悄无声息,竟是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到得墙根下,几道身影先是检查了四周的动静,确定没有被人注意,两道身影立时到墙根下蹲下,各伸出双手互握,后面的同伴行动即使迅速,踏上手梯,那两人用力向上猛地一抬,同伴立刻便借助抬起之力跃起,探手又勾住墙头,极是轻盈地跃上了墙头,后面两人如法炮制,先后越上墙头,这伙人行动敏捷干脆,显是训练有素。

    五人清一色都是黑衣黑裤,用黑巾蒙面,三人跃上墙头之后,便即从墙头跳进粮仓,而墙根下那做手梯的两人却并没有跟随进入,而是贴着墙根一动不动。

    三人进到粮仓之后,并不耽搁,弯着身子,脚下飞快,直往粮仓中间区域奔过去。

    石墙内是用木头修建的仓库,里面便是储存着粮秣,三道身影避过巡逻的守兵,靠近到仓门前,那舱门用铁锁锁住,其中两人一左一右分开,注意守兵动静,剩下那人却是极为熟练利落地打开了铁锁,轻推开仓门,三人迅速闪身入仓,又将那仓门重新关上。

    仓内一片漆黑,成堆的麻袋堆在仓内,宛若小山一般。

    昏暗之中,三人从身上都取出一只皮袋子,中间那人做了个手势,两名同伴一左一右分开,还没走出两步,猛地听到咳嗽声响起,三人都是定住身形,眼眸都显出骇然之色,随即四周猛然间亮起火光来,火光之下,从仓内瞬间涌出一群手持长矛的兵士,三人迅速向仓门撤过去,还没靠近仓门,就听得“砰”一声响,仓门已经被推开,从仓门外冲进来数十

    名守兵,前面十多名盾牌兵弯身以盾牌组成一道铜墙铁壁,后面便是手持弩箭的弩兵。

    只是片刻间,三人已经被守兵围了个水泄不通。

    三人背靠背,却都取出了短刃在手,眼眸中显出惊骇之色。

    “千万不要动,更不要反抗。”人群之中,一个声音淡淡道:“你们只要轻举妄动一下,立时就要被射成刺猬。”声音之中,一人缓缓走出来,正是齐宁。

    一名黑衣人盯住齐宁,目光如刀,齐宁瞧了瞧几名黑衣人手中的刀,脸色却是微变,沉声道:“叶隐藏入地,飞蝉鸣天响......你们是飞蝉密忍?”

    东瀛密忍有四大流派,分别是叶隐、飞蝉、甲贺与伊贺,飞蝉一族也曾威风一时,但却与叶隐和甲贺结仇,叶隐和甲贺联合雾隐一族,将飞蝉一族从东瀛彻底驱逐,而雾隐也便取代了飞蝉一族的位置。

    飞蝉一族被驱逐出东瀛本岛之后,只能流亡东海,在东海占岛苟存。

    齐宁对这飞蝉密忍已经是颇为了解,而且数次与这帮人有过接触,对这帮人的兵器颇为熟悉,他瞧见这几人手中的兵器,一眼就认出正是飞蝉密忍独门兵器。

    当年飞蝉密忍截杀尚是太子的小皇帝,齐宁便疑惑这些忍者是受了谁的指使,后来得知这些飞蝉密忍很可能已经被东齐豢养起来,便怀疑当年截杀小皇帝是东齐人的指使。

    此后又遇上这些密忍竟然袭杀北堂风,若非恰好白羽鹤突然出现,北堂风只怕要折在这些人手中,那时候便奇怪东齐人为何会对北堂风下手。

    最后一次遇上飞蝉密忍,却是在东海,飞蝉密忍受了隐主之令,与江漫天勾结,这又让齐宁一度怀疑隐主是东齐人。

    今次他料到申屠罗很可能会派人潜入粮库烧粮,却不想竟然是飞蝉密忍再一次出现。

    一名黑衣人眸中一冷,横刀在手,并不说话。

    齐宁缓步上前,距离那黑衣人不过几步之遥,淡淡道:“听闻飞蝉密忍被逐出东瀛之后,流落海上,如同丧家之犬,后来被东齐人豢养,看来传言果真不假。”他并不知道这几名忍者是否听得懂自己所言,察言观色,见到那黑衣人眼珠子微动,竟似乎听得懂,淡然一笑道:“不过东齐国都陷落,他们自身难保,我实在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能力庇护你们。”

    他话声刚落,却猛地感觉眼前身影一闪,那黑衣密忍竟然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向自己扑过来,四周众弩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而且没有齐宁下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也便是在眨眼之间,听得那密忍口中低喝一声,手中短刃已经朝着齐宁直刺过来。

    四周有兵士失声惊呼,眼见得短刃就要刺中齐宁,齐宁却以更为匪夷所思的速度闪开,那密忍刺了个空,吃了一惊,显然是想不到齐宁的速度竟然是如此迅速。

    这密忍倒没有想击杀齐宁,他自然看出齐宁身份特殊

    ,此刻被重重包围,他却是想控制齐宁胁迫官兵,以此全身而退。

    他找准时机,一击出手,却万没有想到齐宁的武功竟然是如此了得,一刀此空,瞬间感觉自己的手臂一紧,还没来得及反应,又听得“咔嚓”一声响,已经被齐宁一掌拍在肩头,肩骨碎裂,整个人也已经飞了出去,尔后重重摔落在地上,两名同伴迅速奔上,握紧手中刀,护在他身边。

    “飞蝉密忍,也不过如此。”齐宁冷笑道。

    那密忍挣扎坐起身来,便听齐宁继续道:“当年飞蝉一族被驱逐出东瀛,男女老少自然不少,想来如今还生活在海岛上。你们自然是无法返回东瀛,可是东齐已灭,你们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背负双手,道:“若是你觉得你的族人可以靠海为生,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东海从来都是我中原王朝的海域,你们要么跪在我中原王朝脚下,要么就只能全族被诛,要在东海搜寻你们寄居的海岛并非难事,到时候只需要派出几艘战船,自然能将飞蝉一族彻底铲除。”

    密忍忍着肩头巨疼站起身来,冷声道:“宁死不屈!”说的却是中原话,虽然略有些生硬,但吐字倒也算清晰。

    齐宁笑道:“原来你会说话,并非哑巴。宁死不屈?有骨气,看来飞蝉丹夫手底下还真是有些硬骨头。”他在东海之时,从江长风口中知道飞蝉密忍的首领叫做飞蝉丹夫,此时提到飞蝉丹夫的时候,却是直盯着那密忍眼睛,见到“飞蝉丹夫”四字一出,那密忍眼眸跳动,瞬间明白什么,一字一句道:“你就是飞蝉丹夫!”

    火烧粮仓,这样的任务自然不是随意派出几个人就能完成,齐宁既知对方是飞蝉密忍,便想到此番行动很可能是飞蝉丹夫亲率手下忍者前来行动,但毕竟无法确定,这时候看到对方的反应,已经有所怀疑,出言试探,那密忍双目如刀,却没有否认,冷声道:“是又如何?”

    “果然是你。”齐宁叹道:“飞蝉丹夫,看来你们飞蝉密忍果然是被东齐人豢养。”

    飞蝉丹夫只是冷笑,并不说话。

    “我说话从来都是说到做到。”齐宁道:“我说过要将你们飞蝉一族斩尽杀绝,就绝不会只是说大话。”

    “你是何人?”飞蝉丹夫终于问道。

    齐宁笑道:“我对你了若指掌,你却对我一无所知。”往前走出两步,飞蝉丹夫却是握紧手中短刃,齐宁上下打量飞蝉丹夫几眼,才道:“东齐灭国在即,你们飞蝉一族难道要陪东齐国一起灭亡?无论你们是否效忠东齐,对你们飞蝉一族来说,说到底也只是一桩买卖而已,他们提供庇护,给你们一碗饭吃,让你们为他们卖命,如今他们自身难保,飞蝉丹夫,你可以考虑换换主人了。”

    飞蝉丹夫却是仰首发出刺耳的笑声,齐宁皱起眉头,飞蝉丹夫已经道:“生死之约,言出如山,绝不悔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