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锦衣春秋

第一三零四章 首领

    最快更新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生死之约?”齐宁唇边泛起一丝轻笑:“你们飞蝉一族已经将性命都交给了东齐人?”左右看了看四周的官兵,道:“大伙儿都瞧瞧,这东瀛人......唔,他们被驱逐出东瀛,如今连东瀛人也算不上,应该说是飞蝉浪人,这些飞蝉浪人和东齐人签订生死之约,对东齐人忠心耿耿,哪怕是全族老幼的生死都不在乎,这样的忠诚,是不是让大家都很感动?”

    官兵们也都不明白齐宁深意,却也都不敢轻易出声。

    “所谓忠孝不能两全,今日你为了履行对东齐人的忠诚,不在意族人的生死,我很是欣赏,也会成全你。”齐宁叹道:“其实你们的生死,本也就不会有人太在意的。对了,倒也不能说完全无人在意,东瀛叶隐甲贺那些流派若是听闻你们飞蝉一族彻底灭绝,想必会如释重负。”

    飞蝉丹夫双眸更寒:“什么?”

    “当年你们飞蝉一族被几大忍者流派驱逐出东瀛,如同丧家之犬流落在外。”齐宁道:“我知道你们飞蝉一族很可能投靠了东齐人,不过当时只以为你们是借助东齐人休养生息,等到时机成熟,再返回东瀛夺回本该属于你们飞蝉一族的东西。”

    飞蝉丹夫眼中划过厉色,便是他身边那两名忍者眸中也都显出异色。

    “中原有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齐宁缓缓道:“你们被驱逐出东瀛,应该也有十年了吧?叶隐甲贺那几大流派想必也一直在担心你们飞蝉一族会东山再起,若是知道飞蝉一族都已经客死异乡,想必会很开心。”

    “你什么意思?”飞蝉丹夫沉声道。

    齐宁笑道:“我的意思难道你听不明白?我猜想你们寄居在东齐人脚下,自然不仅仅只是为了生存下去,或许一直在养精蓄锐,等待时机,有朝一日能杀回东瀛。可是如今你们却为了效忠东齐人,不在乎是否还能完成你们的复仇大计,甘愿死在这里,所以我很想夸赞你们的忠诚。”

    飞蝉丹夫眼眸闪动,并无说话。

    齐宁叹了口气,抬起手,弩手俱都将手中弩箭对准飞蝉丹夫三人,只待齐宁手臂挥下,立刻将三人射杀,飞蝉丹夫后退两步,猛地抬手道:“等一等!”

    齐宁缓缓放下手臂,问道:“你还有话说?”

    飞蝉丹夫微一沉吟,才道:“和东齐人达成生死之约的是我个人,并非我整个飞蝉一族。”

    “哦?”齐宁含笑道:“那你和谁达成了协议?东齐皇帝?还是其他人?”

    飞蝉丹夫摇头道:“我不能告诉你。”

    “你既然不能说,我们又何必谈下去?”齐宁作势又要抬手,飞蝉丹夫立刻道:“只要我死了,或者......对方死了,生死之约立刻就可以解除。我不能换主人,但是飞蝉一族却可以。”

    “哦?”齐宁饶有兴趣道:“这话又如何说?”

    “我死之后,会有新的首领。”飞蝉丹夫道:“他可以重新找到主人,与新主人立下生

    死之约。”沉声道:“飞蝉小太郎!”

    身后一名密忍躬身道:“在!”

    “吾以飞蝉一族第七代首领之身份,令你接任飞蝉一族第八代首领之位。”飞蝉丹夫声音极为严肃:“自今而后,飞蝉一族的命运将托付在你的手中,我族之使命,将由你带领族人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立正身子,深深一躬:“拜托了!”

    那密忍飞蝉小太郎亦是深深一躬。

    飞蝉丹夫这才转过身,面朝齐宁,当着众人的面盘膝坐了下去,握紧手中的短刃,抬起手臂,齐宁隐隐预感到什么,只见到飞蝉丹夫倒转短刃锋刃竟是对准他自己的咽喉,毫不犹豫地直刺下去。

    鲜血喷溅,短刃刺穿了飞蝉丹夫的喉咙,那两名密忍竟显得异常镇定,都是单膝跪倒在地,低头不语。

    飞蝉丹夫身体歪侧倒地,一切都是在片刻间就发生。

    在场官兵都是目瞪口呆,想不到飞蝉丹夫竟然如此果决利索地在众人面前自尽。

    飞蝉小太郎低头良久,终是抬起头,缓缓站起身来,看着齐宁道:“飞蝉一族如今是自由之身,与东齐再无约定,贵国与东齐的争端,我飞蝉一族也不会卷入其中。”

    齐宁道:“你们与东齐的生死之约虽然解除,但是你们潜入会泽成意图焚粮,自然也是罪无可赦的。”

    “你们可以立刻射杀我们。”飞蝉小太郎道。

    齐宁微一沉吟,才问道:“你们是奉了审图罗之令潜入城中准备焚粮?”

    “不卷入其中,就是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们都不会多说一句。”飞蝉小太郎用生硬的中原话道:“你们可以杀死我们,却不能威胁我们,宁死不屈!”

    齐宁叹道:“虽然飞蝉一族成了自由之身,却也是无根浮萍......换句话说,没有了主人,你们是否还能生存下去?”背负双手,道:“我说过飞蝉一族需要更换新的主人,我大楚终将一统天下,即使你们只想在东海海岛苟存,那也需要拜服在我大楚帝国的脚下。”

    飞蝉小太郎肃然道:“我可以与你签订生死之约,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条件?”齐宁叹道:“以你们现在的处境,还要和我提条件?”

    “否则宁死不屈。”飞蝉小太郎声音坚定。

    齐宁微微一笑,道:“我倒想听听,你准备提出什么样的条件。”

    飞蝉小太郎想了一下,才道:“签订生死之约后,你必须帮助我们返回东瀛本岛,协助我们攻灭叶隐、雾隐和甲贺三族。”

    “哦?”齐宁笑道:“只是这个条件?”

    “在我们回到东瀛本岛之前,现在居住的岛屿,将归属我们所有。”飞蝉小太郎道:“我们有权利用那座岛以及周围的海域,而且每年你需要向我们提供五百两黄金,保证飞蝉一族能够生存下去。”盯着齐宁的眼睛:“如果你能够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和你定下生死之约,听从你

    的差遣。”

    齐宁听他提出的条件,心里便清楚当初飞蝉丹夫和东齐那边达成的协定应该就是如此。

    飞蝉丹夫自尽之前,下令由飞蝉小太郎来继任首领之位,虽然可能是仓促之下的决定,但却绝不会是胡乱指派继承人。

    飞蝉丹夫并不在惜自己的性命,当众自尽,其原因就是为了保护飞蝉一族能够继续生存下去,是以此人至少对飞蝉一族的未来十分在乎,也正因如此,即使在仓促之下,飞蝉丹夫也不会随意让一个无法担负起飞蝉一族前程的人物来率领族人。

    此时飞蝉小太郎提出这些条件,并没有过多的犹豫,齐宁相信这些条件并非是飞蝉小太郎临时起意,必然是小太郎早就知道飞蝉丹夫与东齐人达成生死之约的条件,所以才会如此迅速提出来。

    飞蝉小太郎既然知道协议的内容,那么飞蝉密忍之前参与的诸多事情自然也是十分清楚。

    忍者世界有忍者世界的规矩,飞蝉丹夫显然是一个严守忍道的忍者,宁死也不去破坏忍道,他自尽的目的,自然是因为已经判断出东齐无法向飞蝉一族继续提供庇护,飞蝉一族想要完成生存和复仇的任务,就只能改换门庭,是以用自己的死解除东齐对飞蝉一族的约束,由新的首领来达成新的协议。

    “中原有句话,叫做打狗看主人。”齐宁道:“如果你们成为我大楚帝国的子民,而叶隐等流派作为你们的敌人,做主人的总是会帮你们出口气。只要中原战事结束,我可以支持你们杀回东瀛,甚至可以协助你们剿除叶隐等流派。”

    飞蝉小太郎眼中泛光:“果真如此?”

    当初飞蝉一族迫于形势,与东齐达成了生死之约的协定,自然是希望东齐能够帮助飞蝉一族重新杀回东瀛,东齐虽然在中原属于小国,但比起东瀛,实力并不在其之下,飞蝉一族对东齐也是寄予了希望。

    但如今东齐国都被破,自身难保,飞蝉一族再想依靠东齐国杀回东瀛简直是痴人说梦,对这一点,无论是飞蝉丹夫还是飞蝉小太郎都是心知肚明,只是东齐国一日没有彻底灭亡,生死之约就不能彻底解除,是以飞蝉丹夫也就不能撕毁协定,只能以自己的死来解除生死之约。

    此刻齐宁答应可以考虑帮助飞蝉一族杀回东瀛,飞蝉小太郎心中自然是欢喜万分,相比起东齐,楚帝国的实力远在其之上,如果能够得到楚帝国的支持,飞蝉一族杀回东瀛复仇成功的可能性将会大大增高。

    “只不过飞蝉一族寄居的岛屿,只要是在东海之上,无论何时,那都不会属于你们。”齐宁淡淡道:“我大楚可以让你们在岛上暂时寄居,但你们对那座岛不可能存在拥有权,就更不必提岛屿周边的海域,东海上的一切都属于中原帝国,即使是一根海草,你们也无所有权,不知你可听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