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锦衣春秋

第一三零六章 早有预谋

    隐主如果是莫澜沧,那么这位大宗师就是违背了龙山之约。

    齐宁确定那隐主与陌影必然有着难以洗清的关系,但还是无法确定隐主到底是何方神圣,至少可怀疑的对象实在不少,东齐太子段韶依然是齐宁怀疑的对象之一。

    “当初楚国太子出使东齐,回来的途中,却被你们飞蝉密忍追杀,那也是受了陌影的吩咐?”齐宁微一沉吟才问道。

    小太郎道“前代首领与陌影达成生死之约后,飞蝉一族只受陌影之令,除他之外,没有人可以驱使我们飞蝉一族做任何事情。”他双眸冷峻“齐国的皇帝,也无法驱使我们。”

    齐宁道“那陌影为何要派你们追杀楚国太子?”

    小太郎道“身为忍者,主人有令,不管生死都会去完成任务,为何要这样做,并非我们需要去过问。”

    齐宁相信小太郎确实不知道内情,但陌影派人行刺当初还是太子的小皇帝,那却是板上钉钉。

    陌影代表的自然是齐国的利益,但是刺杀楚国太子,对他有有什么好处?是想以楚国太子的死导致楚国发生内乱?这自然不是没有可能,可是以当时楚国的局势,如果楚国太子被刺,却并非没有后继之君,淮南王是皇室宗亲,而且是太祖皇帝的嫡子,先皇帝驾崩之后,如果太子也无法继位,淮南王便是唯一的皇位继承人,也正因如此,齐宁当初就一直怀疑行刺楚国太子是淮南王在背后指使,毕竟如果当初太子真的被刺,受益最深的就是淮南王。

    “你们还曾行刺北汉的皇子北堂风,那自然也是陌影所派,你是否告诉我也不知道陌影为何要行刺北堂风?”

    小太郎道“北堂风从齐国逃离之时,我们就一直跟踪,只是首领并没有让我们立刻动手。”想了一下,才道“那名剑客也一直在暗中跟踪北堂风,首领知道那剑客十分厉害,所以要等待最适合的时机才能出手。”

    “剑客?”齐宁一怔,但立刻想起来“你说的是白羽鹤?”

    小太郎道“那剑客叫什么名字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出手之时,那剑客确实出手帮了他们,他剑术十分厉害,我们不是敌手。任务失败之后,陌影并没有责怪我们。”

    齐宁立时确定小太郎口中的剑客定然就是白羽鹤。

    他当初在古隆中参加青木大会之后,返回京城的途中,在一家路边酒家遇上了逃亡的北堂风和火神君,飞蝉密忍突袭北堂风,白羽鹤突然出手,击退飞蝉密忍,后来甚至投奔在北堂风麾下,一同前往西北。

    齐宁当时想着北堂风若是能够安全抵达西北,必定会起西北之军进逼洛阳,为此并没有插手其中,放任北堂风离去。

    他一直都以为那一次白羽鹤突然出现在酒家,是一场偶遇,但此刻听小太郎所言,便发现其中大有蹊跷。

    “你是说那剑客一直在跟踪北堂风?”

    “从北堂风离开东齐的时候,除了我们一直盯着他们,那剑客也在追踪。”小太郎道“我们一直不知道那剑客到底是什么目的,也不知道他和北堂风是敌是友,所以没有轻易出手。只是任务在身,不能半途而废,最后还是全力一击,损失了好几人,任务也失败。”

    齐宁微微颔首,神色却变的异常冷峻。

    齐宁记得很清楚,白羽鹤在鬼竹林挺身护卫赤丹媚,因此与白云岛主座下的杀亡二奴动身,结果就是因为此事而被白云岛主逐出了师门。

    此事过后,齐宁回到临淄,立刻就接到了北汉皇帝驾崩的消息,而北堂风立刻与煜王爷等人从临淄逃走。

    按照小太郎的说法,白羽鹤是在被逐出师门之后,立刻就跟上了北堂风,而且一直尾随到楚国境内,在飞蝉密忍袭击之时,断然出手帮了北堂风,齐宁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白羽鹤亲口向北堂风透露自己已经与白云岛脱离了关系,因此北堂风才竭力说服白羽鹤跟着他前往西北。

    齐宁当时也还在奇怪,白羽鹤毕竟是白云岛主的弟子,心高气傲,即使被逐出师门,那也会自持身份,怎会轻易地投奔到北堂风的手下?

    不过那时候的白羽鹤如同无根浮萍,真要找一个依靠,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

    但这一刻齐宁陡然意识到,白羽鹤追随在北堂风部下,看来绝非是一次偶然的相遇,甚至这一切早就是计划好的事情。

    也就是说,白羽鹤被逐出师门,很可能只是白云岛主和白羽鹤演的一出双簧戏。

    北堂风流亡之时,白羽鹤主动凑近过去,对于日夜不安的北堂风来说,突然多出一位高手保护自己,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哪怕是知道白羽鹤的身份,形势所迫,那也定然会接纳白羽鹤。

    只不过等北堂风到了西北,安全得到保障之后,自然会派人调查白羽鹤的情况。

    如果得知白羽鹤并无脱离白云岛,即使不对白羽鹤下手,也定然会小心戒备,可是若知晓白羽鹤真的与白云岛断绝关系,这样一位顶尖剑客,北堂风自然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笼络在自己身边。

    白羽鹤被逐出白云岛,齐宁此时隐隐感觉这就是为了让白羽鹤能取得北堂风的信任,从而能够留在北堂风身边。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这中间的蹊跷就着实耐人寻味了。

    白羽鹤乃是当今天下数一数二的顶尖剑客,更是出身东海白云岛,他有什么道理要费尽心思接近北堂风?而且白云岛主甚至亲自配合他演这一场双簧。

    欲近必有所图。

    莫澜沧贵为东齐国师,更是当今天下屈指可数的大宗师,能让他图谋的东西,自然是非比寻常,他到底所图为何物?

    想让白羽鹤接近北堂风取得信任,从而影响北汉的朝局?

    这样的目的简直是匪夷所思,当时北堂风如同丧家之犬,即使真的安全抵达西北,得到屈元古的拥护,那也未必能够在最后的争斗中取得上风,莫澜沧难道未卜先知,知道北堂风一定可以夺得北汉的皇位?即使这样的结果真的被他猜中,他又凭什么觉得白羽鹤能够影响北汉的朝局?

    白羽鹤即使真的为北堂风立下功劳,但终究只是一名剑客,或许北堂风会赐给白羽鹤高官厚禄,但是否会让白羽鹤参与政事,齐宁心存怀疑,而且北汉文臣武将不少,屈元古对北堂风的影响无人可比,白羽鹤又岂能通过北堂风左右北汉的政局?

    齐宁心中大是狐疑,但今日却已经确信白羽鹤能够贴近到北堂风身边,乃是事先经过了周密的部署。

    飞蝉小太郎方才就已经透漏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那便是飞蝉密忍虽然刺杀北堂风失败,但事后却并没有被东海大弟子陌影责怪,如果陌影派人行刺北堂风势在必得,失败之后,绝不可能连斥责一声都没有,由此亦可见这本就是一场戏码,参与之人不仅仅只是白云岛主和白羽鹤,便是陌影也参与其中。

    他此时又想到陌影和赤丹媚潜入楚国皇宫禁苑,盗走珍宝,这自然也是白云岛主所指使。

    白云岛主不但派人在楚国活动,甚至派出白羽鹤进入北汉,齐宁陡然间意识到,白云岛主竟是在下一盘大棋。

    他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飞蝉密忍出现在东海,而陆商鹤和鬼王摄天使者也都被地藏派往东海,这两股势力分别属于白云岛和地藏,难道白云岛主私底下竟然已经与地藏勾结?若当真如此,事态的严重性比之自己先前所预料的还要严重。

    “东海世家在岛上储存兵器,你们飞蝉密忍也派人在那边,此事你可知晓?”齐宁问道。

    飞蝉小太郎道“知道,派了两人在那边,找寻玄武神兽的下落。”

    “玄武神兽?”齐宁听飞蝉小太郎和自己当初所知确实符合,立刻问道“陌影派你们找寻玄武神兽?”

    飞蝉小太郎道“东海有商队,他们不但要贸易通商,而且还要帮助找寻玄武神兽。”

    “玄武神兽是传说的神兽,怎会真的存在于世间?”齐宁冷笑道“那东海的世家船队可见过玄武神兽?”

    飞蝉小太郎微一沉吟,终于道“东海之上流传一个传说,玄武神兽一直在东海深水之下,可是每隔三十年,神兽就会浮出水面,登上东海的一座岛礁,玄武神兽口中有神丹,若是得到神丹,可以治疗天下任何疾病,而且可以起死回生长生不老!”

    齐宁在东海之时倒也听过这个传说,这传说一开始传自东海的渔民之口,传闻有渔民瞧见玄武神兽出现在海岛之上,于是四处传扬,更说玄武神兽口内有玄武丹,玄武丹乃天地之灵宝,得知起死回生长生不死。

    这样的传说,齐宁总觉得不过是以讹传讹,就算那些渔民真的瞧见玄武神兽,难道真的掰开了神兽的嘴巴瞧见里面的玄武丹?

    不过在佰草集之中,记载的寒药三宝,竟也有玄武丹在其中,那佰草集乃医学宝典,应该不至于胡编乱造,可是将玄武丹列在其中,还是让齐宁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他也不知道佰草集记载玄武丹,是因为听过东海渔民的传说,还是真的存在玄武神兽。

    “不过是以讹传讹。”齐宁冷笑道“陌影竟然相信此等传言。”

    飞蝉小太郎摇头道“不是传说,玄武神兽确实存在,而且我们飞蝉一族亲眼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