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锦衣春秋

第一四八九章 醉酒滋事

    呵斥声突如其来,屈元古还没有反应过来,屈满英却已经率先察觉情况不对。

    因为要接旨,除了岳环山站立宣旨,其他人都是跪下接旨,屈元古在左首第一席,下首便是屈满英,那圣旨刚刚宣读完毕,屈满英就听到自己下首传来厉喝声,眼角余光也瞥见下手那人已经直扑过来。

    屈满英大吃一惊,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在大将军府动手。

    对方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如狼般扑过来,屈满英却也是反应迅速,对方扑过来一刹那,他已经顺手抄起摆放酒菜的案几,大喝一声,照着对方伦头就砸了下去。

    那人见到案几砸下来,抬臂格挡。

    “砰!”

    案几砸在那部将手臂上,四分五裂,案上的酒菜早已经洒满一地一。

    可就在此时,那部将身后一道影子趁势冲过来,没等屈满英做出反应,右手竟然执了一把锋利的短刃,速度快极,等屈满英感觉到腹间一阵剧痛,那短刃已经刺入了他的腹部。

    此刻对面席间的翟志和另一名部将也早已经跳出身前案几,直往这边扑过来。

    屈元古惊骇万分,知道大事不妙,惊恐叫道:“来人,来人!”

    但没有齐宁的吩咐,自然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入厅内,而齐宁此刻竟然是冷眼旁观,没有丝毫动作,就是岳环山也是双手拿着圣旨,没有动弹。

    屈满英腹间被刺,剧痛之下,又是一声厉喝,挥拳便往那刺中自己的部将打过去,却不想拳头还没有打下,手腕一紧,被案几砸中的那部将已经探手抓住了屈满英的手臂,而那手执利刃的部将却已经拔出短刃,随即再次刺入,一顿疯狂猛刺,转瞬间已经往屈满英心口腹间连刺了十余刀。

    翟志和另一名部将却如同两头狼一眼,扑向屈元古。

    屈元古惊骇之中,条件反射往自己的腰间摸过去,他这阵子一直佩剑在身,习惯以为利剑就在腰间,却忘记方才入府的时候已经被收缴了兵器,手一摸空,魂飞魄散,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翟志身边那勇悍的部将如同一头巨猿扑落,将屈元古按在了身下,手中也多了一把短刃,手起刀落,没等屈元古叫出声,已经刺入了屈元古的喉咙之中。

    四名钟离傲部将出手干脆利落,行动迅敏,配合的异常娴熟,就似乎此前已经练习了许多遍。

    齐宁似乎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厉声道:“来人!”

    立时便有十多名侍卫冲入厅内,长矛对向翟志等人。

    屈满英被刺了十几刀,几乎都是要害处,此刻已经躺倒在血泊之中,浑身抽搐,眼见是不活了。

    屈元古被刺穿喉咙,那部将只怕他死不了,又拔出短刃,在脖子上连刺数下,确定大罗金仙在世也救不了屈元古,这才放开手,一脸血污站起身来。

    翟志瞧见屈元古父子被杀,忽地抬起头,大笑起来,随即道:“大帅,我等已经诛杀叛国逆贼,为大帅和大汉报仇,死而无憾。”却是走到厅中,对着齐宁跪倒下去,那三名部将也都走到翟志身后,跪了下去。

    “王爷,人我们杀了,我们也无话可说,王爷现在就可以将我们拉下去砍了。”翟志毫无畏惧。

    齐宁扫视了屈氏父子尸首一眼,冷笑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醉酒行凶。我知道你们和屈氏父子有仇,可是他们已经是大楚的臣子,你们醉酒之后,当众行凶.....!”说到这里,忽地想到什么,扭头看向岳环山,问道:“大将军,方才屈元古可曾接旨?”

    岳环山叹道:“末将刚刚宣读完圣旨,屈元古还没来得接旨,就.....就发生此等血案。”

    “如此说来,屈元古父子还不算是我大楚的臣子?”齐宁皱眉道:“他们虽然归顺我大楚,却没有得到朝廷的赐封,按道理来说,并不是楚国之臣。”

    岳环山点头道:“王爷,按理来说,确实如此。”

    翟志等人今日前来赴宴,那也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想着无论如何也要除掉屈氏父子,入门的时候,说也古怪,虽然佩刀全都被收缴,但藏在怀中的短刃却没有人搜走,竟是带着凶器入了厅。

    方才他们突然发难,自始至终,齐宁等人都是作壁上观,只等屈氏父子被杀,齐宁才叫来侍卫。

    翟志等人并非傻子,此时已经明白过来。

    毫无疑问,楚国人也是存了诛杀屈氏父子之心。

    但屈氏父子毕竟早早归顺了楚国,而且交出洛阳,楚军攻灭北汉,不得不说屈氏父子也是立下了极大的功劳,如果楚国人动手杀了屈氏父子,虽然这对父子人品卑劣确实该杀,但楚国也难免会遭天下人诟病。

    齐宁今日设宴,实际上就是一场杀局。

    翟志等人欲杀屈氏父子而后快,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今日酒宴,齐宁本就是给翟志等人提供机会,而翟志等人也确实没有辜负齐宁的期望。

    如果齐宁不想让屈氏父子死,就算翟志带着上千人杀过来,齐宁依然能够保住屈氏父子的平安。

    翟志等人此时当然清楚,齐宁是借自己之手诛杀屈氏父子。

    但几人却没有丝毫的愤怒,心下却反是感激的很。

    齐宁两句话一说,翟志何其精明,立时便听懂齐宁话中的开脱之意,故意看了屈氏父子的尸首一眼,一拍自己的脑袋,失声道:“他们.....他们怎地死了?王爷,这......!”

    齐宁沉着脸,佯怒道:“你们喝醉了酒,出手伤人,在大将军府行凶,真是岂有此理?你们将这里当作了什么地方?”

    “是我等醉酒生事,求王爷降罪发落!”翟志立刻请罪,另外三人自然也明白过来,一起请罪。

    齐宁皱着眉头,道:“皇上已经要赐封屈元古为晋王,也赐封屈满英为忠勇侯,一旦他们接了旨,就是我大楚的王爷和侯爷,你们在大将军府杀了他们,自然是难逃死罪,就连我和岳大将军也难辞其咎。”微一沉吟,叹道:“可是他们尚未接旨,就已经被你们所杀,而且你们虽然归顺了大楚,旨意也还没有封赏你们。说句不该说的话,你们和屈氏父子还算是北汉人,互相厮杀,那也无法依照楚国的律法惩处。这.....真是让本王为难!”

    岳环山咳嗽一声,道:“王爷所言极是,既然是杀了北汉的大臣,那就要依照汉国的律法惩处。”

    “可是北汉已经亡国,自然不存在汉国律法。”齐宁苦恼道:“这该如何是好?”

    岳环山叹道:“如果是这样,这桩血案那就谁也管不了。虽说管不了他们杀死屈氏父子的罪,但在大将军府醉酒滋事,这个罪还是逃不过惩处,按律每人要杖责三十。”

    齐宁叹了口气,道:“只能如此了。”看向翟志等人,冷声道:“你们在大将军府借酒滋事,罪不容赦,每人杖责三十,你们可有话说?”

    三十杖对这些征战沙场的武将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翟志等人今日赴宴,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想着只要杀死屈氏父子,哪怕都送命在大将军府,那也是值得,方才得手,几人都觉得大仇得报,一身轻松,已经是将生死置之度外。

    孰知齐宁竟然为他们开脱,几人心中感激不已,知道齐宁这是要以每人三十杖了结此案,此时莫说三十杖,便是三百杖那也甘愿领受,都是叩首道:“我等甘愿领罚!”

    齐宁这才令人将屈氏父子的尸首脱了下去,咳嗽两声,这才向岳环山道:“大将军,你觉得如此处置如何?”

    “王爷公正廉明,此等处置,再合适不过。”岳环山道:“末将马上写一道折子呈交给朝廷,禀明此番事件的过程。翟志等四人饮酒过量,在席间与屈氏父子发生口角,屈满英狂悖不堪,双方由争吵演变成肢体冲突,最终因为双方大醉之下,误杀了屈氏父子,翟志等人酒醒之后,心中惶恐,向朝廷请罪。因为双方都没有领受旨意,所以还不能算是大楚臣民,但北汉灭亡,此案无法处置。但四人在大将军府滋事,按律每人杖责三十,以儆效尤。”说到这里,才向齐宁道:“王爷,不知这样上奏是否妥当?”

    齐宁颔首道:“大将军是将实情上奏给朝廷,没有丝毫不妥,就这般上奏吧。”指着翟志等人道:“不过尔等若是还有下一次,借酒滋事,本王决不轻饶,你们可听明白了。”

    翟志四人跪伏在地,齐声道:“我等谨遵王爷和大将军的吩咐,绝不敢再犯,回去之后,定当反省,悉心悔过。”

    齐宁微微颔首,这才道:“每人三十杖,待会儿出去的时候,自己去外面领受。”起身来,瞥了几人一眼,没好气道:“本来还想着今晚与你们一醉方休,这倒好,闹出这样的事情,本王哪里还有心情喝下去?”抬手道:“都起来吧,本王在这里没有心情喝,换一个地方,咱们再喝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