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都市修仙主宰

第1547章 药族祭神

    最快更新都市修仙主宰最新章节!

    闻言,洛羽愈发奇怪了,质问道:“你们老祖的仙师是谁?”

    药川有点底气不足的回话道:“我们老祖的仙师,乃是一位千年前下凡的大罗神仙,仙师的尊容,我未曾谋面,但听老祖说……”

    没等他把话说完,洛羽便打断道:“那老顽童,是不是童颜鹤发,玩世不恭,整天背着个酒葫芦,云游四方,不务正业,喜欢刨人家的坟,调戏年轻貌美的女子。”

    这话一出,药川呆住了,下意识道:“你……怎会……怎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呵,我当然知道。”

    洛羽乐了。

    这件事,真是让洛羽大跌眼镜。

    原来药仙老祖夫妇两的仙师,竟然是那老顽童,难怪之前洛羽觉得药川一身炼药术和控火手法有点熟悉。

    洛羽掂量着手里的橙皮葫芦,而这葫芦最大的特别之处,就是正面和反面,篆刻着两个古字。

    正面是“羽”字。

    反面是“圣”字。

    加起来,就是羽圣!

    洛羽揶揄这小子道:“你知道葫芦上刻的人是谁吗?”

    药川想了想,郑重道:“听老祖说,此乃三界中的一位天道圣人之名,这位天道圣人,也是老祖仙师的至交好友,所以,无论圣尊是何来历,请圣尊看在羽圣和仙师的面上,网开一面!”

    说这番话的时候,药川心情非常忐忑不安。

    尽管他讲的已经够委婉了,但聪明人,都听得出他的“威胁”之意。

    他在拿“羽圣”和“仙师”的威名,震慑洛仙羽。

    而且,明显更依仗前者。

    但这正是药仙老祖留下保命之物的内涵。

    用老祖的话说,这玩意儿对凡间那些杂牌小神小仙无用,但如果对方来头是三界以内的大能,必会忌惮。

    三界当中,无人敢不给羽圣面子!

    这是老祖的原话。

    也是那位神秘仙师的原话。

    “行了,你也别在我面前狐假虎威,今天看在那老东西的份上,我饶你们一回,若再有下次,我就不客气了。”

    洛羽收回了法力,顺便将橙皮葫芦扔给药川。

    “多谢圣尊!”

    药川连忙接住,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心有余悸。

    同时,他也满腹疑问。

    洛仙羽说,看在“那老东西份上”,所指的“老东西”,究竟是谁呢?羽圣?还是仙师?

    药川有些糊涂,却不好追问。

    在洛羽收回法力后,祭灵急忙用根须将峡谷缝合,顺便修复了生息之地。

    整个秘境的崩坏势头,终于戛然而止。

    祭灵显然吃了大亏,看到洛羽收手,愤愤不平道:“阁下技高一筹,老朽认败,但他日如若炎帝归来,必会向阁下讨回公道!”

    “来就来吧。”洛羽无所谓的走了。

    见祭灵还要发牢骚,药川连忙过去,将刚才的事告知了祭灵。

    “他是古圣转世!”祭灵得知真相后,大惊失色。

    祭灵顿时有些后悔放出刚才的狠话了。

    弄不好,他这是给炎帝树立大敌!

    ……

    “他们没为难你们吧?”洛羽来到梦琉璃几人面前,招呼道。

    梦琉璃轻轻摇头。

    “洛大哥,你好神气呢,差点把人家的家园都撕成两半了。”茜茜俏皮偷笑。

    “你最后还是手下留情了,我替族人谢谢你。”雅妃也是笑靥动人。

    她不愿开口求洛羽,但洛羽手下留情,她也很开心。

    “嗯,他们跟我的一个故友有点渊源,我不好大开杀戒。”洛羽淡然一笑。

    “洛老师,我想死你了!”

    突然,一个大姑娘从背后冲上来,像树袋熊,跳在了洛羽背上撒娇。

    几年不见,班长同学“长胖”了,胖在了应该胖的地方,已是个大美女,不过还是爱捣蛋。

    “你们姐妹两,也来这里凑热闹。”洛羽拍了拍背上的大姑娘,让她别闹。

    “洛老师,好久不见。”姜美妍过来浅浅一笑。

    “走了,我们去找地方喝两杯。”

    洛羽招呼两姐妹,这次造访药族,他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而且,为女帝疗伤的材料,已经全部集齐,可以松口气了。

    “咦?洛老师,你怎么也养宠物了,哇塞,好可爱的小灵兽耶,快给我抱抱。”

    一路上,姜美馨直接把洛羽手里的小兽抢了过去。

    ……

    目送着洛羽一行人远去,药虹带着族人,来到了药川身边。

    大家围着药川,满脸敬畏,显然都把这位少族长当成了拯救药族的英雄。

    “川儿,此番你立大功,让我族免遭灭族大祸,为父汗颜呐!”

    药虹一脸愧疚。

    药川回过神来,跟大家讲述了刚才的具体经过。

    于是,族人无不诧异。

    “竟然会有这种事!”

    太上长老咂舌,药仙老祖和幻仙老祖二人年轻时,曾在大山中,拜了一位神秘仙师为师,这事族人都清楚,而且,两人一个从仙师身上学到了炼药术,一个学到了一身仙法神通。

    “如此说来,此事确实蹊跷,弄不清洛仙羽究竟是忌惮仙师,还是惧怕羽圣!”

    一群老头子面面相觑,各有看法。

    “依我看,洛仙羽应该是看在羽圣情面上,放了药族一马!”

    药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何以见得?”药虹问。

    “当年那位仙师云游四海,碰到任何妖魔鬼怪,都是打着羽圣的旗号吓唬人,这是老祖亲口对我说的。”

    药川一脸神往。

    药虹和族人们悚然,想入非非。

    那位传授两位老祖技艺的仙师,已经够厉害了,然而这样的大罗神仙,依然把另一位上界存在挂在嘴边,凡人的眼界,恐怕永远也看不到那样的高度,更想象不到天道圣人有怎样毁天灭地的神威。

    “据我所知,羽圣并非子虚乌有的传说,外面有个叫圣羽教的宗派,就是自称羽圣的道统。”

    有人想到了这件事。

    “对,圣羽教当年还向道家朝着,要为自己正名,不过如今已并入了洛仙羽的太初仙阁。”

    其他人附和,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药虹深吸一口气,严肃道:“天地将变,古族亦是轻如鸿毛,自身难保,炎帝至今未显神迹,而两位老祖所拜的仙师,又扑朔迷离,依我之见,我族不如借此机缘,扛起羽圣旗号,奉其为天地正神,往后逢年过节,祭祀这尊天圣,各位意下如何?”

    众长老纷纷点头赞同。

    “如此甚妙!”

    “也许有朝一日,羽圣于九重天之上,俯视芸芸众生,会感召到我族虔诚,降下神谕,庇佑我族!”

    “圣庙建起来后,老夫自愿终生在庙里扫地除尘,以昭诚心!”

    “建庙不可取,羽圣即为天道圣人,其三界之内的法威,相比不弱于四御三清,理应修建正神大殿供奉之。”

    “言之有理啊!”

    多年以后,当一切水落石出,今天的这场讨论,让族人羞臊而又自豪,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

    而且,药族也没想到,他们祭神的这个举动,从此拉开了各方势力争夺正神旗号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