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936章 你的怪谈和我的怪谈

    惨叫声从地下传出,即使鬼屋每一层隔音都很好,但大鬼和老周他们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小鬼!”大鬼疯狂按动电梯按钮,可电梯就是停在地下四层不动。

    直到惨叫声停止,电梯才开始向上。

    “我刚才也听到了那两个学生的惨叫声,感觉他俩不像是装的啊?”老周的语气中包含着担心和害怕:“咱们是不是误会人家了?”

    “别说了,那两个家伙可能就是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里的。”大鬼现在很难受,鬼妹失踪,小鬼又出事,三人组合就剩下他一个人了:“等电梯上来后,如果他们三个不在电梯里,我们就一起下去!这里地形没有那么复杂,他们带着小鬼肯定跑不远!”

    “我觉得还是不要去管小鬼了,你们刚才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白不悔指着电梯外面的显示屏:“刚才电梯下去的时候,每层都停了一下,那两个学生很有心机,显然是在诱骗我们,让我们每层都去探索。”

    电梯一层层上来,在白不悔讲道理的时候,银灰色的电梯门缓缓打开,但是里面的三名游客却不见了踪影。

    “别过去,电梯完全密闭,玩鬼屋的时候最忌讳进入这样的地方。”白不悔再次提醒,可是大鬼却固执的进入了电梯当中。

    “你们愿意跟我过来就过来,没人的话,我自己下去。”

    听到大鬼的话,白不悔摇了摇头,站在原地。

    老周和段月则有些动容,他俩很清楚四星场景会撕去游客平时的伪装,让他们在这里充分释放内心的阴暗和压抑,所以说大鬼不管人品如何,至少他是真的关心小鬼。

    “哎,我俩陪你一起去吧,多个人也安全一些。”老周为难了半天,终于做出了决定,他和段月也进入了电梯当中。

    “多谢。”大鬼朝老周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感谢的眼神。

    “你们三个真是疯了。”白不悔推了推眼镜,脸上的表情很是冷漠:“我在这里等你们,祝你们好运。”

    电梯门缓缓闭合,大鬼看着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表情有些凝重。

    “别担心,咱们只是在参观鬼屋,小鬼和鬼妹不会出事的。”老周心地善良,他想要安慰大鬼。

    “跟你们也说不明白。”大鬼回头看着老周和段月,眼神有些吓人,他指着自己的耳朵:“我给你们讲个怪谈,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当故事听就可以了。”

    “我九岁时出过一次车祸,在我昏迷的时候,一直有个声音在我耳边徘徊,对方好像是在道歉。”

    “本来这事我也没放在心上,等我被抢救过来以后,肇事者家属想要获得我的原谅。”

    “他们家很困难,肇事司机在车祸中死亡,家里顶梁柱塌了,母女两个基本生活都成了问题。”

    “我原谅了他们,后来警方公布肇事司机电话录音的时候,我很惊讶的发现,他的声音和我昏迷时听到的声音一样!”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偶尔能听到一些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很模糊,但确实存在。”

    “也正是因为我有这个能力,所以我才敢带着小鬼和鬼妹去坟地、火葬场等地挑战,因为我知道这些地方反而大部分都是安全的。”

    电梯很快停到了二层,大鬼看着漆黑的走廊,表情更加凝重。

    “你说的我有点害怕,你的那个故事和咱们参观的鬼屋有什么关系?”老周很是不解。

    “自从我进入这个场景以后,耳边就多出了数不清的声音,我不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这里隐藏着无数的脏东西。”大鬼望着漆黑的实验楼长廊,他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人家好心救了你,你怎么能说人家是脏东西呢?”老周移动了一下身体,看向大鬼的手机:“现在几点了?”

    “九点四十四,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大鬼还在朝电梯外面看。

    “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我身上也曾发生过一件很恐怖的事。”

    “什么事?”大鬼回头看去,他发现老周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有天晚上,我一个人乘坐电梯,看见里面有一对低垂着头的夫妻。”老周的脸逐渐变得苍白:“我很害怕,一个人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门合上后,那个男的忽然问了我一句——现在几点了?”

    “你怎么回答的他?”大鬼转身看向老周,他忽然觉得这对话有些熟悉。

    “我给他说现在是九点四十四。”老周的头慢慢垂了下去。

    “然、然后呢?”

    电梯轿厢里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老周的脸慢慢抬起,惨白的脸上骤然浮现出一道道狰狞的伤痕!

    “然后这个时间就成了我的死期!”

    银灰色的电梯门缓缓闭合,段月就在电梯门口……

    “叮!”

    当货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大鬼已经昏死了过去。

    老周将其从电梯里拖出,让段月给陈歌发送了信息,把大鬼能够听到鬼语的事告诉了陈歌。

    片刻后,陈歌打来了电话:“你俩不用管后面的人了,把大鬼尽快送到鬼校医务室,卫老爷子和其他医生都在那里,让他们看着办。”

    “时间有点紧,卫医生能治好吗?”

    “卫医生治疗的好几个病人都忘记了痛苦的过去,你还不相信他吗?”

    “好的。”

    ……

    白不悔守在电梯口,没过多久就听到了老周和段月的惨叫声,凄厉可怕,简直无法想象他们遭遇了什么。

    “看来他们也被鬼屋演员给坑了,这真是个吃人的电梯。我不能留在这里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他们肯定会回来找我。”白不悔非常的冷静:“结合白老师超自然研究协会的文件,天堂和许愿井的报告在同一个房间,两者之间肯定有所关联,许愿井很可能才是真正离开的路。”

    脑海浮现出在教学楼门口看过的地图,白不悔拿出手机,拨打了刘扛的电话,可惜还是无法打通。

    “这个蠢货在干什么?”

    他给刘扛发送了信息,告诉对方图书馆只是个陷阱,真正的出口是在水井。

    做完这一切后,白不悔什么都不管了,全力朝着鬼校西边跑去,他印象中水井在那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