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天才高手在都市

第5905章 兵者诡道也

    秋高气爽,城楼上飘散着酒肉香气,众多将领在此聚餐好不惬意,偏偏清风道人和露珠和尚因为逞能得罪了主人,被冰冻起来成为展览品,出尽了丑不说,还被大小乔用酒肉馋着,令他们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多亏了姬云不计前嫌为他们求情,那么秋羽也就顺水推舟,挥了下手,令二人状态有所缓解。

    灵气涌动而来,两位兽人强者头上的冰块融化,脑袋露出来能够自由活动,不过身躯还冰冻着无法动弹,全都苦着脸道“主人,能不能别这么对待我啊,好歹我也是你的属下啊。”

    “我俩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敢了……”

    秋羽哼道“你俩听好了,打仗不是儿戏,军令如山,容不得半点胡闹,况且我是你们的主人,又是军中统帅,岂能允许你们无礼,以后务必引以为戒,若是再犯就不是冻起来如此简单,用火把你们俩烤熟了。”

    两个老家伙连忙认错,信誓旦旦的表态,以后绝对不会戏弄主人,这才得到秋羽的原谅,随即收功,使得笼罩在二人身上的寒冰消失不见,彻底恢复自由。

    清风道人和露珠和尚生怕酒肉都被将领们吃光了,嗷嗷叫着冲过来,每人抓起一盆烤肉,连带着弄走一坛烈酒,去到角落里大快朵颐,让众人轰然大笑,觉得真是两个活宝,蛮有意思。

    那么飞云军又增添五位高手,如虎添翼,只是公然造反,定会遭受朝廷打击,这些都在秋羽意料之中,也在积极准备着迎战,不敢有丝毫大意。

    尽管赵国境内民不聊生,匪患横行,然而这还是匪徒公然聚众造反,震惊朝野,兵部连忙下达指令,派出大将军霍明泽聚集周边地区五万大军前去平定叛乱,首当其冲便是攻打陶阳城,而秋羽作为统帅在此坐镇,城内有官兵万余人,相比较而言,双方实力悬殊,也就意味着很大的风险。

    对于城内的飞云军而言,都是归降的原赵国官兵,早就听过大将军霍明泽的威名,知道对方为国内名将,据传未曾有过败绩,相当厉害,而且敌方人多势众,带给他们巨大的压力,觉得大祸临头,恐怕难逃此劫,未免人心惶惶,令军队中弥漫着阴霾,仿佛破城为早晚之说。

    为了鼓舞士气,秋羽披挂整齐,头上戴着蟠龙盔,挺拔的身躯上罩着麟云甲,在众多将领的簇拥下亲自来到城墙上督战,令守城官兵为之动容,毕竟大元帅能够亲自出现与他们共同御敌,确实让人感动。

    秋羽及众多官兵居高临下的眺望着,只见远处为数万大军,黑压压的一片,涵盖了骑兵,步兵方阵,弓箭手拉开了强弓,而且队伍中还有许多抛尸车,以及士兵扛着云梯,俨然势在必行的气势。

    只见为首的霍明泽是个年逾百岁的老者,须发皆白,却目光犀利如电,精气神十足,头戴紫金擎天盔,穿着紫色长袍,外罩同样颜色铠甲,手持一根降魔鞭,胯下骑着一头巨型河马,呈现青褐色,两只大鼻孔呼呼冒着热气,看着非常凶恶。

    老者阴冷的目光看向城楼上,只见旗杆上悬挂着叛军的飞云旗,一个头戴蟠龙盔的丑陋男子看着气度不凡,被一帮将领簇拥着犹如众星拱月,显然就是敌方统帅,而众多兵丁则拉开强弓,箭矢指向城下,做好了蓄势待发的准备。

    只这一眼,霍明泽就发现了,这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土匪,守城的分明就是说原来的赵国官兵,甚至盔甲和兵丁服装都没有改变,那么也就说,众多官兵应该就是潘成寿率部投降的那些人,让老人家觉得格外痛心,也是异常愤怒。

    降魔鞭向上一指,霍明泽厉声道“城楼上的叛军头领听着,本帅奉朝廷旨意过来剿灭你们这些匪徒,不过念在尚有许多人原本是官兵的情分上,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投降,可免除一死,若执迷不悟负隅抵抗,那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将你们全部歼灭。”

    城楼上的秋羽一声冷哼,沉声道“老将军威名在下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按理说不该与你为敌,然而赵王昏庸无道,朝廷尽是贪官污吏,腐朽不堪,苛捐杂税繁重不说,地方官鱼肉乡里,搜刮民脂民膏,导致百姓没有活路,只能上山为匪,否则就得活活饿死,那么本帅聚集义军替天行道,为的就是铲除贪腐,造福乡民,若老将军还有一颗仁义之心,就该加入我们,咱们共创大业,推翻朝廷……”

    一番言论令霍明泽暴跳如雷,怒道“大胆狂徒,一派胡言,朝廷也是你敢妄议的,简直岂有此理,局聚众谋反就是死罪,既然你们自取灭亡,那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让你们全部下地狱……”然后挥动降魔鞭吼道“进攻……”

    众多官兵嘶吼着向前冲过去,好些人还抬着云梯,或者扛着用来撞击城门的巨木,多数士兵握着盾牌和长枪或者腰刀,犹如洪水泛滥般气势凶猛,不过迎接他们的则是迎头痛击,只听得城楼上传来声音,“放箭!”

    “嗖嗖嗖……”

    羽箭密如雨点般激射下去,令好些兵丁中箭惨叫着倒下去,不过敌人多的数不清,也有官兵冲到城下,齐心合力扛着巨木狠狠撞击程会门,发出咚咚声响,另有士兵将长长的云梯搭在城墙上,嘴里叼着弯刀向上攀爬,宛若猿猴似的。

    城楼上的飞云军则向下丢着大石头,砸的敌方官兵头破血流,不时地有人倒下去。而城门里面也有人用木头顶着,生怕被撞开了……

    这一场攻城之战甚是激烈,从白天持续夜里,双方各有伤亡,不过总体上来说飞云军作为守城的一方死伤的不多,霍明泽麾下官兵有两千多人折损,或被箭矢射中或者被石头砸的,即便人多势众,想要攻下此城也绝非易事,需要时间才行。

    好在老将军已经做好了艰苦奋战的准备,吩咐鸣金收兵,在距离城池十里之外的空地上安营扎寨,毕竟人困马乏了,准备明早再发起攻击。

    飞云军方面,尽管敌人暂停攻击,秋羽却不敢有丝毫马虎,吩咐众多官兵轮流值夜守城,严加戒备,防止敌人在后夜发起突然袭击,官兵们自然听从指令,城楼上灯火通明,众人剑拔弩张,瞪圆了眼睛注视着前方,密切观察着敌方动静。

    安排妥当,秋羽同姬云在一帮士兵的护卫下回往元帅府邸,进到宅院之后,这小子向恋人交待一番,随即纵身钻到地下去了,进而消失不见。

    作为熟读兵法的秋羽来说,兵者,诡道也,那么敌军势力强大,想要守住城池总得用些手段才行,否则肯定受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