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天才高手在都市

第5908章 青衫

    这一场大伙烧掉了营地所有粮草,突如其来的夜袭又令剿匪官兵伤亡两千余人,再加上白天的死去官兵,共折损超过总人数十分之一,达到五千多人,可谓出师不利,也让霍明泽暗自反思,觉得自己太过轻敌,加之叛军之中聚集了好些厉害角色,匪首更是修为极高,诡计多端,若想攻下城池剿灭对方恐怕不容易,必须找些帮手才行。

    老将军本身修为了得,也结交了一些能人异士,当即写下亲笔信,连夜放出魔枭邀请高手过来,准备一举破城,乃至报仇雪耻。

    翌日下午,湛蓝的天空飞过来一只粉红色的三头巨鸟,浑身羽毛如同玛瑙雕刻而成,在烈日映照下散发着温润光泽,喙极大犹如弯钩悬挂着,甚至比头都大,看着很不相称,两只紫红色的眼睛显露凶光,绚丽的外表之下仿佛隐藏着邪恶灵魂。

    此为四阶中级飞行魔兽粉妍鸟,其背上骑坐着一位年逾百岁的道长,面容冷峻,胳膊上架着拂尘,尽管耳边风声呼呼,青色道袍却纹丝不动,在不经意间展现了他的非同寻常的实力。犀利的目光眺望着远处的营地,老道长不由得吃惊,只见地面上一片焦黑,许多车辆都被烧毁了,遍地狼藉,俨然经历了一场浩劫。

    粉妍鸟双翼完全展开不再扇动,向下俯冲而来,目前营地出于高度戒备状态,发觉这神秘老者突然出现,引起众多官兵的警觉,上千枚羽箭指向对方,有武官仰头大声道“来者何人,赶紧报上名来?”

    只听得老道长朗声回应道“贫道玉成子,应霍老将军邀请前来助阵,还禀报一声……”

    这声音传到中军大帐内,老将军霍明泽面露喜色,知道重量级人物来了,很是欣慰的道“真正的世外高人已然抵达,诸位将领,咱们赶紧出去迎接。”

    关于这位玉成子,好些将领有所耳闻,据传闻对方修为极高,为赵国修界不可略过的顶级高手,亦正亦邪,曾经击败过许多狠辣角色,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近年来流连在大山名川苦心修炼,处在隐居状态,没想到大帅面子如此之大,竟然将老人家请过来了。

    一帮将领更是不敢怠慢,连忙簇拥着霍明泽来到帐外,先是瞄了眼空中来者,然后看到众多士兵拉开强弓瞄准空中,老将军厉声呵斥道“大胆,你们这是干什么,还不赶紧收起弓箭,这是本帅请来的贵客……”

    大鸟背上的玉成子笑道“不知者不怪罪……”随即驾驭着粉妍鸟落在营地上,他身形飘然而下,向着霍明泽竖起手掌施礼道“好久不见,老将军一向可好,贫道给您见礼了,获悉消息匪徒作乱,便尽快赶来助阵。”

    霍明泽满心欢喜的道“道长不必多礼,您能来真是太好了,匪患嚣张不好对付,让本帅颇为头疼,如今您过来助我一臂之力,可谓如虎添翼,定能全部剿灭那些叛军,尤其要将匪首温升挫骨扬灰,为令徒蒙特报仇雪恨。”

    提及惨遭不测的徒弟,也就是命丧秋羽之手的陶阳城守备蒙特,玉成子脸色变得阴沉,恨恨不已的道“那匪首实在可恶,竟敢杀害本道长的弟子,若不将他千刀万剐了,如何能出了我的心头恶气,我这就过去城内取了他的项上人头……”

    眼见对方急着为徒弟报仇,霍明泽连忙劝慰道“道长节哀,万万不可操之过急,请到帐内等待,下午还会有高手到来助战,到时候本将军的数万大军也会发起总攻,定会一鼓作气攻破城池,到时候您再灭了匪首也不迟。”

    玉成子点了下头,“那好,贫道听从老将军安排,不过冒昧的问一下,即将到来的高手是何方神圣?”

    霍明泽微微一笑,回应道“旻湖六妖……这些人的本事虽说比不上道长,却也是邪道颇有能耐之辈,估计在攻城方面能够发挥不小的作用。”

    同为赵国修界的知名人士,关于旻湖六妖,玉成子早就有所耳闻,却自恃资格更老,实力更强,哼道“原来是那六个家伙,据说杀人不眨眼啊,堪称邪道魔头,双手沾染了众多修者的鲜血。”

    霍明泽心里想着,难道你又是什么善类,也击杀过好些宗门成员,都是半斤八两吧!然而不能挑明了说,便笑道“国家动荡,各地匪患成灾,整治用人之际,只要能够为国效力剿灭匪帮,至于什么出身也就不用计较太多了。”

    听闻一番话,玉成子也是颇为心动,尽管以往隐居山林,却未免觉得太过寂寞,若能以剿匪作为跳板受到朝廷嘉奖,乃至获取高官厚禄,享受荣华富贵,也是另一种体验。他很是赞同的道“老将军言之有理,正应该如此。”

    这边筹划着如何继续攻城,飞云军那边自然严加戒备,尤其天宝大元帅秋羽不敢大意,亲自在城内巡视,布置兵力进行防御,以及鼓舞军队士气。

    攻城之战令城内百姓为之恐慌,各种商铺全都歇业紧闭着门板,街道上行人稀少,倒是有些胆大的商贩为了生计所迫沿街摆摊叫卖,也都是些吃喝等物品。

    作为统帅的秋羽骑坐在血红色巨虎之上,披挂着盔甲看着威风凛凛,后面跟随着百余名骑着骏马的护卫,在街道上疾驰而过,行人无不闪避。

    不过百姓对于飞行军的作风还是比较认可的,毕竟纪律严明,并无骚扰民众或者烧杀抢掠的事件发生,相比原来的官府强多了,众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路口拐角处摆放着一个摊位,火炉燃烧着,老者在此出售烤饼为生,已经持续许多年,孤身一人的他也不在乎打仗,依旧摆着摊,不紧不慢的忙碌。

    一位青衫女子头戴斗笠买了几张烤饼,老人家用荷叶包好了,递到她纤细如玉的手中,恰好秋羽骑着巨虎过来,尽管看不到女子容貌,却觉得娇小玲珑的背影很是眼熟,让他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你怎么在这里?”

    那女子已经给过饼钱,对于这位统帅的呼喊感到惊慌失措,吓得一哆嗦,脚步匆忙的转弯离开了。此举让秋羽一愣,觉得不解,怎么回事,难道我认错人了,不是她吗?然而看着背影好像啊,可是如果真是那妮子,又怎么会吓得跑开呢?

    心里觉得费解,这小子驾驭着巨虎往前而来,停留在岔路口,往通往右侧的小巷眺望着,却没有了青衫女子的声音,长长的小巷空荡荡的,只有石板路和两侧房屋存在,鬼影子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