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崩坏神话

第九百二十八章

    花无颜突然一声大笑,吴常生问道:“有什么喜事了,瞧把你们笑得!”

    黄子鸾笑道:“还不是因为如月。”

    吴常生好奇道:“如月怎么了能让你们高兴成这样?”

    花无颜大笑道:“我花无颜要有女婿了!”

    一旁的天星子突然大叫道:“呦,月丫头也恋爱了!”

    吴常生连忙问道:“如月和谁相爱了,哪家的公子啊?”

    黄子鸾道:“还能有谁,当然是逸然啊?”

    一旁孤傲不语的徐楚道:“柳逸然一个没有父母的野小子怎么能配上如月呢!”

    花无颜沉思道:“大师兄说的也对,柳逸然配如月确实不合适。”

    黄子鸾反驳道:“有什么不好的,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比什么都强。”

    花无颜道:“柳逸然坚决不行,我不能把如月交给那个野小子!”

    黄子鸾哼道:“逸然怎么不好了,我就是看准他了。”

    徐楚淡然道:“好了,不要吵了。合不合适他们两人心里有数。”

    黄子鸾轻哼一声向外走去,吴常生摇头道:“师妹的蛮哼劲又上来了。”

    花无颜道:“不管她,反正我就是不能把如月嫁给那野小子!”

    徐楚道:“如果二师弟真不想把如月嫁给柳逸然,我倒是有一计。”

    花无颜高兴道:“什么计策?”

    徐楚淡然道:“让他们成亲。”

    众人惊讶,而天常子等四位长老暗叹一声便拂袖而去,如此,这天机堂中只剩下了徐楚、花无颜与吴常生三人。

    花无颜问道:“师兄,成亲是什么计策吗?”

    徐楚道:“我说的自有道理,只要成亲那日我在现场,就不会让他们成亲。”

    花无颜疑问道:“什么成不成亲的,好乱啊。他们都成亲了还怎么还怎么拆散啊!”

    徐楚道:“之所以选择成亲,是要在他们成亲那天让柳逸然彻底崩溃。反而你硬要拆散他们是不可能的!”

    吴常生问道:“怎样才能让柳逸然崩溃呢?”

    徐楚道:“到时便知,现在说就不灵了。”

    花如月与柳逸然还在分享着彼此的甜蜜,黄子鸾一脸怒气的来到花如月的房中。

    花如月看着生气的黄子鸾疑问道:“娘,你怎么了?”

    黄子鸾哼道:“还不是因为你爹。”

    花如月道:“你与爹爹吵架了?”

    黄子鸾看了柳逸然一眼道:“你爹不同意你们相爱。”

    花如月疑问道:“为什么啊?”

    这时,花无颜竟进入了房中,大笑道:“大家误会了,我是高兴过度了。只要女儿幸福嫁谁不是一样呢?”

    黄子鸾疑问道:“你真的同意了?”

    花无颜笑道:“当然同意啊,怎么不相信我吗?”

    黄子娇鸾笑道:“你这根死骨头终于开窍了。”

    花无颜道:“既然这样,那就早点定下良辰吉日成亲吧。”

    黄子鸾道:“定在哪天是好呢?”

    花无颜看看花如月道:“如月的伤势已经恢复的不错了,再休息一天后天就成亲吧。”

    黄子鸾道:“啊?你这么急!”

    花无颜笑道:“这就定下了,我可等着抱孙子呢!”说完便向外走去。

    黄子鸾看着花如月与柳逸然二人微笑道:“后天就成亲了,娘先出去了。”

    花如月对柳逸然道:“我现在感觉好幸福,我们就要成亲了。逸然哥哥你高兴吗?”

    柳逸然道:“当然高兴。”

    二人再次依偎在一起,欢颜笑语。

    命运的齿轮继续转动,柳逸然与花如月之间的爱能否圆满?这还是个谜……

    到底,徐楚会以什么方式将二人分离?

    天玄子回到自己的房中,来到白如雪身边道:“如雪啊,不久后本派又会出现类似我们当年一样,痴情人分离啊!”

    白如雪惊叹道:“世上为情字最苦啊!”

    天玄子道:“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嘛?”

    白如雪一脸自然的道:“不知道,这次会是谁呢?”

    天玄子叹道:“逸然与如月。”

    白如雪惊讶道:“什么?他们也会像我们当年一样两地分离?你一定要帮帮他们啊!尤其是逸然,他是个可怜的孩子。不能让他受到打击!”

    天玄子叹道:“命运是自己掌握的,我们不能管得太多,也不能管。如有因缘,终会美满。”

    喜事前夕,黄子鸾一直在花如月的房间。

    花如月依偎在黄子鸾的怀里,沉声道:“娘,从今以后,孩儿就不能在这样和您亲近了。”

    黄子鸾笑道:“傻孩子,难不成你永远也长不大,永远都离不开娘吗!早晚都要嫁人。”

    柳逸然站在外面,欣赏着月夜之美。柔和的月光照射大地,晚风拂面,一切是那么的清晰。

    一个白衣男子来到柳逸然身边,只见这人满面笑意,年约二十八﹑九。背负着一把长剑,英俊的面容总是透漏出一股洒脱之意。

    看着来人,柳逸然施礼道:“拜见这位师兄。”

    白衣男子扶起柳逸然笑道:“你就是柳逸然吧?”

    柳逸然道:“是的,我就是柳逸然。敢问师兄如何称呼?”

    白衣男子坐在地上,一脸洒脱的道:“十年前我步入江湖,开始我的人生之旅。现如今听闻师妹要成亲当然要回来祝贺了。”

    柳逸然惊讶道:“难不成你就是剑云师兄?”

    白衣男子笑道:“聪明,我便是剑云。”

    柳逸然连忙施礼道:“快请师兄进堂歇息!”

    剑云摆摆手道:“罢了,这月夜很美。我比较喜欢自然的感觉,明月当头,清风气爽。如此怡人之感何不仔细品尝。”

    柳逸然也坐在地上,看着天空中的明月,怡然道:“都说月老系情缘,这天上人间真有月老吗!”

    剑云道:“感情是自己掌握的,如是真心相爱,谁也不会将你们拆开,月老也不过是旁观。”

    柳逸然深吸一口气,笑道:“剑云师兄说的是,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要彼此相爱,谁也不会将我们分开。”

    此时,柳逸然心中总是有种怪怪的感觉。与花如月成亲本来会很高兴的,然而却有一种即将分离的感觉。

    天机堂中,花无颜与徐楚坐在一起,正在窃窃私语。

    徐楚问道:“二师弟,你肯定明日子鸾不会到场吗?”

    花无颜道:“大师兄你放心,我设下了障眼法和子鸾说东南方向妖气弥漫,不到大礼之前她是不会出现的。所以子鸾会亲自守在门外。为了女儿她会这么做的。”

    一夜就这样过去,小鸟开始鸣啼。人们都纷纷嚷嚷的向天机门这方走来,充满了喜庆之气。街上的男女老少议论纷纷。

    一个小孩拉着一位妇女的手,天真的问道:“娘,今天的新娘子一定很漂亮吧!”他的母亲轻笑道:“是啊,今天的新娘子可是天机门的花如月花女侠。”

    此时的天际门内,一清早便热闹起来。众人纷纷前来贺礼。

    在花如月的房间里,只有花如月与黄子鸾二人。

    花如月一身红色嫁衣,娇艳的浓妆窈窕的身体。

    黄子鸾看着花如月欣慰道:“我女儿是世上最美的新娘,无人可比。”

    花如月娇羞道:“娘不要这样说了,娘才最美呢!”

    黄子鸾轻笑一声,花如月问道:“娘,今天你会一直看着我对吗?”

    黄子鸾道:“娘要举行大礼时才能看你,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爆竹想起,花如月坐在轿子里,几个壮汉抬起娇子向天机门广场走去。

    柳逸然身穿英俊的礼衣给他带来几分英气。此时正站在广场中央,迎接着花如月。

    当轿子抬到柳逸然的身旁,柳逸然揭开轿子,拉着花如月的玉手向大堂走去。此时

    ,一个壮汉高喊一声:“行大礼!”这一声传遍全场,顿时充满了喜悦。众人欢呼,大人小孩纷纷向礼堂挤去。

    站在门外的黄子鸾很是焦急,两个小妖紧缠着他不放。

    礼堂之内,花无颜坐在大堂之上。主事人大喊一声行李。而徐楚却打断道:“慢着!”

    众人愕然,柳逸然心中产生一种不安。

    徐楚问道:“柳逸然,你的父母何在,难道成亲连父母都不来。你这是真心的吗!”

    “父母”二字就像针刺一样刺痛着柳逸然的心,柳逸然低声道:“大家都知道我是孤……”

    还没有说完,花无颜打断道:“柳逸然,你是不是诚心耍我女儿,欺骗我女儿的感情!”

    柳逸然高声道:“我没有欺骗如月的感情,我是真心爱她的。”

    徐楚道:“那你的父母呢,成婚大事哪有父母不在场的!”

    柳逸然此时愤怒与无助交加,他自己明白,这里的人都不同意花如月与自己成亲。唯一支持他们的黄子鸾也不在身边。

    突然,柳逸然脑内灵光一闪问道:“子鸾阿姨呢,她是如月的娘亲。女儿成婚岂能不在身边?”

    花无颜被问的无语,而徐楚却大笑道:“柳逸然你别白费心思了,子鸾确实很信任你,很疼爱你。但她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跟着你受苦。你懂吗?”

    此时,花如月大叫道:“不懂,我娘一直很支持我们。是你们费尽心思想拆散我们,你们的心好狠!”

    花无颜怒道:“住口,你娘支持你们怎么不来参加你们的婚事。”

    众人见此情形纷纷散去,堂内只剩下了天机门之人。

    柳逸然此时已经沉默,心里已经如刀割一般疼痛。

    花无颜笑道:“怎么了,无话可说了吧。”

    柳逸然颤声道:“你们欺人太甚。”

    徐楚怒道:“住口,哪有晚辈这样和长辈说话的!”

    花如月拉着柳逸然的手,安慰道:“逸然哥哥,我们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心永远不会分开。”

    柳逸然将花如月耸到一旁,低落一笑:“这就是人间正道,所谓的正义君子!哈哈……”

    走到天玄子身边,柳逸然施礼道:“弟子感谢师傅多年来的教导与关怀。”说完便向门外走去。

    此时,白如雪对着天玄子叫道:“你怎么不安慰逸然啊,他心里一定很苦,很无助了!”

    天玄子等四个长老只是摇头一叹,花如月一闪来到柳逸然身边,抱住柳逸然哭道:“逸然哥哥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柳逸然背对着花如月,低声道:“这里不适合我,你应该找个有资格的人来娶你,我不配你!”

    花如月喊道:“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我们不管旁人的眼光!”

    柳逸然耸开花如月,头也没回的向天边飞去,而泪水却浸透了衣裳。

    花如月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过往的甜蜜在脑中阵阵想起。

    黄子鸾看着众人纷纷离去,感觉不对便回到天机堂,

    看着众人,来到花如月身边,轻轻的扶起花如月轻声问道:“逸然呢,发生什么事了?”

    花无颜怒道:“柳逸然那野种欺骗了如月,自己跑了!”

    花如月已经听不进外人的言语,默默的流泪心已碎。

    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柳逸然一路狂奔,终于无力的昏倒在地上。

    雨水浸透了柳逸然的衣裳,他是那么的孤独。雨一直下,风不停的刮。仿佛天在为柳逸然二人流泪,一道闪电劈落,雨渐渐的大了,柳逸然依旧昏倒在泥泞的山道旁。

    不知过了多久,雨停了。同时柳逸然的身边却多了一名少女。这少女一身红裙,看着昏迷的柳逸然叹道:“按理,我本不该救你。但你也是苦命之人,罢了。”说完,红裙女子抱起柳逸然飞起,朝着一座山峰飞去。

    柳逸然朦胧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乌黑的石床上。周围魔气逼人,一个红色的身影站在远处。

    柳逸然昏沉的走到女子身边,看其面目时惊叫道:“是你!”

    红衣女子冷然道:“怎么了,害怕我杀了你吗?”

    柳逸然笑道:“不是怕你,只是意外。莫璃,你为什么要救我?”

    原来此女子便是莫璃。

    莫璃冰冷的眼神仿佛把柳逸然冻掉,柳逸然不禁身体一颤。

    柳逸然道:“你很孤傲。”

    莫璃转过身,背对着柳逸然沉声道:“与其说是孤傲,还不如说是孤独。”

    柳逸然来到莫璃的身侧,疑问道:“难道你也像我一样没有亲人?”

    :。: